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神兵奶爸 > 第六百七十一章:监狱风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六百七十一章:监狱风云

    熊天任面色凝重,低着头思量了片刻之后,抬起头看向他那亲如兄弟的老战友,目光中充满探索与询问的意味,耿军狄脸色凝重的冲他点了点头。

    “好,这个忙我帮了!”熊天任下定决心道。

    “多谢熊哥!”林昆笑着感激道。

    “不用谢,像姓赵的这种王八蛋就得有人来惩治他,否则这社会还不乱了套!”熊天任义愤填膺道,他也是军人出身,军人骨子里正义感血浓于水。

    “熊哥,我现在想去闵红谈谈,可以么?”林昆笑着说。

    “我马上让人安排。”熊天任拿起桌上的办公电话吩咐下去。

    “我也跟你一起去!”沈曼目光坚定的看着林昆道。

    “还是别了。”林昆笑了一下说:“我和闵红算是有交情的,你这个麻辣警花要是跟着去了,我担心她会碍于你的身份,有些事情不敢说开。”

    不顾沈曼的反对,林昆转过头对耿军狄道:“耿哥,你和沈局长在这等我。”

    耿军狄点头,笑着说:“昆子,你就放心吧,我的这位兄弟绝对信得过。”

    林昆站起来,再次感激的对熊天任道:“熊哥,林昆再次向你表示感谢。”

    熊天任爽朗一笑,道:“林昆,咱们之间就别这么客气了,耿子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

    林昆在熊天任一名心腹手下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私密的探监室,熊天任特意吩咐下去,把这间探监室里所有的监听设备都关掉,屋里只留林昆和闵红。

    探监室四面无墙,头顶一盏堪堪明亮的灯光,林昆和闵红对面而坐,闵红穿着一身女囚服,头发略微有些蓬乱,脸颊上有一道淡淡的伤痕,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看起来还不错。

    “有烟么?”闵红看着林昆凄然的一笑。

    “嗯。”林昆掏出根烟递过去,掏出打火机替她点着。

    “我现在是不是很狼狈。”闵红深吸了一口烟,苦笑道。

    “还好。”林昆浅然一笑,“你脸上的伤怎么搞的,里面有人欺负你?”

    “呵呵。”闵红苦笑,苦笑的令人可怜,突然站了起来当着林昆的面脱衣服

    而此时,她那曾经完美无瑕的诱人胴体上,竟布满了无数的伤痕,新伤依然泛着淡淡的血光,旧伤已经结了痂,最令人触目揪心的是新伤与旧伤的叠加。

    林昆的眉头皱了起来,皱的很深,语气却是平淡的如白开水:“怎么搞的?”

    闵红凄然的一笑:“我知道你是来求我帮忙的,只要你能帮我收拾那个死胖子,我就帮你。”

    林昆皱着眉头,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我帮你,她一定会比你惨十倍不止。”

    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监狱里都是黑暗血腥残暴的,一群蒙受罪孽的人被关在了一起,外面的世界变的陌生了,监狱里的世界却变的你争我夺血腥残忍。

    闵红被两个女狱警带回了牢房了,这是一个二十人一起住的牢房,闵红没有床睡,她一直都睡在冷冰冰的水泥地上,牢房里一共二十个人二十张床,本该属于她的床上堆满了杂物。

    除了一个干瘦总喜欢低着头的女人,其余的女人全都冷眼的向她看过来,一个三十多岁膀大腰圆的女人坐在那本来属于她的床旁边的床上,一只脚放在床上,另一只脚耷拉在地上,冷声挑衅的冲闵红说:“你要是敢出去乱说,老娘就拔了你牙!”

    闵红低着头没有说话,她从第一天被关进这间牢房开始,就被这个绰号肥九的丑女人欺负,肥九是这间牢房里的老大,其余的女犯人都是她的‘小弟’。

    闵红进这牢房的第一天,就被肥九招呼她的小弟摁在了地上狠狠的打了一顿,完后肥九用她那结实的大脚板子踩着闵红的脸,冲她的脸上啐了口唾沫说:“谁让你长的这么漂亮了,老娘我妒忌了,以后每天最少修理你一次!”

    监狱里有规矩,打人不打脸,身上再怎么有伤狱警也不会多问,但脸上一旦有明显的伤,狱警追问起来可是麻烦不小,闵红脸上那道淡淡的伤疤是肥九用牙刷划的,狱警问闵红怎么回事的时候,闵红只是说自己不小心磕的,她不敢向狱警说实话,她知道狱警里有肥九相熟的人,要是被肥九知道她告状,非得打死她不可。

    闵红语气窝囊的应了一句:“九姐你放心,我跟谁都不会说你的坏话的。”

    “哟,你们听见没!”肥九很是得意的冲周围的小弟们说:“她居然叫我九姐了,这狐狸精的脑袋总算是开窍了,不过晚了,嘴再甜也不好用,该打你还是打!”

