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胡善围 > 64.难忘今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史记·滑稽列传》里有一个精彩的故事《西门豹治邺》, 讲西门豹为了杜绝将漂亮女子扔进河里活活淹死祭河神的恶俗, 借口献祭的女子不漂亮, 借口通知河神说今天这个女人不美, 等我们给你寻一个漂亮的姑娘。

    分别把大巫婆,三老等组织祭祀的骨干成员依次抛进河里告诉河神, 这些人当然都淹死了,从此无人敢提献祭女子之事。

    胡善围喜欢看史书, 从中学到做事的方法,比如西门豹治邺, 就是告诉她,如果想要解决一件事,最快的办法就解决搞事情的人, 很快就消停了。

    所以当长兴侯夫人不听她的劝告,执意认为身体不适的西平侯夫人“还可以坚持一下”时,胡善围快刀斩乱麻, 解决制造问题的人,果断把长兴侯夫人也排除出了大朝会的队伍。

    长信侯夫人有些不相信, 一旁的宫人当然听女官的吩咐,热情的比了邀请的手势,“两位侯夫人请这边请, 待会女医就过来给西平侯夫人问诊了。”

    没病女医也要过来把脉看一看,免得外头的人说宫里小事大做。

    一年三大节, 三次大朝会, 标准是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 小事大做,就是为了防止出现无法挽回的错误。

    大庭广众之下,命妇队伍首尾不见,长兴侯夫人和西平侯夫人耿氏为了面子,也不可能当场闹将起来。

    耿氏甚至灵机一动,装晕,给母亲制造出挂念女儿而错失朝见的借口,宫人忙命四个健壮的女轿夫,将耿氏抬到偏殿休息。

    宫人将消息传到了尚仪局崔尚仪那里,崔尚仪先是心脏提到嗓子眼,听说胡善围已经将两位侯夫人母女都“送到”了偏殿休息,给母女两个告假后,顿时放心了,暗自庆幸自己将外援胡善围安排引导这群难缠的京城贵妇天团。

    也就胡善围这种不惧权贵、脑子灵活、出手果断、又稳又准、还能占据一个“理”字的女官,能够弹压这群不可一世的贵妇人。

    果然,选她就对了。

    崔尚仪说道:“知道了,叫胡典正放心大胆的做事,我去禀告皇后娘娘。”

    大朝会这天,六局一司七大女官都齐聚在马皇后身边,马皇后正在梳妆,头上的九凤冠加上各种金银首饰足足二十来斤,很是沉重。

    听到崔尚仪的禀告,马皇后点点头,“本宫早就下了懿旨,一应体弱老迈,或者怀孕的命妇都免朝,过年当家主母都忙,西平侯夫人累病了,就赐她正月十五元宵夜也免朝吧,另外,徐尚食,你好好安排司药的女官照顾西平侯夫人。”

    马皇后这话其实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是字面上的意思,第二层是含意,就是真正的意思,当家主母都忙,来进宫朝会的几乎都是当家主母,就你忙?别人怎么好好的?知道身体不好,就不要来添乱嘛,皇后都下了可以请假不去的懿旨,你非要“带病坚持”,皇宫也不是演苦情戏的地方,要讲规矩的。

    沐英是马皇后的干儿子,往日元宵节都会带着夫人孩子一起进宫,给马皇后磕头祝贺的,这下元宵节耿氏也不能进宫了,这是一种变相的“赏赐”——其实是明赏暗罚。

    徐尚食忙道:“是,微臣这就安排茹司药过去看看。”

    茹司药医术高明,六品女官给耿氏瞧病,算是看在干儿子沐英的面子。

    且说胡善围三言两语把两位横生枝节的侯夫人打发到偏殿休息,流程继续,众诰命夫人知道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官不好惹,接下来的程序都配合多了。

    坤宁宫正殿,内命妇们站在最前面,其次就是胡善围引导的、以郑国公太夫人蓝氏为首的外命妇队伍。

    此时大明皇族人数不多,伯、侯、公爵夫人们在殿内还有站立的位置,到了三品诰命夫人的队伍,就得站在殿外受冷风吹了。

    吉时已到,前朝乾清宫四品以上文武官员,和后宫坤宁宫三品以上诰命夫人们在同一时间朝拜帝后。

    官员行五拜三叩礼,命妇仅行四拜礼,不需要叩头,故,地上并没有铺蒲团。

    这也是从命妇们的实际情况考虑的,个个的娇贵,头上戴着二十多斤的翟冠,脖子都快断了,天气又冷,再磕头的话,恐怕脖子都竖不起来了。

    四拜礼之后,马皇后宣布赐宴,命妇们由女官引导入席领宴,有女乐吹打弹唱各种宫廷曲目,以掌握宴会节奏。

    宫廷宴会,并不是一群人吃吃喝喝,互相敬酒。何时举杯,何时饮酒,何时敬酒,都有女官在旁边引导。

    胡善围引导蓝氏等命妇入席,待后面所有命妇全部陆续入席坐定后,马皇后在七大尚字辈女官的簇拥下入席。

    马皇后进殿时,女乐开始演奏《飞龙引之曲》,胡善围低声道:“起,拜。”

