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神兵奶爸 > 第七百二十三章:救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七百二十三章:救人

    看着闵红欲言又止、有所顾忌的模样,林昆笑着说:“进来吧,蒋姐不是别人。”

    闵红哦了一声,走进了办公室,林昆关上门,过来向两人介绍道:“这是蒋姐,百凤门真正的大姐头。这是闵红,我的一个朋友,赵磊案的重要人证。”

    “你好。”

    蒋叶丽笑着向闵红伸出手,闵红一丝怯弱的伸出手,她过去听说过百凤门女老大蒋叶丽的名号,那时候百凤门虽然被各帮派排挤的厉害,但蒋叶丽依旧是一个传奇人物,毕竟她是整个中港市唯一一个能立住脚的黑道女大姐头。

    “我,我是闵红。”闵红怯弱的道。

    “不要拘束,就当是自己的家。”蒋叶丽温柔的笑道。

    “小红,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林昆坐了下来。

    “我……”

    闵红看看蒋叶丽,又看看林昆,最后将头低了下来,声音很小的说:“我知道一个人,或许能帮上忙。”

    “谁?”林昆问。

    “是……”闵红低下头,愧疚的说:“是童小娇的爸爸童家国,她爸爸在法院工作,过去是副检察官,前两天我在新闻上看到,升成正检察官了。”

    “闵红。”

    林昆看着闵红,闵红慢慢的抬起头,脸上的愧疚将她整个人淹没,语林昆气平和的说:“有些事情发生了,有些错误犯下了,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但只要我们活着的一天,就要学会勇敢去面对,童小娇的死和你有关,但并不是你的本意,你心里一定很愧疚,一定觉得对不起童小娇和她的家人吧。”

    闵红眼眶湿润,哽咽的抽泣起来,点了点头。

    林昆温和的笑着,伸手握着闵红的说,看着她那一双婆娑而又愧疚的眼睛说:“该面对的总归是要面对的,让赵磊得到应有的惩罚,也算是给那些丢了性命的女孩们一个交代,你和我一起去见童小娇的爸爸吧,向他道歉认错,放下你心里的负担,人终归是要学会成长的,成长就需要去面对。”

    “我,我不敢……”闵红哽咽的哭泣说,“要不是我,童小娇就不会死,他们家就她一个孩子,我把她害死了,她家里的人一定杀我的心都有了。”

    “就因为这样,你就不敢去面对么?”林昆目光温和的看着闵红说:“成长就是要学会面对,如果你一直逃避不去面对,将一辈子都活在自己的阴影里。”

    “昆哥,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办?”闵红哽咽的抽泣道,冰冷的泪痕洇湿了脸颊。

    “我如果是你,就会马上站起来跟我走,不管是被打也好,被骂也好,哪怕是被杀死,我也要把这个心结解开,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开心的。”

    “可是我……”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找童家国,你要是想清楚了,就跟我一起来吧。”

    林昆站起了身,向办公室的门外走去,临走前对蒋叶丽叮嘱说:“千万要小心安全。”

    蒋叶丽笑着点点头,“你放心去吧。”

    林昆走出了办公室,办公室的门砰的一声轻响关上,闵红望着门的方向,又回过头看向蒋叶丽,眼神里表情复杂,愧疚、无助、犹豫、恐慌……这种种的情绪混合在那婆娑泪痕的闪烁中,彻底将她单薄的青春深深刺痛。

    “去吧。”蒋叶丽笑着说,平和的目光里满是同情关爱,“谁年轻的时候都犯过错,不要让这个错误一直像枷锁一样缩在自己的心里,勇敢的去打开它。”

    “嗯!”

    闵红站了起来,跑着追出了门外。

    百凤门的楼下,林昆坐在野马车里,嘴里歪嗒嗒的叼着个烟卷,故意在等闵红。

    闵红拉开车门坐进了车里,擦了一把脸上的泪痕,转过头冲林昆强挤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昆哥,走吧!”

    林昆发动了车子,笑着问:“不害怕了?”

    闵红强笑着说:“害怕也要面对,自己犯下的错,自己就有义务去面对。”

    林昆欣慰的笑着说:“好,你终于长大了。”

    已经是夜里了,冬日的夜晚来的格外的早,才刚刚八点钟,天空就已经黑的不成样子,像一锅熬的浓稠的汤,层层叠加的笼罩在这座城市的上空。

    林昆通过沈曼的帮助,打听到了童家国家的住处,是在临近市中心靠近西城区的一个半新不旧的小区里,房子是2000年时候盖的,刚建成的时候,小区气派繁华,如今在岁月重重的洗礼下,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就像一个已过中年的人一样。

    小区不是封闭式的,林昆开着野马车直接听到了童家国家单元楼下,别看着小区有年数,半新不旧的,小区里停车的豪车可是不少,最早住进来的一批人现在都富了,住的习惯了也不愿意再搬走,小区虽然越来越老了,没了昔日的风采,住在里面的人却是越来越富有的多,越来越往高处走了。

    童家国家住在顶楼,小区当时建成的时候没有电梯,林昆和闵红就一步一步的爬着楼梯上来,一共六层,童家国家住的是一个八十几平的大户型,林昆站在门口抬手要敲门,闵红突然拦住他,林昆回过头笑着说:“害怕了?”

