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我家女帝你惹不起 > 第十八章:一块破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时,一个中年男子,他是做钻石生意的,他拿出了一颗,璀璨夺目的钻石,一瞬间,整个会场中很多女人,见到都目光闪烁,毕竟女人最爱的就是钻石了。

    “嗯,不错,南非之星,100万美元,李老板倒是有心了。”汉森满意的接过钻石,然后拍着那位李老板的肩膀练练称赞道。

    “南非之心,固然不错,但是我这瓶价值150美元的特奇拉酒,也不错哟!”另一位老板拿出了一瓶由海螺壳形状构成的酒瓶笑道。

    “啧啧啧,这瓶就是特奇拉酒呀,听说这瓶酒是用百分之百的龙舌兰酿造的,这酒的装瓶,更是由32位墨西哥手工工艺者吹制而成,其上有着四公斤的纯银,还有6000颗精心雕刻的钻石,可以说是价值连城了!”汉森一边说着,一边毫不掩饰对着特奇拉酒的喜爱,然后他递给了这位老板一张名片!

    这一举动,顿时让在场的很多人,小心思一下子就益了出来,毕竟得到了汉森的名片,就等于得到了一个机会呀!

    宁寒此时也玉手紧握,她如今也没把握能得到这个机会了,毕竟这些人拿出的东西,都是价值连城,不输与她。

    而就在这时,汪馨儿微笑着来到汉森的身边,然后从她的限量款咖啡色古奇包包中,拿出一块精巧深黑色反正的木质盒子。

    众人疑惑的看着,都很好奇里面是什么。

    此时作为焦点的汪馨儿抿嘴一笑,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盒子上的金色钥匙扣。

    盒子一打开,里面的东西顿时让所有人眼前一亮。

    这竟然是一块安静躺在淡金色丝绸上的表!

    虽然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见多识广的人,但是他们却很少有人认得这是一块什么表。

    但是他们知道,这块表一定不简单,因为就是简单的放在那里,却依旧显得光彩夺目。

    “江诗丹顿!!”汉森张了张嘴,看着盒子中的表顿时有些发愣。

    众人听到这话,顿时发出了惊叹之声。

    “汪小姐,这只表不是只有七只吗?您是怎么弄来的?”汉森有些咂舌的问道。

    呵呵!

    这时汪馨儿抿嘴一笑,然后满目情谊的看了一眼陈佑,她有些羞涩的说道“这是我家陈佑,上个月在英国的拍卖行中,以300万英镑拍来的。”

    “本来,那么贵的东西,我不让他买,他却非要买来送我,真是苦恼,今天也倒是好事,可以将它捐献出去,为了慈善事业填一份贡献。”

    这话一出,很多人都不禁点了点头,他们此时再看宁寒,顿时充满了同情之色,要不怎么说,跟了不同的男人,命运就是恰恰相反的了。

    此时,晚宴中,所有的光芒都从宁寒的身上,来到了她汪馨儿的身上,从她的笑容可以看出,她的确很是享受这种目光,以至于她还时不时的用眼神挑衅宁寒!

    这时,汉森也开口说道

    “江诗丹顿tourdelile,是江诗丹顿公司成立250周年,特别研发的手表。它的材料珍贵不必说,

    你们别看这表小,它里面容纳下整整八百三十四个部件。表面上有深蓝色夜空,人工雕刻的金月亮可以准确得展露月相盈亏。”

    众人听得一啧啧称奇,手表是见多了,可能够观星象,显现月亮盈缺的手表,还真是稀罕得很。

    “这块表很珍贵,就像是我和馨儿的感情一般。”陈佑深情的看了一眼汪馨儿,然后柔情的说道。

    在场很多女人听着着陈佑这深情的话,她们不禁捂住了心口,那么完美的男人,只应该出现在电视剧里呀!

    “馨儿小姐,您真的要将这块表当做慈善捐款?”汉森有些激动的问道。

    “您要是真的决定了,咱们不妨找个时间详谈!!”

    汉森的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有些苦涩的和羡慕,特别是宁寒,当她看到这块表的时候,她就知道她已经输了。

    而就在这时,纪尘微笑的站出来,说道“既然大家那么高兴,不如我和我家的总裁大人也来参加试试。”

    话音刚落,全场就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纪尘,心道,你这种吃女人软饭的小白脸来凑什么热闹?要不是看在宁寒的面子上,这里都不让你进来。

    “怎么,纪尘先生,也有东西要给我们大家开开眼?”汪馨儿冷笑一声,然后挑衅的看着纪尘,她倒要看看这吃软法的家伙能拿出什么来。

    此时宁寒本来都已经放弃了,但听纪尘一说,顿时一楞,她一个劲的拽着纪尘的袖子,她虽然也精心准备了一件艺术品,但是跟这块价值300万英镑的手表比起来,就相差太多了,她可不想拿出来丢人。

    而就在这时,纪尘笑道“我呢,也恰巧送了我家小寒一块手表,想让大家开开眼界!”

    宁寒闻言顿时一愣,随后脸色一白,纪尘送她那块表,又老又旧,怎么和那块江诗丹顿比嘛!

    她狠狠的瞪了一眼纪尘,纪尘明白这眼神的含义,她的意思是怪自己不按计划行事,回去以后一定要狠狠的收拾自己。

    而终于,宁寒极其不情愿的从她的包包中,在众人好奇的目光摸出了一块老旧的怀表!

