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胡善围 > 95.补缴税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沐春一连三问:“什么香?什么夫人?怎么是女人当官?”

    沐春今年才十八岁, 之前都在京城混日子,后来江西剿匪、跟着胡善围去杭州印书, 再去北伐,短暂的人生经历阅历有限, 这次跟随舅舅冯诚南征, 也不是在前线打仗, 他爹沐英瞧不上他,宁可带着二儿子沐晟战斗,也没有给他留个幕僚什么的指导坐镇。

    如今舅舅冯诚跑去支援云南了, 留着他在镇守后方, 他日夜行军赶到贵州宣慰府,已经是清晨, 倒头就睡,还做了个不可描述的春梦, 这会子刚醒,还分不清东南西北呢。

    但是陈瑄不一样, 家父曾经是成都卫指挥同知,熟悉西南边陲地理和风土人情。

    陈瑄忙道:“来不及解释了, 你先救人, 等出了人命,贵州宣慰府必定大乱!”

    沐春有诸多缺点, 也有诸多好处, 比如他对手下信任、听人建议, 无论出身如何, 他一视同仁,没有世家弟子的架子。

    他虽不明所以,也没有质疑陈瑄的判断,半梦半醒,搓着眼角可疑的污垢,顺手拿起行刑场旁边一个士兵的弓箭,行刑人挥起鞭子,皮鞭犹如毒蛇吐信般飞向女子裸露的脊背。

    一箭破空,铁箭头犹如鹰嘴,稳准狠的啄中了皮鞭,鞭子脱力,犹如一条死蛇似的垂下。

    “谁?”行刑人恼怒转身一瞧,正好撞上沐春伸着懒腰打呵欠,还没骨头似的靠在陈瑄身上,还恶人先告状:“是马大人?我今早刚刚赶到这里,好容易补个眠,就被你的鞭子声吵醒了——就不能等我睡醒了再打?”

    此人正是贵州都指挥使马晔,封疆大吏,一品大员。而且,马晔也是皇亲国戚——马皇后的族人,按照辈分,还是五服之内的侄亲儿。

    马皇后对外戚管的甚是严厉,不让洪武帝给马家族人封官封爵。族人们大多都在老家给马皇后父母看祖坟。但是,依然有几个马家族人靠着自己的实力,凭借战功和科举出头,在朝中为官。

    马晔善战,且对大明忠心耿耿,洪武帝很愿意提拔他,这次大明南征,马晔也在南征军中,立了不少功劳,南征军拿下贵州后,南征军三大将军傅友德、沐英、蓝玉继续挺进,留下马晔驻扎在贵州,担任贵州都指挥使,目前是贵州驻军的最高长官。

    若是别人射落他的鞭子,胆敢以下犯上,马晔必定将此人绑在行刑架上,按照军纪一起打死,可是来人偏偏是混世魔王沐春!最不讲道理、最无视军规、最令人头疼的一个人!

    他爹是西平侯沐英,这次南征的副帅。他舅舅是郢国公冯诚。他大妹夫徐增寿是魏国公徐达的爱子,徐增寿是三个亲王的小舅子。他大姨妈是郑国公夫人、二姨妈是周王妃……

    他和京城一半的皇室勋贵都有亲戚关系。

    故,马晔无视了沐春以下犯上之举,说道:“贤侄一路辛苦了,你去我的大帐去睡,那里比较安静,等睡饱了,我设宴给贤侄接风洗尘。”

    马晔是马皇后侄儿,沐春是马皇后干孙子,叫一声贤侄理所当然。

    马晔试图用辈分来搪塞打发沐春离开,沐春却不理会,对陈瑄说道:“快,脱衣服。”

    陈瑄:“啊?”

    ”你不脱难道要我脱?”沐春强行扯了陈瑄的上衣,去了行刑架,盖在奢香夫人的裸背上,解开绑住手脚的绳索,“啧啧,这么漂亮的女人,打成这样,怪可怜的。马大人,您可不是那种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呐。”

    沐春阅历浅,不晓得奢香夫人来历,但是看到她血肉模糊的脊背,就想起刚刚惊醒的春梦,胡善围的背脊也是一片殷红的鲜血。沐春不忍心见相似受辱鞭笞的场面,于是脱了陈瑄的衣服,给奢香夫人遮掩。

    “贤侄万万不可!”马晔阻止沐春放人,“你初来乍到,不晓得她是谁,这个鬼方蛮女坏的恨,阴谋组织各个地方集体抗税,不交税就是不服大明统治,就是谋反!”

    “谋反?”沐春装作吓一跳,“谋反是灭九族的大罪,你打她做什么?直接杀了不就完事了嘛。包庇谋反者是大罪,马大人不会不知道吧?咱们俩关系近,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马晔这个马皇后侄儿的身份很能吓唬人,但是沐春是马皇后养大的,他知道马皇后向来爱惜羽毛,对族人一直淡淡的,不惹祸还行,如果惹祸,不等别人动手,马皇后自己就先料理了。

    故,沐春在马晔面前翘着尾巴,趾高气扬,不似在魏国公徐达面前那么尊敬。

    马晔一噎,“这个……只要能够补缴税收,朝廷会再给她一次机会。”

    沐春摸着脑袋,“我还是搞不懂,马大人要她交赋税,打她作甚?应该把她放回家去筹钱筹银子去啊。陈瑄,你赶紧安排这个什么香夫人的家人过来把人领走。”

    陈瑄:“是,沐大人!”

