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操盘手札记 > 第二百一十六章 豪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儿子半躺在沙发上,正看得高兴,听他这么一吼,赶紧坐直了身子说:“不是,刚才我妈来电话,说她在外婆家,让我现在过去。”

    黄洪亮说:“现在都几点了,你现在过去什么时候回来啊?”

    他儿子说:“我妈说让我今晚就住外婆家,不回来了。”

    黄洪亮说:“那你的作业怎么办?明天还去不去玩了?”

    他儿子说:“我带过去写呗,下星期再去玩吧。”

    黄洪亮烦躁地说:“要是作业写不完老师再让家长去学校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儿子说:“没问题,我肯定写完,你给我五十块钱呗,我打车过去。”

    黄洪亮掏出五十元钱递给他儿子,他儿子接过钱,背上早已收拾好的书包,打开门出去了,屋里又只剩下黄洪亮一个人。

    黄洪亮翘着二郎腿坐在刚才他儿子坐过的地方,点上一支烟,打量了一下刚才还有几分热闹气息,现在又变得冷冷清清的房间,心想: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继续呆在那个小饭馆里喝酒,回来干啥?

    心事重重的刘中舟回到家以后,立刻跑到自己的书房打开电脑,又仔细看了一遍李欣发过来的邮件,今天期货铜主力合约大涨九百五十元,这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

    别看刘中舟在会上语气坚定地判断今天的上涨是多头陷阱,其实他内心深处还是非常忐忑的,他对期货不是很熟悉,价格判断完全依赖多年来对有色金属行业的了解,在他看来,铜价在这样的高位继续上冲,怎么看都已经是最后的疯狂了。

    这就好像是击鼓传花的游戏一样,马上就要敲响最后的锣声了,这锣声一响,棒子落在谁的手里,谁就是输家。除非是极端不理智的人,否则不会有人愿意接这最后一棒。

    可让他想不通的是,期货价格到今天收盘时居然还涨了这么多,而且今天的涨幅是近期最大的,这说明还是有很多人在抢这最后一棒,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要是像这样再涨个四五千元,仓位岂不是就爆仓了!

    可这会发生吗?莫非还有人比自己更懂有色金属这一行?

    就算有,那也只应该是极少数专家,这极少数的专家是不可能在期货市场上掀起这么大的动静来的。

    可是不管刘中舟愿不愿意承认,这几天的价格走势似乎预示着大多数人在看涨,这些看涨的人想要把价格推到多高再打下来呢?

    刘中舟头脑里的疑问越来越多,光看李欣邮件里对行情的文字描述已经不能满足他的需要了,他破天荒的在电脑上鼓捣了半个多小时,下载了一个行情软件,打开来仔细研究今天突然上涨到底是什么原因。

    看了半天,他也没有找到原因,但是看着走势图上那高高在上的价格,此时已经比一两年前涨了两倍了,这样的价格在刘中舟看来,已经完全不能用高处不胜寒来形容了,而是作死的节奏!

    他一拍桌子,嘴里不由得骂道:“那些继续追高的人,要么是没吃药,要么是吃错药了!我不信下星期你们还敢继续往上拉,你们要是敢继续推高,我就敢继续卖,看谁能笑到最后!”

    他老婆听见书房里有说话声,就走到门口问他:“老刘,你跟谁说话呢?”

    刘中舟说:“没跟谁说。”

    他老婆奇怪地说:“那你一个人在这里嘀嘀咕咕的的干什么?”

    刘中舟嫌他老婆打扰自己想问题,冲他老婆挥挥手,意思是让她出去。

    他老婆在刘中舟这里吃了个闭门羹,瞪了他一眼,转身出去接着做饭去了。

    刘中舟继续在电脑前研究铜价走势,他越看越觉得自己的坚持是对的,他暗暗在心里给自己打气:都说黎明前的黑暗最难熬,现在自己无疑就处在这一时刻,只要挺过这一关,曙光就在不远处想自己招手呢!

    就在这时,他女儿走到门边说:“爸,我妈叫你吃饭了。”

    刘中舟又看了看电脑屏幕,眼睛盯着这一年来那将近一倍的涨幅,他在心里估算了一下从目前位置下跌百分之二十会跌到哪里,因为他从书上看到,低于这个幅度都不算是深度回调。

    他用手指在屏幕上比划了一下,即使是下跌这么大的幅度,价格依然还是在山顶上。

    也就是说,在如此巨大的涨幅之下,还不用谈论反转下跌,只是一个深度回调,下跌的数值就远不是七八千元能挡得住的,如果要是论反转下跌的话,到年底跌个一万五六都难说!

