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胡善围 > 73.一个是阆苑仙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胡荣爱不爱女儿?

    爱。他不是什么完美的绝世好爹, 但在这个时代,他比绝大多数的父亲都要称职靠谱。

    胡荣丧偶时不过二十出头, 世家子弟出身,长得帅,风度翩翩,小有家产, 有做生意的头脑,给他做媒的几乎要踏平了胡家书坊的门槛。

    继母虐待前头生的儿女事例太多了, 胡荣不放心把幼女托付给别人照顾,干脆回绝了所有媒人, 和女儿相依为命。打算等女儿长大成人, 为她准备好丰厚的嫁妆, 精心挑选一户好人家嫁了, 完成为人父的责任,然后再考虑自己的人生大事, 娶个继室生儿子,延续胡家血脉。

    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为主流观念的封建时代, 胡荣青春正盛时不娶继室生儿子, 连个妾都没有, 也是顶住了外界好多闲言碎语的压力。既当爹又当娘,还要做生意, 胡荣一个人扛着所有压力。

    起初一切都很顺利,直到他精心挑选的女婿王宁战死, 女儿拒绝改嫁,坚持在家守着望门寡,甚至做出挥着裁纸刀赶走官媒的过激行为,种种压力之下,胡荣崩溃了。

    他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自己对女儿的教育太失败,他以为教女儿多读些书,读书使人明理,但女儿却也养成一副孤高又烈性的性子。是不是对女儿太好了,让女儿觉得出嫁远不如在家里舒服自在?

    仓促之下,胡荣娶了继室陈氏,陈氏出身市井,是个会过日子、很实际的人,胡荣希望陈氏能够对女儿施加影响,打破女儿对爱情、对守贞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嫁个男人,生几个孩子,过着稳妥的小日子。

    可是现实再次给他暴击,并没有像他操控的那样发展下去,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控,直到现在,女儿拿着裁纸刀对准了自己,逼他彻底放弃把她嫁出去的念头。

    胡善围坐在罗汉床上,以一副抗拒的姿态扭着身子,背对着胡荣落泪,哽咽的说道:“父亲不要跪了,女儿受不起。”

    胡荣站起来,一年不见,女儿好像长高了,身体也似乎健壮起来,不再似以前那般瘦弱,他看不见女儿全脸,只瞧见她颊边的一抹红润,这不是胭脂的颜色,是自然的光彩。

    胡荣说道:“我走了,你在宫里要好好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胡善围依然背对着父亲,说道:“父亲在信里说为我置办了房产田地,这大可不必,我在宫里什么都有,还有俸禄。宫里管着女官的终身,纵使以后退役出宫,每年俸禄也照旧,足够养老。除了俸禄,还有各种赏赐,只是宫里的东西,不好往外拿,免得给家里添祸患。每年的俸禄我会拿出一半送到家里,每年给一次。”

    胡善围将一包银子搁在案几上,“这是去年的,父亲收好,您拿着去喝茶听戏。”

    胡荣不肯收,“你进宫当了女官,家里免了赋税和徭役,比平常人家境况好了不知多少,有这些足够了。”

    胡善围说道:“如今家里新添了人口,手头宽裕一点比较好。”

    曾经相依为命,亲密的父女,如今唯一能谈得下去的话题,就只剩下谈钱了,悲乎?

    胡荣踌躇片刻,收下银子,转身离开。

    这银子若不拿,女儿堵心。

    他拿了,他堵心。

    胡荣终究忘却了女儿的各种不好,只惦记着她要好好的,拿了银子。

    直到听不到父亲的脚步声,胡善围才猛地站起,转身,追了出去,站在廊下,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直至彻底消失。

    沐春和父亲沐英早就确认过眼神,在前世一定是仇人。所以他并不能理解廊下胡善围隐忍的不舍和纠结。

    沐春说道:“善围姐姐,想和父亲多说几句话,我可以把他再抓回来。”

    胡善围:“……”

    很多时候,闭嘴的沐春才是最好的沐春。

    洪武十四年,五月五月,端午节。

    端午节击球射柳,是元朝留下来的游牧民族风俗。洪武帝认为有“武将耀武之意”,于是予以保留,每年端午,击球,射柳,划龙舟这三样都必不可少,这次更是想借这个机会挑选驸马,这是个最好不过的借口。

    为了让这些青年才俊们放开手脚比拼,展现风姿,洪武帝还特地分了两组,一组是文武大臣,另一组是皇室宗亲,大家各比各的,这样备选的青年们就不会因顾忌太子、亲王等人的面子和安全而缚手缚脚了。

    明初的驸马可以手握兵权,成为朝中重臣,不像以前的驸马那样只能担任闲职,所以大家都放开了手脚,全力以赴。

    沐春是干孙子,不算皇室血脉,分在文武百官那一组。

    这是一场沐春唯一不想赢的比赛,但是他又不能故意放水,让怀庆公主难堪,所以他输也要输得体面,输出风格,输出水平。

    这个难度很大啊,还不如打赢呢。

    同样的,大明最年轻的伯爵、永春伯王宁和沐春是一个意思,都不想赢,也都不想输得刻意。

    第一场,是打马球,王宁和沐春抽签,王宁是蓝队,沐春是红队,脑门上各绑着一条红、蓝布带子,以区别敌我。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王宁和沐春都握紧了球棍,他们不想打球,只想打人。

    对视间火花四射,杀气腾腾。

    对峙时,帝后驾到,王宁和沐春方收回目光,下马恭迎圣驾。

    帝后在御座坐定,马皇后身边站着几对女官,其中就有司言胡善围,而站在胡善围身边的女官,正是乔装的怀庆公主!

