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胡善围 > 74.争渡,争渡,惊起是非无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和秃头无发的对手相比,王宁堪称阆苑仙葩。

    怀庆公主眼睛一亮, 其实论相貌,王宁不是最最好看的,但是沐春疯狗般无差别攻击后,场上只剩下九个人, 王宁成了最最耀眼的北极星。

    人类对美好的事物天生会有占有欲,怀庆公主也是人, 她知道对未来驸马没有决定权,但是她本能的喜欢好看的。

    如果是这个人, 可以预料以后漫长的婚姻生活会很和谐, 两人不仅仅是君臣关系, 还是夫妻。

    可惜了王宁的对手, 他叫做胡斌,系出名门, 乃东川侯胡海的嫡长子,他爹胡海也是洪武帝的凤阳老乡,开国功臣之一, 胡家封了世袭罔替的侯爵, 胡斌将来要继承东川侯的爵位, 是驸马的热门人选。

    胡斌长得帅,出身好, 可惜是个秃头,头顶毛发稀薄得清水粥。头发肉眼可见, 十个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

    胡斌羞愤欲死:我只是想打断你的马腿,而你却要揪出我头顶的假发包!

    下一场比赛项目是射柳,胡斌毫无悬念的退出了比赛,因为事关皇家体面,皇室是不可能选一个秃头当驸马的。

    因为秃头是病,无药可医。其他的病还能抢救一下,秃头即使到了五百多年后的现代社会,也只有放弃治疗这个单选项,否则,查尔斯王子和威廉王子也不会是现在的模样,毕竟人家皇室又不差钱。

    驸马的梦想变成了水中月,镜中花,胡斌坐在帐篷里,对镜梳理散乱的头发,不知有多少泪珠儿,从秋流到冬,从春流到夏。

    下一场比赛是射柳。

    射柳并不是一群人对着柳树乱射一气,皇室射柳,有诸多不一样的玩法。

    首先将鸽子的腿绑上响铃,然后用一根线绑住鸽子腿,线的另一端绑着一只葫芦,将鸽子放在柳枝上,细线绕着树枝一圈,下面垂着葫芦,以阻止鸽子飞走。

    参赛者要用箭射断细线,葫芦落地,鸽子得以自由飞翔,鸽子腿上的响铃呼啦啦响动,好看又好听。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要从“绿丝绦”里分辨出拴着葫芦的细线,这考验眼神。细线随风摇摆,射断细线,必须要有超凡绝伦的箭术。

    这明显是一道超纲题,皇上用选武状元的难度选驸马,对参赛者其实是好事,因为如果射中了,在皇上面前露脸,即使落选驸马,将来对仕途是有利的。

    每个人有三支箭,三次机会,至少一半人最终射中了细线,葫芦落地,一只只鸽子得以自由,忽闪着翅膀朝着天际飞去,脚脖子上拴着的铜铃声响彻不绝,如天上传来的仙乐。

    洪武帝龙颜大悦,现在的青年才俊,就是将来的帅才,大明武将后继有人。按照惯例,射中者赐给彩帛。

    沐春三发两中,放了两只鸽子,得了双份彩帛。

    他得意洋洋的捧着彩帛在王宁面前炫耀,“你不要紧张,其实很简单,我随便一射,就放了两只鸽子,你要是正常发挥,放一只鸽子没有问题。”

    其实没有那么“随便”,沐春是拼了全力放鸽子,他背着外祖父的长弓,事关荣誉,可不能失败了。

    更何况,善围姐姐在看他呢。

    这次射柳的难度太大,藏慧是不能的,用了全力都不一定能全中。

    王宁调匀了呼吸,没有被沐春干扰,待外头礼官唱到了他的名字,王宁背着弓箭出了帐篷。

    敞篷里,徐增寿不出意外的一只鸽子都没放,他蹭到沐春旁边,“春春,彩帛真好看,分我一半呗。”

    他老子徐达又没在旁边看着,沐春才懒得理他,残忍拒绝:“不给。”

    沐春打算把彩帛送给善围姐姐。

    徐增寿尤不死心,“小春,我想拿去送给我大姐,她喜欢亮丽的颜色。”

    打是亲,骂是爱。燕王妃为了徐增寿戒赌,把他捆绑、在马后拖曳,还差点剁了他的手指头,徐增寿还是惦记着自家大姐。

    沐春说道:“不用你操心了,燕王刚才连放三只鸽子,得了三分彩帛。”

    正说着话,外头传来铜铃响动声,由远及近,铃声分三个层次。

    难道……沐春飞奔出去,看到王宁捧着三份彩帛去御前谢恩。

    放三只鸽子的很少,只有三人。宗室里,只有燕王和宁国公主的驸马梅殷中了三箭。

    宁国公主是马皇后亲生女儿,梅殷文武双全,相貌英俊,也出身勋贵名门,其叔父是汝南侯梅思祖。

    由此可见洪武帝挑选女婿之严格,什么都要最好,尤其是出身。

    正因如此,王宁知道自己是个“陪太子读书”的,在射柳时毫无保留,全力以赴,皇上封了他为永春伯,大明最年轻的伯爵,他必须用实力证明自己的能力。

    王宁去御前谢恩,和站在马皇后身边的女官胡善围只有五步的距离。

    随着王宁越走越近,胡善围心跳不由得越来越快,指甲狠狠的掐着手心,强迫自己要冷静。

    她暗骂自己无用,连《琵琶记》都能狠心推荐到御前,教坊司重新谱了管弦之后,皇宫每天都要演几折,她最开始的心潮澎湃,到逐渐平静,到现在,她再看《琵琶记》时,已心如止水。