    马晔连忙阻止:“不行,此事没这么简单,需——”

    “我知道,我也打过仗。”沐春对着马晔挤眉弄眼,一副猥琐贪婪的样子,“不交税怎么行?军饷从何而来?奖赏从何而来?跟我来南征的兄弟们喝西北风去?必须得交税,不仅如此,还得补缴——就从去年开始补,必须得补完。”

    马晔看着年少轻狂的沐春,沐春在京城有混世魔王的名声、在军营有“行走的吴中艳曲”的名声、且手下几乎全是鸡鸣狗盗之辈,要么是收编的土匪头子,要么是纨绔军二代。

    此人打仗有些本事和运气,毕竟是将门虎子,但是因纨绔和放荡不羁被其父西平侯沐英所不喜,至今都没有给他请封世子。

    总之,沐春不是好人……倒是个绝佳的顶黑锅的对象。连奢香夫人都不知道是谁,开口就是补缴税收——我只要求交税,这个无耻混蛋居然连去年都要补缴!

    去年的时候,这个地方还是北元梁王的地盘呢。

    不要脸,太不要脸了。

    心中虽如此想,马晔嘴上赞道:“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比我想的周到,这些鬼方蛮人不晓得规矩,以为送几匹马,几袋子粮食就是服从大明管辖了,不想交税,咱们喝西北风去,何况,我已经探明他们的地盘有金银矿,明明有银子却不交,真是该打!督促税收这事就交给贤侄了。”

    沐春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贪财模样,“马大人,我不能白干啊,等收到税,我要这个数——”

    沐春伸出二根手指头。

    马晔道:“二万两银子?好说,好说。”

    沐春摇摇头,“您也太瞧不起我了,这点银子好干吗?今年皇后娘娘五十一岁大寿,我得准备一份大礼。”

    马晔:“你要多少?”

    沐春说道:“税收的两成。这事你得瞒着我爹和我大舅,千万不要被他们晓得了,到时候鸡飞蛋打,咱们谁都跑不了。”

    这个主动背黑锅的败家子!反正出事和我无关!马晔连连点头,“行,两成就两成。”

    两人敲定了分成,陈瑄已经带着当地彝人来接昏迷的奢香夫人,陈瑄还带了个水壶,喂给脸色苍白的女人,却被身边愤怒的彝人打翻了,一边叽叽咕咕说了一堆彝语,一边拿出自己竹子做的水筒喂给奢香夫人。

    沐春一句都听不懂。不过,从这群彝人愤怒的表情和肢体语言来看,幸亏他们进军营之前就解除了武装,否则,沐春相信他会被这群人千刀万剐。

    沐春问陈瑄:“他们在说什么?”

    陈瑄一脸茫然:“不知道,听不懂。”

    沐春立刻秒懂了:陈瑄在成都卫长大的,懂得好几种民族语言,他要是不懂彝语和彝族政治,怎么一看马大人鞭打奢香夫人,他就立刻知道彝人要反?故意在马晔面前装糊涂,肯定内有隐情。

    果然是一群鸡鸣狗盗之辈!马晔越发肯定了自己把沐春当做挡箭牌的安排,“贤侄,你也看见了,这群人生于蛮荒、长于莽荒,是一群尚未开化的野蛮人,根本不服从教化,我们若不用强悍的手段来命令他们服从大明统治,他们随时随地都会出卖我们,背叛大明。”

    沐春点头,“马大人说的对,他们不交税,就是对大明不忠,我这就跟着他们去贵州宣慰府催着补缴税款,这事包在我身上。”

    彝人抬走了昏迷的奢香夫人,沐春带着心腹紧随其后,陈瑄时千户等人全副武装,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还不停的催促抬担架的彝人快点走。

    出了军营,门口卫兵归还了彝人的武器,一路上,陈瑄低声给沐春解释奢香夫人和彝人抗税的由来。

    奢香本是四川人,她是成都永宁宣抚司彝族恒部头领奢氏之女,其父是当地土官,世袭而成,接受朝廷册封,成都卫和当地几个大部落时常来往。故,陈瑄的父亲还是成都卫同知时,就知道奢香之名。

    奢香后来嫁给了贵州彝族头领、宣慰府同知陇赞·蔼翠。宣慰府同知也是世袭罔替的土官,洪武十四年,丈夫去世,儿子年幼,二十三岁的奢香夫人继承了丈夫的爵位,成为贵州宣慰府同知。

    云贵之地,民风彪悍,不像中原那么拘泥男女之别。倘若寡妇手腕强悍、众望所归,继承丈夫的官位屡见不鲜,只是会在儿子成年后,把官位归还。

    今年大明南征军征讨北元梁王,奢香夫人献给大明南征军万匹军马和粮食,并且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给南征军当向导引路,当时贵州宣慰府和大明南征军关系很和谐。

    可是,大明南征军平定了贵州之地,站稳脚跟,在此地常驻军队,贵州卫指挥使马晔就立刻变脸,

    命令奢香夫人交税。奢香夫人拒绝,马晔就以抗税之名,羞辱奢香夫人,逼她交税。

    陈瑄说道:“……刚才行刑台上,彝人训斥我们,说他们在北元梁王统治下从没有交税一说,现在他们宣慰府为支持大明南征军攻打北元梁王,已经提供了万匹军马和粮食,一分钱没要,大明居然还要他们交税,还羞辱鞭打他们的头领奢香夫人,简直猪狗不如。”

    正说着话,众人到了宣慰府,沐春等人刚刚走进去,彝人立刻将大门紧闭,亮出武器,逼着沐春等人放下武器投降。

    沐春问陈瑄:“他们在说什么?”

    陈瑄说道:“他们说如果奢香夫人死了,他们就把我们的头全部砍下来,心脏掏出来献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