    沐春在宫中长大,当然认识怀庆公主,朝着她眨了眨眼,做了个鬼脸。怀庆以微笑回应,原本她应该和母亲孙贵妃坐在珠帘后面观看比赛,但是她觉得隔着帘子看不清楚,非换了女官的服饰,站在外头亲眼挑选未来的驸马。

    胡善围看到了红布条的沐春和蓝布条的王宁,立刻转过目光,眼观鼻,鼻观心。

    她明知两人只是来跑龙套、装场面的,可是心里终究不舒服。

    怀庆就像许多待嫁的少女一样,对未来婚姻有美好的憧憬和期待,她碰了碰胡善围的胳膊肘,“胡司言,你觉得那个看得顺眼?”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胡善围说着官样文章,“礼部和宗人府精心挑选出来的人,各有千秋,微臣看来,个个都好。”

    驸马,好的当中挑最好的、最符合大明皇室利益的,别说区区一个胡善围了,就连怀庆公主自己也不能做主。

    怀庆心知肚明,从小就被灌输这个观念,她是大明公主,一切以大明利益为先,何况父皇疼爱女儿们,单是大明公主不用和亲,安抚边疆,这就已经创立了先河,历朝历代,唯有大明公主不用远嫁。

    像当初北元和大明和谈,提出两国和亲,洪武帝创造性的下旨命二儿子秦王娶了北元丞相王保保的妹妹王氏,也没答应嫁公主去北元。

    所以,怀庆已经很满足了,不管选谁,都不会影响她一生的荣华富贵。

    怀庆是带着挑剔的目光看这些候选人,就像提着篮子去菜市场买菜,只能买一种,自然百般挑剔,这个太矮、那个太高、这个太黑、那个太白,像是有什么不足之症,那个骑马的姿态不好看,像个猴子,那个击球使诈,太狡猾……

    还有魏国公徐达的宝贝小儿子徐增寿,京城最著名的纨绔,头上系着红布条子,和沐春一个阵营,但全程恍若梦游,人家玩马球,他是玩“躲避球”——看到球就躲,就怕马球砸了脸,毁了容貌。

    或许是感觉到了怀庆公主的目光,正在马背上闲得打呵欠的徐增寿转头看过来,嘴巴正好张得最大,像是可以吞掉整个肉夹馍。

    身为京城纨绔之首,徐增寿比沐春更加不要脸,张着大嘴巴子和怀庆公主的目光相撞,他丝毫不觉得尴尬,还傻兮兮的冲着公主笑。

    怀庆公主隔夜饭都快要吐出来了,心想幸好徐家出了三个亲王妃,足够笼络住魏国公徐达,父皇不可能浪费公主这么大的一个筹码,要徐增寿当驸马。

    不划算。

    正思忖着,鹅蛋大的马球被击飞,直冲着徐增寿的大嘴巴而去,而徐增寿只顾着看公主,都忘记闭嘴了,正当他要现场表演活吞马球的时候,队友沐春策马而来,挥着球棍,一棍子将马球击飞,来个了“英雄救狗熊”。

    徐增寿后知后觉,吓出一声冷汗,猴在马背上叫道:“多谢春春。”

    沐春最讨厌别人叫他儿时小名,拱了拱手,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说道:“寿寿客气了。”

    沐春帮徐增寿,绝对不是他们两个纸糊般的友谊,纨绔之间没有友谊,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沐春要报恩啊,徐增寿一无是处,但是他有个绝世好爹,魏国公徐达。这次北伐,若没有徐达一直提携栽培,沐春绝对没有这么好的机会立功封赏。

    他爹沐英打仗时宁可带着次子沐晟,也从不带长子沐春,从不给沐春机会,到最后还嫌弃沐春“无寸功”。

    所以对于沐春而言,徐达简直如再生父母。

    看在徐达的份上,沐春也要帮徐增寿一把。

    看台上,魏国公徐达看沐春的目光透着欣赏,第四次北伐沐英率领的西路军也取得胜利,只是还在回京的路上,尚未归来,故未出现在看台上。

    第一局结束,暂停休息。

    徐增寿跑到看台上,恬不知耻的问他爹徐达:“爹,我表现的如何?”

    他全程梦游,何时表现过?打呵欠也算?

