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亲爱的绵羊先生 > 第285章 你不会怀孕了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时晏和路棉虽然掌握了潜水的要领,毕竟是第一次下海,自然需要教练的带领。教练在额头上绑了录像设备,帮他们拍海底世界的视频留作纪念。

    下水前,姜时晏紧握路棉的手,目光坚定地看着她:“准备好了吗?”

    毕竟是探索未知领域,还是在经验并不丰富的情况下,要说不紧张那是假话,但就像姜时晏说的,不管怎么样,他都会陪在她身边。

    路棉深吸一口气,点头:“准备好了。”

    两人一翻身,从游艇钻入海里,冰凉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即使是在炎热的季节,一开始还是有点难适应。好在潜水服有很好的保温效果,适应了一会儿就能接受了。

    他们摆动着脚蹼往下游了十几米,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珊瑚区,奇形怪状、色彩绚丽的珊瑚漂亮得不可思议,有的似乎还闪闪发光,像深藏海底的宝藏。

    姜时晏拉着路棉的手翻转一圈,向另一个方向游去,路棉还没看够美如画的珊瑚群,忽然被眼前一片密密麻麻的鱼群刺激得睁大了眼睛。

    是沙丁鱼群。

    无数条沙丁鱼成群结队从对面游来,像是要将两个人包围了。潜水教练始终不疾不徐地跟在他们身后,与他们保持一段距离。

    水下没办法用言语交流,路棉紧了紧姜时晏的手,借此表示自己的紧张。

    姜时晏回头,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然后带着她从沙丁鱼群中穿过。这一刻,路棉只觉得快要窒息了。

    片刻后,鱼群被甩在了身后,浮现在眼前的是另一番光景。

    五颜六色的小鱼从身边游过,碧绿的海藻飘摇,路棉终于从那股被鱼群包围的压迫感中抽离,真正生出一丝观赏的欣喜。

    她的头顶恰好飞过一条银蓝色的鱼,叫不出名字,只是觉得好看,还没等她伸手去碰,它就游走了。

    姜时晏见她玩得尽兴,配合她在这一片停留。

    忽然,他扯了扯她的手,路棉感觉到了,抬眸看向他。姜时晏在她看过来的时候,迅速抓了一条小鱼在掌心。

    “……”

    你怎么这么厉害,专业捕鱼人士吧,这样也能逮到鱼。

    那条小鱼只有半根小拇指那么大,被姜时晏放在路棉掌心,她刚抓进手里,它就从指缝中溜走了,狡猾得像条泥鳅!

    姜时晏一笑,隔着面镜,她看不清他的笑容,却见他忽然看了一眼后面的潜水教练,朝他打了个手势,然后一只手绕过头顶,呈一个半弯的弧度。

    路棉没明白他的意思,面镜下的眼睛装满茫然。

    姜时晏晃了晃手,继续示意,表情有点无奈,他老婆到底是不是写小说的,怎么连这样明显的手势都看不明白?

    见路棉还是一动不动,姜时晏暂时松开了她的手,两只手合在一起比了个爱心的手势。

    这下路棉终于明白了,他是要跟她一起比个爱心,刚才给潜水教练打手势,是想让他把这一幕录下来,为他们这次潜水之旅打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姜时晏重新牵起路棉的手,另一只手再次绕过头顶,路棉也把手臂举过头顶,配合他比了个爱心。

    潜水教练非常敬业地帮他们录了视频。

    蓝成黛色的深海里,可视度却并不低,周围五彩斑斓的鱼游过,两人穿着一模一样的潜水服、蓝色脚蹼,手臂绕过头顶比爱心,真是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幅画面。

    两个新手不敢在海下呆太久,拍完这个视频就跟着教练原路返回。

    下来的时候没觉得游太远,谁知返回时却觉得那样漫长,好似永远游不到尽头,就在路棉感觉快要窒息时,终于看见了海面的天光。

    片刻后,两人破水而出。

    路棉一把摘下面镜,大口大口喘气,挽起来的头发已经散了,发丝黏在脸上,她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姜时晏双手环抱着她,带着她靠近游艇:“还好吗?”