    这颗定心丸,将刘中舟刚看到李欣那封邮件时心头弥漫着的阴霾一扫而光,他关了电脑,走到饭桌边吩咐他老婆说:“把上次那瓶好酒拿出来,我要喝点。”

    他老婆起身去橱柜里把酒拿出来,给他倒上一杯,看了一眼刘中舟的脸色问道:“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

    刘中舟端起酒杯,有滋有味地喝了一口,又夹了一块黄焖鸡塞进嘴里嚼着,半晌才说:“今天没有好事就不能喝酒啦?”

    他老婆听着他这句言不由衷的话,又看看他脸上那副志得意满的神情,再回想一下刚才刘中舟在书房里自己一个人神神叨叨的样子,说:“我还不知道你?有啥好事还非得要藏在心里,连我都不能说?”

    黄洪亮说:“天机不可泄露,以后告诉你也不迟,再说了,告诉你你也听不懂啊。”

    他老婆疑惑地问道:“不是升职加薪的事?”

    刘中舟说:“你看你那副财迷的样子,一张嘴就是钱的事,就算是要升职加薪,不也得拿出东西来才有希望吗?”

    他老婆猜测说:“那你说的是什么事?”

    刘中舟说:“公司业绩的事,下半年估计会有一个大幅度的增长。”

    他老婆问道:“怎么,铜价要大幅上涨啊?”

    在老婆的一再追问下,刘中舟这才忍不住对他老婆说出了自己对下半年业绩的估计,说完后,他就端起酒杯来美美地喝了一口,可这口酒刚到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去,他老婆跟着就来的这句“铜价要大幅上涨”的话让刘中舟一口气没喘匀,嘴里的酒呛得他猛烈的咳了起来,酒顺着嘴边流得脖子上、衣服上到处都是。

    他老婆搞不懂状况,赶紧拿毛巾给他擦嘴、擦衣服,还不停地抱怨道:“看你,就不能慢慢喝,急个啥嘛?又没人跟你抢!”

    呛进喉咙里的酒火辣辣的,让刘中舟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恨不得把肺都咳出一块来,脸憋得像猪肝一样。

    等他声嘶力竭地咳了半天,把这口气喘匀了,这才对他老婆骂道:“说什么屁话呢,什么大幅上涨?就不能盼老子点好,说点吉利话!”

    他老婆被他骂得一头雾水,辩解道:“不是你说的吗?下半年公司业绩要大幅提升。”

    刘中舟怒道:“业绩大幅提升就一定要价格大幅上涨吗?”

    他老婆更不明白了:“价格不上涨,业绩怎么会提升?”

    刘中舟烦躁地说:“别再跟我提价格上涨的事啊!算算算,跟你说你也听不懂,就多余跟你提这事儿,害得老子酒都喝不好。”

    他老婆替他捶捶背,又在他酒杯里添了些酒,给他碗里夹了些菜,说:“好好好,不说了,你慢慢喝。”

    过了一会儿,他老婆不死心地问道:“你又有什么奇思妙想了,就跟我说说呗?”

    老婆的话,又渐渐把刘中舟心里那个宏伟蓝图给勾了出来,吃饭前看行情走势时心里涌出的那股豪气,在酒精的作用下,从他嘴里一点点说了出来:“记住,下半年铜价要大跌!”

    他老婆眼睛瞪得溜圆:“大跌?那你……”

    刘中舟用手势止住了他老婆下面的话,喷着酒气说:“不懂就别插嘴,听我说,现在有期货市场,可以先卖后买,这样一来铜价跌多少我就赚多少!懂了吧?”

    他老婆哪里搞得清这里边的道道,可是见刘中舟一副不容申辩的样子,也就只好装作听懂了,说:“懂了。那你卖了没有,卖了多少?”

    刘中舟说:“已经卖了,卖了两万吨。”

    他老婆若有所思地说:“哦。”

    他女儿听到这里插话问道:“爸,你也懂期货啊?”

    刘中舟不高兴地说:“瞧你说的,什么叫也懂,我这是大手笔,有色金属行业里边就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干的。”

    他女儿感兴趣地问道:“爸,你们是在什么价位卖的?”

    刘中舟说:“你打听这些干什么?诶,我可跟你说啊,这可是商业机密,你在家里听听也就算了,可别拿到你们单位里去乱说啊。”

    他女儿满怀好奇心的在他这里碰了一鼻子灰,撇撇嘴说:“知道啦。”紧接着又加上一句:“爸,有句话你听过没有?”

    刘中舟说:“什么话?”

    他女儿说:“拿着鸡毛当令箭,说的就是你这种情形。你自己拿它当个宝贝捂在怀里,说不定外面早就人人皆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