    方才比赛,她注意力都在沐春身上,王宁出身太一般了,根本没有可能入选。但王宁接连放飞三只鸽子,站在身边的怀庆公主眼中的欣赏几乎要溢出来时,胡善围发现自己的修炼还是远远不够,她是个红尘中的俗人,有些东西,她还是在意的,无法用毅力克制。

    王宁越来越近,胡善围看到怀庆公主的眼睛也越来越亮,缘尽了,情断了,分手了,为什么还会痛呢?

    旧日情人,此时也心心相通,王宁越走越近,马皇后身边两位女官的面容越来越清晰,他却越来越不敢直视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宛如前方是一把长刀,插/入他的心脏 ,他越是走近,插得就越深,心越痛,但是他不能停,还要保持淡定从容。

    他在北元枢密院潜伏四年,练就了一张无懈可击的面具,隐藏他的心思,此刻这项技能派上了用场。

    胡善围看着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四拜谢恩,动作优雅自然,毫无生硬之感,暗骂自己多愁善感,王宁可以做到断情绝爱,就像以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为什么我就不可以?

    面对曾经为之心悸过;为之付出所有的感情和热情;为之漫长的、似乎一生的等待;为了无妄的爱情、螳臂当车、以己之力对抗世俗,和父亲反目……

    种种过往,才下眉头,又上心头,难道此情真的无计可消除?

    就当胡善围手心差点掐出血来时,王宁谢恩完毕,离开了看台。

    胡善围心中一叹,刚刚松开手,她又发现怀庆公主的目光正在追随着王宁的背影而去。

    在胡善围眼里,王宁冷静的可怕。在王宁眼里,胡善围同样淡定得令人心碎。

    前方如刀,看台如熔炉,心脏在滴血,身体在熔炉煎熬炙烤,她身姿如松,站立在皇后身边听候差遣,紫袍红裙乌纱帽,自信从容,对他的到来不为所动。

    “宁郎”、“宁郎”!脑子里有无数个缩小版的胡善围甜甜的叫他,宛如心魔。

    谢恩完毕,王宁退下,他捧着彩帛回到大帐,正好碰见了出来看他比赛结果的沐春。

    一见沐春,王宁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尽情发泄出来,表面云淡风轻,其实冷嘲热讽,说道:“我随便一射,就放了三只鸽子。”

    沐春技不如人,输了一局,嘴上不服,“你别笑的太早,还有一场划龙舟。”

    沐春回到帐篷,发现彩帛只剩下一份,徐增寿没了踪影。人财两失,沐春气得跳脚,却也无可奈何。

    谁叫人家有个绝世好爹呢?投胎真是太重要了。

    最后一场是划龙舟,中原端午节最最古老的比赛。

    狭长的龙舟,一共有九艘船,一艘船十个人,八个划船,一个在船头击鼓,一个在船尾掌舵。依然是抽签决定去那艘船。

    候选人抽签的时候,怀庆公主去了洪武帝身边耳语了几句,洪武帝道:“你一个姑娘家,成何体统?”

    怀庆公主撒娇,“父皇,我就想去玩一下,他们都忙着划船,谁会留意我呀。”

    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洪武帝还是愿意宠着女儿们的,他点头容许了。

    怀庆公主在看台上消失,换了男装,出现在河边,拿着“丁”字签,和王宁划一条船。

    沐春抽到了“丙”字签,甲乙丙丁,正好两条船并排而行。

    沐春一肚子坏水,心想划龙舟是集体对抗,光他一个人出力是不行的,一艘船,十个人,他也无法控制。

    如果赢不了王宁,也得想法给他使用绊子,让他知道做人不要太嚣张,放三只鸽子有什么了不起的!

    沐春双眼咕噜噜乱传,瞥见刚刚偷了他彩帛的徐增寿也抽到了“丙”字签,和他一条船。

    徐增寿自知力气小,给人拖后腿,于是自请站在船尾掌舵。

    沐春心里有了主意,过去和徐增寿耳语了几句,“……事成之后,我不追究你偷我彩帛,还把另一块彩帛也送给你,如何?”