    路棉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地说:“还……还好。”

    姜时晏亲吻了一下她的嘴唇:“我们上去吧。”

    游艇旁边有扶梯,他护在路棉身体两侧,先把她送上去,自己紧跟其后。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游艇,路棉连脚蹼都没脱下,歪倒在里面休息。

    此刻回想起来,她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潜到海里十多米的深处。

    姜时晏体力好,缓了一会儿就没有任何异样,撑着手肘靠在一旁看着路棉,帮她把黏在脸上的发丝拨开,似笑非笑道:“你体力这么差?看来以后得好好锻炼。”

    很正常的一句话,但是鉴于某人最近的恶劣行径,路棉愣是听出了一点别样的意味,没忍住横了他一眼。

    姜时晏摸了摸鼻子,觉得有点无辜。

    大概是这次潜水耗费了体力,接下来两个项目路棉就不太想实践了,只想窝在酒店里休息。

    姜时晏自然是由着她,本来就是两个人的蜜月旅行,太太的舒适度占主要,她既然不太喜欢耗体力的项目,他就大手一挥删掉了,陪她在酒店里待着。

    跟姜时晏的休假不同,路棉蜜月期间是带着工作的。

    剧本只剩一点就改编完成了,她昨晚加了个班,彻底完结了这项工作,把文档发给了编审,真正无事一身轻。

    晚饭后,路棉抱着电脑和姜时晏看一部外国电影,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来自荣绘。

    路棉接通了电话,顺势靠在姜时晏怀里:“喂,妈妈,有什么事吗?”

    “没事,刚吃完饭,跟你爸爸在花园里散步呢,想起你来就打个电话问问。”荣绘故作忧伤,“听你这语气,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哦,你有了老公连妈妈都不要了?”

    路棉抬手捂住半边脸,嗫嚅道:“没有。”

    “你和阿晏在哪儿玩呢?”

    “马来西亚。”

    “啊,那个地方我和你爸爸去年也去过,玩得开心点。”荣绘说着,想起了与丈夫度假的时光。

    在一旁偷听老婆和女儿通话的路永璋开口道:“你要是想去旅游,我们可以计划去别的地方。”

    虽然很小声,但路棉在这边还是听见了,嘴角勾了勾,正要说什么,没忍住打了个绵长的哈欠。

    马来西亚和中国是没有时差的,荣绘听到女儿打哈欠的声音,下意识看了眼手机屏幕显示的时间:“怎么七点多就困了?”

    路棉沉默了,她当然不敢说自己昨晚熬夜写剧本了,被妈妈知道肯定要挨一顿教育,她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没困。”

    话音刚落,她又打了个哈欠。

    荣绘忽然想到什么,睁大了眼睛:“你不会怀孕了吧?怀孕的人是会嗜睡,你例假什么时候来的?推迟了没有?”

    路棉不料话题转得这么快,差点被口水呛到,连忙坐直身体否认:“没有没有,我没有怀孕。”

    姜时晏听到意外的字眼,眉毛扬起,扭头看着她的脸。路棉目光不期然与他对视,有点无奈:“我真的没有。”

    两人又说了几句,路棉挂了电话,靠回姜时晏怀里。他没听清那边的话,有点好奇:“妈妈对你说什么了?”

    “我刚才不是犯困了吗?妈妈以为我怀孕了。”路棉一下一下抠着手机壳,有点不好意思。

    其实她对生孩子一事不排斥,隐隐的,还有一点期待,因为之前姜时晏妈妈一事,她更是想给姜时晏一个完整的家,生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可他好像对生孩子并不热衷,她有隐晦地提过这件事,他当时说的是还没过够二人世界,不想那么快生个宝宝抢走她的注意力,他更希望她满心满眼都是他。

    所以,他们那个的时候,姜时晏都主动做了避孕措施。

    路棉也就顺其自然,没有再在他面前提过关于生孩子的话题,刚才是被荣绘提起,她才说出来。

    可姜时晏这是什么表情?

    他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肚子,好像里面真的有个孩子似的,路棉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她手指戳了一下姜时晏额头,让他偏移视线,她正经道:“我婚礼前才来的例假呢,而且你不都……”

    姜时晏点点头,认同她的话,连同她不好意思说出口的下半句话他也清楚。

    他顿了一会儿,忽然问:“你想生孩子吗?”

    “啊?”路棉思绪没跳转过来。

    姜时晏把她往上抱了抱,搂在怀里,笑着重复一遍:“宝宝,你想生小宝宝吗?”声音温柔得一塌糊涂。

    路棉这回听清了,半晌后小声说:“你之前不是说……”

    “那是之前,现在是现在。”姜时晏以前是觉得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怎么也不够,不太想生个孩子分散注意力,现在想一想,生个宝宝也不错,最好长得跟她一样漂亮,性格乖乖巧巧……

    路棉没说话,姜时晏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大概明白了,倾身关了电脑,抱起她往床边走:“那就从今晚开始。”

    路棉:“?”