    其实当宁寒这简简单单摸表的动作,就让在场的所有人相视一笑,就这样随意的拿出来,就连一个摆放的盒子都没有,怎么可能是什么好货色呢?

    果然,当宁寒将纪尘送她的这块老旧不堪的怀表拿出来的瞬间,在场的很多人顿时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呵呵,纪尘先生,你这块表怕是有些年份了吧!”

    汪馨儿指着这快表脸上的笑意忍都忍不住,这种老古董一般的表,怎么可能和陈佑送她的世界上只有七块的江诗丹顿比,此时她看向纪尘的眼神充满了不屑。

    “哎呀,宁寒啊,没想到你如此优秀的一个人,眼光竟然如此不堪,竟然找了一个土包子当男朋友,更可笑的是,你竟然还要嫁给他!“

    汪馨儿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点了点头,宁寒的优秀他们是最为清楚的,小小年纪,竟然能将一个世界级的公司管理的有声有色,只是可惜了,她竟然要嫁给这样一个格局如此低劣的男人,这让她此时心中有着极大的快感!

    “啧啧啧,宁寒,宁大总裁,你的男朋友还真是特别啊!”这时陈佑肆笑一声嘲讽道,脸上看着面色苍白的宁寒满是快意和成就感,毕竟当初宁寒拒绝他,让他丢尽了脸面。

    此时在场所有人看着宁寒皆是摇头,有些人苦笑,笑宁寒竟然即将要嫁给一个这样的人,竟然拿出这样一老旧不堪的怀表班门弄斧!

    纪尘此时他似乎没有受到这些人的一点影响,反倒是是抱着手冷冷的看着这一张张让人厌恶的嘴脸,觉得有些好笑,井底之蛙恐怕说的就是这些人吧!

    所以也根本没有说话的必要,因为这些人的格局对他来说才真是太小了,他相信,这位花旗银行的董事长,绝对是认得这一块表的,毕竟,在场的那么多中海权贵之中,在纪尘眼里,恐怕也只有他稍稍的上的了一点台面!

    果然,当所有人都在用围观纪尘和宁寒之时,花旗银行董事长汉森第一眼看着这一块表的时候,目光有些疑惑,随后是不可思议的震惊!

    他缓缓的走到宁寒的面前,语气平和的说道

    “宁小姐,我可以欣赏一下这只表吗?”

    宁寒一愣,随后脸色更加的苍白了,于是她有些无奈的将怀表递给了汉森,然后索性闭上了双眼,不忍心再看到接下来的场面有多尴尬了,心底更是埋怨起了纪尘,本来今天要借这些人的口,将自己要结婚的消息传出去,要是能拿下汉森的花旗银行注资就更好了...没想到今晚不但拿不到花旗银行的注资,今晚还被当成了笑话。

    而就当所有人都仰着嘴角,注视着汉森,他们想看看汉森会怎么评价这一快比起地摊货都不如的手表!

    就在这时,众人看着汉森拿着怀表的手开始颤抖,表情更是精彩的宛若一场戏剧,他们脸上的笑意也缓缓凝固!

    汉森的表情从刚开始的疑惑,变成了呆滞,到后来的惊艳,最后,眼睛发亮甚至有些湿润,嘴巴越长越大,仿佛能够装下一个鸡蛋一般。

    “汉森先生,您是怎么了?”宴会中很多权贵富商纷纷出言异问道,汉森的样子实在是太过古怪了,汉森是什么人,花旗银行的董事长,即便是在世界上,都有一定的地位。

    究竟是怎么了,竟然能让这样一位古板刻薄,喜怒不显于脸上的人,如此的失态,这让他们有些惶恐不安!

    “对呀,汉森先生,您到底怎么了啊?”汪馨儿此时也觉得不对劲,于是推了推汉森轻声问道。

    汉森猛地惊起,然后立马将手中的怀表捧在怀里,宛若怀中抱的是他的身家性命一般!

    他颤抖着身子,然后语气变成了那种压抑到了极点,兴奋和激动并存,最后不顾形象的吼道

    “这块表是HenryGravesSuperplication!!!天呐,上帝呀,感谢您对我的眷顾,竟然让我在有生之年,能见到这块表一次!我现在就算是死,也算是无憾了!”

    一群人看着疯狂的汉森顿时傻了眼,心道,这家伙难道疯了吗,还有,什么是HenryGravesSuperplication?

    见到场面的变化,宁寒也疑惑的看了一眼纪尘,看着宁寒那不明所以有些娇憨的神情,纪尘不禁笑了笑,然后自然而然的牵起了她温润如玉的手。

    轻声说道“我的总裁大人,你还是听汉森自己解释吧!”

    被纪尘牵起手,宁寒顿时一颤,但此时她发现无论她怎么挣扎都逃不出这家伙的手掌心,于是她能故作凶横的说道

    “又不打报告,回家再收拾你!”

    陈佑看着打情骂俏的两人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然后他走到汉森面前,很有底气的问道

    “汉森先生,请问这块老旧的怀表有什么特别吗,难道比我这块江诗丹顿还要珍贵吗?”

    他可不相信,这块老古董能比他的手表来的珍贵,他为了这块表可是花了300万英镑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