    闵红摇头,上前一步,“我来敲。”

    咚咚咚……

    防盗门被敲响,林昆站在闵红的身后微笑了一下,闵红紧张的深吸了一口气。

    等了一会儿里面没有动静,但刚才在楼下的时候,却是见到楼上亮着灯。

    闵红抬起手来又要敲门,却被林昆一把抓住手腕,她回过头疑惑的看着林昆,林昆冲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屋里头隐隐约约有窸窣的声音传出。

    林昆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就听屋里一阵微弱的声音,在那儿呼喊着:“救命……”

    林昆把闵红揽到了一边,果断的抬起脚冲着防盗门狠踹一脚,那看似结实厚重的防盗门上顿时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凹痕,整个门框被踹的松动,紧跟着他抬起脚又狠狠的踹了两记,防盗门轰隆隆的两声响,硬生生被踹开了。

    迎面顿时一股浓浓的煤气味扑来,把林昆呛的向后退了一步,定神往屋里头一看,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正坐在轮椅上,靠着卧室旁边的墙上,虚弱无力的看过来,见到有人进来,他那双本来绝望昏沉的眼眸里燃起了希望。

    “是煤气中毒。”

    林昆丢下了一句话,便冲进了屋里,抱起老头就要往外跑,老头却是死死的抓着卧室的门不放手,林昆着急道:“老爷子,你快放开,再在这里待一会儿你就有危险了!”

    老头还是不放手,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抓着卧室的门,语气虚弱的说:“老,老,老伴,救救我老伴。”

    “闵红,救人!”

    林昆向门口愣住的闵红喊道,闵红马上回过神,赶紧跑进了屋里,“人在哪?”

    林昆道:“卧室,是一个老太太,我把老爷子抱出去,你把老太太抱出来!”

    “好!”

    就这么一阵的功夫,闵红已经急的额头上渗出细汗,推开虚掩的卧室的门,随手就要去开灯,此时林昆抱着老头刚要往外冲,见状大喊一声,“千万别开灯!屋里头瓦斯的浓度太高,一开灯整个房子都会爆炸!”

    闵红吓的赶紧把手缩了回去,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弱灯光,一把将躺在床上的老太太给抱了起来,老太太已经处在了昏厥的状态,闵红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那么大的劲儿,一口气抱着老太太冲出了门外。

    “下楼,送医院!”林昆急忙的道。

    “嗯!”

    闵红应了一声,两人一个抱着老头,一个抱着老太太,噔噔噔的下楼。

    野马车只能前排坐两个人,后排的空间有限,此时老头老太太的情况紧急,正好看到楼下一个刚刚停好的宝马车,林昆直奔着就冲了过去,开宝马车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看林昆冲过来,再一看林昆怀里的老头和闵红怀里的老太太,马上主动的说:“兄弟,是不是着急去医院?”

    林昆点头,“嗯,煤气中毒。”

    中年男人果断的说:“上车!”

    宝马车司机将老头老太太送到医院,帮着推进急救室后,连姓名都没留就离开了,剩下林昆和闵红坐在急救室外等着,林昆给沈曼打了个电话,让她想办法联系上童家国,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一个看起来能有六十多岁的男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看见一个站在门口的护士,便过去抓住护士的手问:“护士,我爸我妈的情况怎么样?”

    护士只是负责在急救室的门口等候差遣的,正愁该怎么回答呢,正好急救室的门开了,负责急救的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童家国马上便急匆匆的问向医生:“大夫,我爸我妈怎么样了?”

    大夫摘下了口罩,脸上已是一层细汗,脸上的表情倒是很乐观,“幸好送来的及时,老爷子已经完全脱离了,老太太也醒了过来,估计没多大问题。”

    童家国紧绷的脸上终于松了一口气,满怀感激的握住医生的手说:“大夫,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爹我妈的命!这恩情我童家国记下了,一辈子不忘!”

    医生笑着说:“嗨,谢我干什么,我是医生,救人是我的份内工作,你应当谢谢那两位年轻人,是他们破门强行把你父母揪出来送医院的,要是再晚个十分钟,你现在估计就要和你父母天人两隔了。”

    童家国看向林昆和闵红,林昆笑着主动大招呼说:“童检察官你好。”

    一旁的闵红却是低着头,小声的吱呜了一句:“童叔叔好。”

    童家国疑惑的说:“你们认识我?”

    林昆刚要开口,这时不远处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穿着时髦的女人跑了过来,远远的就冲童家国喊道:“家国,爹妈怎么样了!”

    来人正是童家国的妻子王云,童家国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送来的及时,已经没事了!”接着童家国便把王云引到了林昆和闵红的面前,“就是这两位把咱爸咱妈送来医院的,医生说再晚五分钟,咱爸妈恐怕就救不过来了。”

    王云长舒一口气,笑着就要向林昆和闵红感谢,可目光一落在闵红的脸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