    不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

    虽然删掉了几个蜜月旅行项目,最后他们还是去了冰岛。

    从马来西亚到达雷克雅未克,中间转了几次机,到达那边已经是凌晨,机场的人少得可怜。

    这边温度低,陡然从热带过来会不适应,姜时晏下飞机前就拿出厚衣服给路棉穿上,等了没多久,托运的行李到了。

    酒店司机已经提前到了机场,接到两人就开往酒店。

    百分之八十的游客来冰岛都是为了看极光,路上司机也问了他们来此的目的,果然是为了这道景色。

    不过,路棉与司机的交谈中得知一个事实,理论来说,极光一年四季都有,但眼下这个时节并不常见,搞不好他们会白跑一趟。

    路棉给姜时晏转述后,他有点不开心地皱了皱眉,跟吃不到糖的小孩子一样:“我特意带你过来,就是为了看极光,要是没有岂不太遗憾了。”

    路棉安慰他:“别丧气,万一能看见呢?司机说九月份看到极光的概率很小,没说一定看不到。我觉得我运气一直挺好,没准我们就能看到。”

    被安慰一番,姜时晏没有再继续纠结这个事。

    两人到了酒店倒头就睡,补回精神才探索这座陌生的城市,白天就去小镇游玩,到了晚上就守在绝佳的观看位置等待极光。

    即使路棉那番说辞安慰了姜时晏,但其实他心里还是认为希望不大,然而他没想到路棉的运气真有那么好。

    第三天晚上,他们真的看到了传说中的极光。

    一条条绿色的光带横在黛蓝的夜空中,拉出长长的光影,像极了丝滑的缎带,紧接着半边天都被染绿了,天空仿佛悬挂着一块巨大的翡翠。它还在变换颜色,从绿色过渡到蓝色,再到紫色、橙红。这样震撼的画面,让姜时晏和路棉都呆住了。

    半晌,姜时晏咽了口唾沫,回过神来:“要不要许个愿望?”

    路棉噎了噎,她只听说过对着流星许愿,还是第一次听说对着极光许愿,而且对着极光许愿听起来好像还挺有真实度。

    她从善如流地闭上眼睛,双手合十,然而在大脑里搜刮一遍,却想不起来自己要许什么愿望。

    她现在很满足,姜时晏在身边,爸爸妈妈身体健康。

    不管怎么样,来都来了,那就许一个愿望吧。

    那就还是希望姜时晏能永远开心,事业蒸蒸日上,爸爸妈妈平安喜乐。至于她自己……快点怀一个宝宝。

    心里默念最后一句话,路棉耳根有点红,睁开眼睛就见姜时晏正看着自己,她掩饰性地咳了一声,问:“你没许愿吗?”

    姜时晏:“许了。”

    路棉没问他许了什么愿望,姜时晏就主动交代:“希望我们永远在一起。”

    ——

    两人最后还绕道去了一趟新西兰,在那里住了几天,宣告蜜月之旅结束。

    姜时晏一回北京就投入了工作,之前接洽的那部双男主电影敲定了,合同流程走完就确定了开机日期。

    这是一部现代都市电影,拍摄地点定在上海。姜时晏是男主之一,拍摄周期签了四十五天,时间不长,他就没有要求路棉跟组。

    十一月初,姜时晏就从剧组杀青回到北京,之后断断续续接了几个通告,转眼就快到圣诞节了。

    姜时晏的微博粉丝半个月前突破了八千万大关,按照惯例是要准备粉丝福利的,但他也不知道该准备什么。

    结合这几天评论区粉丝提的要求,他考虑了一下,觉得粉丝说得有道理,八千万是个重要数字,不能随便敷衍过去,于是决定听从建议——开一场直播。

    直播时间就定在圣诞节当天下午,陪大家聊一个小时。明星直播一般都在晚上,至于姜时晏为什么把时间定在下午,因为他晚上要跟老婆过圣诞节。

    姜时晏开播的消息一放出去,粉丝就沸腾了。

    “哥哥从出道到现在,只开过一场直播,从那以后,不管姜糖怎么祈求,他都不肯再直播。终于又等到哥哥直播了!喜极而泣!”

    “这件事告诉我们,你期待的事情总有一天会实现,你要等。”

    “我只想知道,姜时晏开直播的话,我老婆长安路会入镜吗?许久不见老婆,我甚是想念。”

    长安路大大表示并不想入镜。

    路棉坐在书桌前,埋头在厚厚的几沓纸里。这是出版社寄来的《不遇鸾歌》的实体书扉页,需要她亲笔签名,足足有五千份,其中还有两千份特签,她的手都快断了。当姜时晏问她愿不愿意陪他直播时,她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路棉签了几张,困得抬不起头,索性趴在了书桌上,闭着眼睛说:“你的粉丝福利你自己搞定,我才不要跟你一起直播。”

    姜时晏坐在旁边沙发上,手里拿着路棉打印出来的剧本,准备提前熟悉一下,闻言掀起眼皮瞄了她一眼,“哦”了声,又加了句:“你很困吗?”

    回答他的是一道浅浅的呼吸声,姜时晏眉毛一挑,不是吧,这么快就睡着了,刚还跟他说话呢。

    ------题外话------

    没错,棉棉这时候确实有宝宝了,但狗晏晏并不知道。

    接下来,就是狗晏晏在全网直播“得知老婆怀孕后,我的反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