    闵红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地上,离肥九近的一个将近四十的女人一把丢过来了一个铁脸盆,闵红躲闪不及被砸在了头上,脸盆铛啷啷的一阵响,闵红疼的啊了一声,抬起手来捂着头,那个年近四十相貌凶狠的女人却是冷笑的命令道:“赶紧打一盆热水过来给九姐泡泡脚,磨磨蹭蹭我踹死你!”

    这女人叫野黄鹂,是肥九手下的得力干将,平时群殴闵红的时候她打的最凶。

    最开始被欺负的时候,闵红会忍不住的落泪,现在她已经麻木了,忍着头上的疼痛,拣起脸盆就去一旁的热水间打热水,监狱里的环境设施还不错,冬天的时候牢房里有热水供应,闵红将水阀拧到全是热水,放出来的水滚烫,接了满满的一盆,她用衣袖裹着盆檐端了回去,站在野黄鹂的面前。

    野黄鹂一脸得意的伸出手指在水里试了试水温,看适不适合给九姐洗脚,除了肥九之外,这牢房里没人敢挑战野黄鹂的威严,不是她野黄鹂多能打,而是她最会巴结肥九,吃饭的时候帮肥九打饭,菜里头有肉都给肥九留着,肥九的衣服她帮着洗……更有甚,肥九每次洗脚都是她亲手伺候着。

    “呀,你想烫死九姐啊!”

    野黄鹂尖叫了一声,噌的一下从床上站起来,抡起了胳膊就要给闵红一耳刮子。

    正常来说,闵红不敢躲更不敢还手,躲或者还手的话只会换来更凶狠的毒打,眼下的这一巴掌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的,然而此时此刻的闵红低着头,嘴角突然勾起一抹阴森森的笑容,不等野黄鹂的巴掌落下,她手中端着的铁盆猛的向野黄鹂一泼,那满满的一大盆滚烫的开水,哗的一声劈头盖脸的浇下……

    “啊!”

    尖叫瘆人的惨叫声响起,听在耳朵里令人心底发麻,整个牢房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野黄鹂双手捂着脸在地上打起了滚,喉咙里的惨叫声撕心离肺,闵红抬脚在她的头发上一踩,连着肉皮一下子掉下了一大撮的头发,整个头皮都烫的半熟了。

    “贱女人,你居然敢下黑手,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肥九噌的一下跳起来,整个人张牙舞爪一副要生吃人活吞象的势头便向闵红扑了过来,那丑恶的嘴脸被愤怒包裹后,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女罗刹一样令人胆寒。

    闵红单手抓住铁盆,蓄足了浑身的力道,猛的冲肥九劈头盖脸的砸下,顿时就听铛的一声响,肥九没料到闵红敢还手,结果被那结实的铁盆砸个正着,眼前一片漆黑,鼻腔里涨满了血腥味,脑袋嗡的一声响脚下站立不稳的向后趔趄倒去。

    闵红抓住这个机会继续挥着脸盆向前砸去,铛的又是一声巨响,只不过这响声和刚才不太一样,不等闵红回过神,肥九已经硬把铁盆给抓在了手里,使劲的往她那边一拽,闵红哪里有她力气大,硬是被她拽的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

    “女马的,犯了你了,今天非打死你不可!”肥九抡起了脸盆就向闵红砸了下来,同时牢房里其他的肥九的爪牙也扑了过来,势要和肥九一起把闵红活活打死。

    这时忽然就听牢房的门铿的一声被打开了,十几个手持警棍的狱警冲了进来,大喊一声:“干什么,都给我住手!”

    这些女犯人听到狱警的喝喊,一个个全都吓的站着老实不动,就连平时牛X的天下无敌的肥九这会儿也是僵硬在了那里,一只抡着铁盆聚在半空,正要冲闵红的脑袋砸下来,脸上的表情由残忍狰狞突然变成了惊惧僵硬。

    狱警们一声喝止了所有女犯人,但并没有就此收手,而是挥着警棍就向这些女犯人招呼了下来,除了始终没欺负过闵红的那个干瘦女人,其余所有的女人都被打倒在地,一声声的惨叫,一声声的哭爹喊娘,场面要多惨烈就有多惨烈。

    肥九单手拎着铁盆,脑袋僵硬的转过去,眼前自己的小弟们被打的惨烈一片,她脸上的表情僵硬而又木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狱警为什么会大打出手。

    啪!

    突然一个结实的大巴掌摔在了肥九的脸上,肥九一脸诧异怨怒的转过头,闵红淡然的冲她微笑,当着她的面儿又一记大巴掌抡了下来,肥九顿时被打的一趔趄。

    “你个贱女人!”

    肥九咬牙切齿的回过神,抡着脸盆就要向闵红砸过来,哪知这盆刚抡到一半,身后忽然挨了一记结实的闷棍,皮肉都像是被抽开了一般,疼的她顿时抽搐着趴在了地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