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旺家农妇:养包子发大财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家宅不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百六十一章 家宅不宁

    顾春竹这一番话,倒是还真唤起了不少人的记忆。

    “对对对,就是这个女人,上次在望湖楼的时候我就看见了,只不过那时候她穿的更寒酸一些。”

    “没想到当娘的是这样的人,女儿也是这样的人,啧啧。”

    “虽然我没见过望湖楼那个女人,但是听人说过是有这么一回儿事。”

    边上的人叽叽喳喳的议论着,李月娥瞧着出来坏事的顾春竹,就朝她扑了过去,掐着她的脖子要跟她打架来着。

    顾春竹冷不丁的被李月娥掐住了脖子,就要用脚踩她的脚尖,但是没下手的时候李月娥的女儿就冲上来抱住了顾春竹的肚子:“不许打我娘!”

    顾春竹没想到他们母女两个还会一齐上,虽然她力气不小,但是也受了肘制。

    小成是跟着顾春竹一起来的,她急忙扭过头对着小成摇头,他一个有功名在身的人万万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和李月娥这两母女动手。

    但是小成的眸子里已经蒙上了一层寒冰,顾春竹对他来说就是母亲,儿子怎能坐看母亲受欺负而不受理会呢。

    “我打死你,你这个诋毁我名声的恶女人。”李月娥大骂一声,就挥出了拳头。

    这时候小成冲了过来,他比顾春竹要高一个头多,李月娥的一个拳头刚好锤到了小成的肩膀上。

    “你竟然打我儿子!”顾春竹也爆发了出来,一脚踹在娟娟的肚子上,没了这个碍事的,她抱着李月娥就在地上滚着扭打了起来。

    “哎哟,你个小贱人,又是你,我就猜到了又是你,一天天闲着吃饱了没事干。”突然从人群里冒出了苏老太,正好娟娟捡了个石头要从顾春竹背后砸她,她一脚给娟娟踹飞了。

    “你这个没娘教养的小娼妇,天天嫁秀才爷秀才爷,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苏老太在娟娟身上啐了一口之后就加入了李月娥跟顾春竹的战局。

    有了苏老太的加入,李月娥自然是被苏老太和顾春竹压着打,地上都掉了一地的头发。

    最后被围观的人给拽开了,李月娥母女灰溜溜的回家了,顾春竹也搀扶着苏老太回家,小成在一旁跟着。

    “你说你咋老跟人打架,现在咱们都住在县城了,怎么还是老拿出在村子里撒泼那一套。”苏老太被顾春竹搀着手,一边叹气一边说道。

    顾春竹也无奈的笑着道:“娘你还说我,你这手朕会使巧劲儿,你掐的李月娥她八成就是浑身青紫的,正好也不叫人觉得咱们欺负她大了。”

    “嘿,那还真是,打人就要打在人看不见的地方,她总不能撩了衣服露出白肉来叫人看吧,再说了在场的还有这么多男人呢。”苏老太努了努嘴说道。

    顾春竹点了点头,还是苏老太打架有经验,不愧是多吃了这么多年饭的人。

    她忽然想起来问道:“娘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苏老太就把事情给说了,原来她也是不知道的,但是学院里发生不小的事情,福嫂子就过来说了,她忍耐不住就叫苗大娘在家看家她就出来找人了。

    “李月娥这种人,惯会攀着人往上爬的,就是一个当妾的命,还有她的闺女,好的不学净学这些不要脸的。”苏老太一边走着一边碎碎念的说道。

    “哎。”顾春竹也点点头。

    打了一架之后她觉得浑身舒坦来着,也能理解金翰为啥不惯着李月娥了。倒是这几年有儿有女生活太安稳了之后消磨了她身上的锐气了。

    顾春竹回到家里后,还是左思右想的觉得奇怪,按理说李月娥怎么刚好就让女儿遇到了小成和金翰。这件事更像是有预谋的,让她故意就在路上等着。

    但是小成上下学的时间,还有经过的路她又是怎么知道的呢?难不成家里又有了一个内鬼,她想着道。

    顾春竹正在房里涂抹跌打损伤油之后,外面又吵嚷了起来,听声音像是苏如凤和安安吵了起来。

    她放下药油只能匆匆的跑出去,这家里一点都不让她省心的,真的是。

    “凭什么你们有我没有,你们一家人就是偏心,你们就是不乐意让我住在家里。”苏如凤尖着嗓子,脖子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你又不读书写字,干嘛要给你。”安安还对着她吐了吐舌头,一副小孩子心性,苏如凤越生气她越开心,她看着这个堂姐不顺眼太久太久了。

    “又是出什么事了?”顾春竹瞧着几个小的还有小成都在场,她就伸手叫了小成才问清楚了情况。

    原来是小成拿自己的钱给几个在练字的孩子都买了纸笔,结果苏如凤又闹腾起来了。

    “我哥哥的钱他愿意给谁买就给谁买,你可真是不要脸啊,有什么便宜都想来占。那我们之前用木板子写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苦恼着要呢,只想要好东西,差的不要天下有这么好的事情吗?”安安讽刺了过去。

    “是他的钱吗?分明是我大伯的钱,我大伯才是一家之主,这个家里的钱都是他的。”苏如凤很是讨厌顾春竹,现在这个家里也就苏望勤一视同仁,所以她拿了苏望勤来当挡箭牌。

    “胡说,我哥画毛边纸,还有在婚庆店给别人画相赚的钱,都是他自己赚的。别以为你自己没哥哥,你那个便宜哥哥没本事就以为我哥哥也一样,没见识的东西。”安安叉着腰,奚落苏如凤的时候,带着特别的得意。

    顾春竹瞧着安安这个掐尖的性子也摇了摇头,她瞧着孩子们吵架,只好过去道:“如凤你想要练字你跟大伯娘说,我给你再去买一份。”

    “我不要,我不稀罕。”苏如凤更觉得顾春竹也是装模作样的。

    顾春竹皱着眉头,瞧着苏牡丹捧了自己的纸笔过去,“姐姐,就当是堂哥买忘了,我这一份先给你,到时候大伯娘买了的再给我。”

    “我才不要……我才不要!”苏如凤一把夺过了苏牡丹手上的纸笔,动作利索的就把那些纸给撕了个稀巴烂的,然后把毛笔在地上狠狠的踩了好几下,毛笔的毛都掉了一大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