    自从戒了赌,徐增寿是个快要闲出屁的纨绔,闻言一句“为什么”都懒得问,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众人拿着抽签依次登船,九条船在宽阔的秦淮河河面一字排开,各就各位。

    一声鼓响,狭长的龙舟犹如弓弦上利箭,笔直向前进发。

    王宁只顾着弯腰划船,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坐着一个身形瘦小的参赛者,怀庆公主怔怔的看着王宁宽阔的脊背,和他划船时腰间肌肉的起起伏伏,她似乎能够闻到他身上独有的气味。

    除了父皇,她从未离一个男人那么近呢。

    九艘船势均力敌,彼此咬的很紧,赛程过半,几乎还在并驾齐驱。

    是时候了。沐春故意把船浆撩高一些,这是他和舵手徐增寿的暗号。@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徐增寿会意,他故意装作手滑,将船舵往右边打过去,船体从直行转到了左斜行,前行速度自然变慢了,一下子落后了“丁”字船半个船身。

    前方鼓手对徐增寿大叫:“船舵往左,把方向调直了!”

    “好的!”徐增寿装作手忙脚乱,把左当成右,继续操纵船只,往“丁”字船拦腰撞去。

    龙舟狭窄轻盈,只容得划船的一列人坐着,这样才行的快,蓦地被拦腰一撞,顿时翻船了!

    徐增寿猛地将船舵打直,他们的船继续前行。划龙舟翻船是常事,上船的人都会游泳,不会游泳也会有同伴去救,不用他们操心。

    一想到王宁落水,沐春心中大快,他只顾着划船,并没有看见船翻之后,岸上以毛骧为首的锦衣卫纷纷如下饺子似的跳秦淮河。

    船翻的瞬间,王宁憋气入水,在水中睁开眼睛,他发现有个人像一只搁浅的鱼在陆地里胡乱挣扎,越是挣扎,沉的越快。

    王宁便知此人不会游泳,他浮上水面深深吸了口气,一个猛子扎下去,在河底发现了被水草卷住双腿的“旱鸭子”。

    王宁在水底捡了个蚌壳,割断了水草,然后拉着旱鸭子往上潜。

    游到岸边,此人先是猛地咳呛,而后哇的一声,双手捂住胸膛大哭起来。

    王宁说道:“男子汉大丈夫,你哭什么?你生在江南,怎地连游泳都不会?既然不会游泳,你报名参加龙舟赛作甚?真是自不——”

    自不量力。最后两个字没说出来,因为王宁发现哭声不对,太过清脆,再看过去,此人咽喉没有喉结,衣服紧贴在身上,纵使此人双手抱胸,也能看出身体轮廓依稀是个女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时毛骧游了过来,上岸时顺便脱了飞鱼服,盖在此人身上,对着发呆的王宁疯狂使眼色,低声道:“快走,如果有人问,你就说什么都没看到,只是救了个人。”

    王宁不明所以。但毛骧曾经是他的上司,毛骧说的话一定要听,于是王宁立刻离开了原地。

    黄昏,秦淮河。

    除了“丁”字号船,其余八艘全部成功到达终点,沐春的“丙”字号船因舵手徐增寿一再搞混方向,撞翻了邻居,导致速度大减,排在末尾。

    翻船的插曲很快被盛大的颁奖仪式掩盖过去了,洪武帝赐给第一名甲字号十人美酒和彩帛,礼官宣布比赛结束,帝后打道回宫。

    众人四拜,三呼万岁后,也纷纷散了,回家和家人团聚,过端午节。

    没有人知道水底下的真相,以为只是寻常翻船落水。却不知秦淮河上,争渡,争渡,惊起是非无数。

    西六宫,翊坤宫。

    茹司药给怀庆公主诊脉,查看身体。孙贵妃惦记女儿,问:“公主如何了?”

    茹司药说道:“无妨,受了点惊吓,不用吃药。如果睡眠不安稳,微臣这里有安神的药丸,用开水化开服用即可。”

    床上半躺的怀庆公主娇嗔道:“母妃,我都说了没事,我不想喝苦苦的药汤,母妃非要茹司药跑一趟。”

    孙贵妃狠狠戳了一下女儿的额头,“幸亏毛骧及时赶到,永春伯还没识破你是女儿身,否则酿成大错。”

    怀庆公主躺回去,翻了个身,面对着母亲,脸颊却是飞上一抹红云,心想“酿成大错”才好呢……

    御书房,洪武帝问手下特务头子毛骧:“你去好好查一下永春伯的底细,祖宗三代都要查,还有,他虽没有妻室,但是以前有无相好、有没有小妾或者外室,亦或是在青楼有无红粉佳人,都要摸清楚。”

    毛骧心里咯噔一下,“皇上选中了永春伯?”

    洪武帝点头道:“除了出身不好,其他条件堪称完美。然,他虽不出身豪门,但他自己就是豪门,大明最年轻的伯爵,配得上大明尊贵的公主。”

    毛骧急道:“皇上,永春伯曾经是微臣的下属,微臣对他的家庭了如指掌,往上三代全部死绝了,并没有什么可以查的,但是……永春伯以前定过亲事,后来诈死潜伏北元,斩断尘缘,曾经托付微臣为他的未婚妻另寻一门好亲事,但是他的未婚妻有情有义,坚持守贞不肯改嫁,三年之后,因不肯改嫁和家人闹矛盾,为了生计,被迫考入宫廷,当了女官。”

    连洪武帝都甚觉得是一门奇事,问:“这个有情有义的奇女子是谁?”

    毛骧:“皇后娘娘身边的司言女官,胡善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