    绝世好爹徐达给予小儿子肯定,“还行,第二局记得保护好自己,不要再出神了。”

    意思是你要躲,就躲远一点。

    五月已经很热了,剧烈运动后的沐春抱着一壶茶猛灌下去,觉得清凉的茶叶变成了陈年老醋,深深嫉妒徐增寿:为什么都是当爹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爹都是别人家的好。

    这时眼角余光又瞥见胡善围在看他,心情顿时大好,他故意装作豪迈,猛地倾斜茶壶,只喝了一小部分,大部分的茶水都随着唇边流淌下去,哗啦啦倒了一身,为了方便打马球,都穿着单衣窄袖圆领袍,此时前襟被茶水浸透了,紧紧贴在跌宕起伏的肌肉上,清晰的勾勒出了八块腹肌。

    沐春这一波操作太骚了,身边的参赛者纷纷仿效,一个比一个豪迈,借口喝水,往身上泼水,知道的明白今天是端午节,不知道的以为是泼水节。

    沐春看着一个个快要撑破单衣的竞争者,顿时尝到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什么滋味:你们这些贱人!待会岂不是污了善围姐姐的眼睛!

    沐春悔不该当初,目光瞥到王宁身上,王宁没有泼水,静静的坐着休息。

    沐春又暗骂王宁:你真奸啊,别人泼水你不泼,就突出你一个人与众不同,善围姐姐一眼就能看见你。

    泼水是贱,不泼是奸。

    这是人性扭曲,也是道德沦丧,嫉火中烧的沐春看谁都不是好人。

    休息片刻,第二局开始。

    沐春像一条疯狗,忘记了击球、忘记了敌我的红蓝队,专门逮着湿/身面积大的“贱人”们,进行无差别攻击,尤其是那几个都湿到裤/裆的参赛者,别住人家的马,或者各种冲撞,小动作不停,游离在犯规边缘,将“贱人”们从马背上撕撸下来,落马算失败,自动退出比赛,就在善围姐姐的目光中消失了。

    沐春一阵瞎搅和,将本来彬彬有礼、互相试探的参赛者们撩出了火气,纷纷显示出了真本事,拿出打仗的拼劲打马球。

    沐春留了个心眼,没有动王宁,王宁此人私下约架打一顿就罢了,当着善围姐姐的面,不要碰王宁。

    场面白热化,这场比赛开始变得精彩起来。

    风椅上,马皇后赞道:“今日沐春很是勇猛。”

    洪武帝甚是安慰:“虎父无犬子,沐英还是随了他父亲啊。”

    胡善围听了,心道幸亏沐春隔得远,没有听见这句话。庆幸过后,她的目光便不受控制的观察身边的怀庆公主。

    幸好,公主的目光并不在沐春身上。

    但是皇室选驸马,以大明江山利益为主,和公主个人好恶无关。

    胡善围进宫一年多了,短暂的心乱之后,开始冷静下来分析现状:沐英不仅仅是帝后的干儿子,也是最出色的义子,除了封侯爵等利益关系,沐英和帝后感情深厚,堪比亲生的了,沐英这个天才将才,已经被亲情和封侯爵的利益牢牢拢住。

    洪武帝没有必要浪费一个公主拴住沐英,就像徐增寿注定不可能当驸马一样,徐家有三个亲王妃,已经足够利益捆绑了。

    何况沐英根本就不喜欢沐春这个长子,要沐春去尚公主,沐英未必高兴……

    一定是这样的,胡善围心道。

    正思忖着,马球上的情况又起了变化——沐春因为令人发指的犯规次数,被“请”下场,禁赛。

    幸亏他爹西平侯沐英不在,否则当场气得要吐血。@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一场沐春一球未进,但是打人打的很爽,还能避免入选驸马,于是高高兴兴的被罚下场。这样既彰显实力,不得罪怀庆公主,还能巧妙的避过被挑中,简直两全其美。

    沐春暂时脱离“危险”。场上还有王宁等竞争者,王宁所在的蓝队进了七球,红队也是七个球,由于沐春疯狗般的无差别攻击,目前蓝队有五人,红队还剩三人——是的,沐春“咬”得最多的就是自己人。

    眼看沙漏快要漏完了,最后一球决胜负,大家的“手脚”都越来越脏,唯有王宁一直坚守规则不犯规,一个蓝队的朝着王宁马腿挥球棒,王宁操纵着缰绳,指挥马匹撩腿后跳,避过攻击。

    王宁火了,这是他的爱马,最亲密的战友,在沙场上救过他的命,居然有人对他的爱马下毒手。

    王宁决心给对手一个教训,他挥着球棍击球,木球精准的朝着对手的发髻上砸过去。

    王宁算的很准,木球只会击飞对手的发髻,让他难堪,不会要他的性命。

    果然,木球打飞了对手发髻上的木簪,发髻散开,披头散发不说,还从发髻中央里滚出一个马尾编成的假发团。

    原来此人帅者帅矣,却是个秃头。

    雄姿英发的王宁骑马和此人擦肩而过,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秃头无发,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啊……啊……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