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旺夫小哑妻 > 606、水落石出(2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平舟望向宋巍,“宋大人手里的信,能否让我看看?”

    他刚说完,小柳氏就走过去,再度从宋巍手里把信拿过来,递给陆平舟。

    陆平舟仔细将信看完,沉默着没说话。

    门外的国公爷也走了进来,妇人们纷纷福身行礼问安。

    苏仪看到陆国公,像是抓到救命稻草,“爹,您快看看,宋巍手里的那封信,怎么可能是二十多年前写的?”

    二十多年前压根就没有宋巍说的那档子事,全都是他信口雌黄,胡编乱造出来的!

    她自认为布局已经够严密,宋巍到底是如何做到的?那封信,还有那套说辞……

    想到当年自己险些就能与陆行舟做成真夫妻,苏仪气得眼睛都红了。

    阮夫人听说过陆国公深暗古董字画,若是请他亲鉴别一件东西的年代,大致时间应该不会出错,便道:“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既然大家都盼着,还请国公爷主持公道。”

    陆国公又不傻,当即听出阮夫人是希望他出面鉴别一下那封信的字迹和年代。

    信还在陆平舟手里,他如实道:“的确是二弟的字迹。”

    这句话,无疑是摧垮了苏仪最后的那一丝希望,她尖叫着,“不可能,不可能的!二十多年前,赵寻音分明是……”

    “分明是什么?”陆平舟朝她看来,眼眸深邃,唇角翘起的那抹笑容,近乎残酷。

    “爷,你相信我,我没有做过,那些杀手不是我安排的……宋巍在撒谎……”

    知道自家男人私底下的手段有多让人胆寒,苏仪已经顾不上还有那么多外人在场,哭红着眼求他。

    陆平舟不为所动,扫了苗氏几人一眼,“她们是你弄来的?”

    “不是!”即便面上已经惨无人色,苏仪还是条件反射地第一时间做出否定,然后继续哭,“爷,妾身是被牵连的,妾身,妾身冤枉……”

    事实上,数月前王小郎从客栈离开之后,是苏仪让人绑了他,然后冒充宋巍的人将他打成重伤,再让人带了口信给租住在西城胡同的苗氏。

    得知自家男人不仅没要到钱还被打,苗氏火冒三丈。

    这当口,苏仪的人便开始为她出谋划策,说再过几个月便是陆家老太爷寿宴,宋巍夫妻一定会赴宴,只要她提前来陆家,到时候不仅能救出男人,还能败了宋巍夫妻的名声为她男人报仇。

    苗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再加上对方给了她五十两银子,她想都不想就跟着来了。

    五十两啊,她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银子!

    来了陆家之后,苗氏就一直混在下人堆里,每日跟着干杂活儿,其他的事都是带她进来的那个男人安排的。

    她不知道男人是谁,只听说是这府中的花匠。

    从始至终,苏仪都未曾与这几个乡下妇人打过照面,替她卖命的,便是被陆平舟让人坏了根本安排在陆府打理花草的、苏仪的老情人齐海。

    听着苏仪说冤枉,陆平舟有些皮笑肉不笑,有些事终究不好当着外人处理,他很快从苏仪身上挪开视线,对陆国公道:“爹,这些年我没少与二弟有书信往来,能肯定这封委托信的确出自他的手,所以……”

    目光转向温婉。

    温婉已经收了眼泪,眼圈却还是有些红红的,在陆平舟看过来的时候,她怔了怔,像是没了主意,抬眸望向宋巍。

    宋巍冲她点点头。

    温婉虚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陆国公深吸口气,“既然真相已经大白,还请诸位夫人先行离去,府上还有些私事要处理。”

    听国公爷这语气,是打算接受了宋夫人陆家孙女的身份?

    众人面面相觑,却也明白接下来的都是陆家私事,的确不归她们管,于是以阮夫人为首,一群妇人三三两两地离去,临走前还在议论,嘴里说得最多的,无非是苏仪这个世子夫人。

    胆敢私底下安排人刺杀长公主,如今又敢在公公的寿宴上闹这么一出。

    不用想,这位的下场肯定惨。

    小柳氏跟出去送客。

    陆平舟让人把那几位乡下妇人安置好,又把下人都给遣出去。

    现如今厅堂内只剩国公爷父子、苏仪、宋巍、温婉、宋姣和进宝几人。

    国公在主位上坐下,望向温婉的眼神糅杂了太多情绪。

    他没有去看那封信,因为相信长子不会骗自己,更相信徒儿不会坑自己。

    以前不是没听人传过宋巍的夫人长得很像昌平长公主,可这俩人八竿子打不着,光凭容貌,国公很难将她们俩联系到一起。

    如今真相大白,证实她与长公主容貌相似并非偶然,而是亲生的母女,国公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只觉得亏欠了这丫头太多。

    当年若不是因为他,太后不会因爱生恨处处针对陆家,更不会百般阻挠长公主和老二,也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事。

    陆平舟将信纸折叠起来装进信封,对温婉道:“婉丫头,方才的事委屈你了。”

    温婉抿唇不语,因为不知道怎么接。

    她其实在很早之前就知道陆国公是自己的祖父,世子爷陆平舟是自己的大伯父,可如今捅破那层纸正面以对,她反而觉得陌生,别扭。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开口问宋巍:“相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为什么宋巍说出来的版本跟她娘告诉她的不一样?

    还有,为什么他们都说她娘在三岁那年就把她交给了宋巍,可她却一点记忆都没有,是他们在撒谎,还是她错过了什么?

    一团一团的疑问浮上心头,温婉湿漉漉的双眼里更添了一层迷茫。

    宋巍温声道:“等回去再详细跟你解释。”

    又看向陆平舟和陆国公,“二位若是没别的事,我先带婉婉回府了,她今日受的惊吓不小。”

    陆国公倒是想把人留下人问几句,可老二一家已经除族,他这个“祖父”的立场有些尴尬,遂不得不点头同意宋巍把人给带走。

    “婉婉,回家了。”

    温婉还在走神,耳边听到男人熟悉的嗓音,她下意识地身心放松,被进宝拉着手站起来,带上宋姣,几人很快走出内院。

    ——

    宋巍一行人离开后,陆国公撂下话让陆平舟自己处理就去了老太太的院子。

    等厅堂内只剩下夫妻俩,陆平舟方才还带着笑意的脸容顿时沉冷下来,吩咐下人,“去把齐海叫来!”

    苏仪心头一凛,嘴唇微微颤抖着,“爷……”

    眼下没有外人,陆平舟也不跟她拐弯抹角,“人都去宁州那么多年了你还不肯死心,是齐海没办法满足你么?”

    这话说得太露骨,也太残酷。

    苏仪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打了个哆嗦。

    为了等赵寻音和她的女儿身败名裂这一天,苏仪把什么都算进去了,本打算来个鱼死网破,可谁成想临时来了个大转弯,一封委托信从天而降,打乱了她所有的计划。

    现如今被男人察觉到是自己动的手脚,苏仪完全不敢想象陆平舟会如何对她。

    齐海很快被带到,他一进来就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喘,更不敢抬头看两位主子。

    陆平舟摆手屏退下人,眼神讥诮地望向齐海,“给了你近水楼台的机会你还能让她成天想着别人,男人活到你这份上,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齐海害怕得浑身发抖,“不知爷传小的来所为何事?”

    陆平舟收起眼底的戏谑,冷下声音来,“这段日子,夫人让你去办了什么事?”

    齐海忙摇头,“世子爷明察,小的自打入府就跟夫人断了联系,怎么可能替她跑腿办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