    命妇站起来,以拜礼迎接马皇后。

    马皇后走的很慢,并非故意摆谱,让命妇给她行礼,而是引导礼仪的崔尚仪必须掐着时间,让马皇后正好在《飞龙引之曲》尾声时走到凤椅处。

    就像后世升旗仪式似的,旗帜到头了,乐声还没完,多尴尬啊。

    马皇后坐在凤案之后,曲子刚好结束。

    女乐开始唱奏《平定天下之舞》,马皇后举杯。胡善围听见歌声起,忙示意命妇,“举杯。”

    众命妇举杯同饮第一杯酒。有乐工二人,舞工三十三人齐舞《天下平定之舞》,歌舞助兴。

    当《仰天恩之曲》响起时,胡善围又道:“举杯。”

    众命妇举杯共饮第二杯酒,期间舞曲变成了《抚安四夷之舞》,分别是高丽舞,琉球舞,回回舞和北蕃舞,每一场舞都有四个舞者、十七个乐工、两名歌者配合演出。

    奏《感帝德之曲》时,胡善围示意共饮第三杯酒,欣赏的歌舞是《车书会同之舞》,三十四个舞者跳舞。

    奏《民乐生之曲》,就到了第四杯酒的时间,歌舞《表正万邦之舞》,六十四个舞者共舞助兴。

    奏《感皇恩之曲》,第五杯酒,也就是最后一杯酒后,奏《缨鞭得胜蛮夷队舞》,足足有一百零四个乐工和舞者参与,将宴会推向高/潮。

    在以上歌舞期间,每一席的命妇们依次在女官的引导下去凤案觐见马皇后,都会机会近距离见到皇后。

    二百多个命妇,无需女官耳边提醒,马皇后都能准确说出每一个人的姓名,年轻的问候家中孩子,年老的问候身体,十分亲切。故,马皇后素有贤德之名。

    皇后不是庙里的菩萨,等别人拜就行了,当一个合格的皇后,需要了解这些大臣们的家眷,单是背名单就要费好些水磨功夫。

    因要接见所有领宴的命妇,马皇后除了在每一曲举杯时喝酒外,根本没有时间吃菜,凤案上的菜肴只是摆设而已。

    待所有命妇觐见完毕,舞乐也到了尾声,崔尚仪朝着乐工们使了个眼色,乐工会意,转为演奏《万年春》。

    《万年春》相当于五百多年后春节联欢晚会上的《难忘今宵》,乐声一起,所有女官都知道要结束了。

    胡善围低声道:“举杯,致辞,‘万民安乐,天下太平’。”

    在《万年春》的伴奏下,众命妇在女官的引导之下举杯,齐声道:“万民安乐,天下太平!”

    命妇共饮此杯,又行四拜之礼,以感谢马皇后赐宴,繁文缛节的宴会正式结束。

    众人起立,恭送马皇后。

    马皇后一走,女官们引导各自的队伍,按照来时的顺序依次走出坤宁宫,只有蓝氏依然坐着马皇后赐的凤轿。

    按照规矩,女官们只是将命妇们送到内府,她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郑国公太夫人蓝氏率先向胡善围致谢,“今日辛苦胡典正了。”

    蓝氏是苏州屠城常遇春的妻子,因母亲之死,胡善围很难对蓝氏有好感,她努力按捺心中旧日伤痛,例行公事的说道:“我受崔尚仪之托,引导诸位大朝会,感谢诸位的配合,我总算不辱使命。”

    众命妇面面相觑:她就是传闻中的胡善围?贵妃,乃至亲王都在她手里栽了跟斗的那个胡善围?

    胡善围是宫正司的女官,众所周知,引导命妇进宫觐见是尚仪局的事情,众命妇没有料到宫正司的胡善围会出来引导她们。

    难怪这个女官三言两语就安置了长兴侯夫人和西平侯夫人,原来她就是传闻中的胡善围!

    这对母女不长眼,踢到了胡善围这个铁板,算她们倒霉。而蓝氏是马皇后的亲家、太子的岳母大人,她能一语道破胡善围的名字和官职,也理所当然……

    众命妇都看着胡善围,记住了这张脸。之前因编书,赐书,胡善围只是在内命妇中扬名,现在外命妇中也留有姓名了。

    无数目光焦距在胡善围脸上,胡善围并不退缩,大大方方的迎接众人的“注目礼”,说道:“待会有小内侍引导诸位出宫,我还有事,先行告退。”

    胡善围还惦记着自家房顶上的门栓呢。

    众命妇纷纷道别,自从让出一条路来,供胡善围通过。

    胡善围完成任务,往家里走去,刚刚走进院门,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她的房子屋顶塌陷了大半,一片片黄/色琉璃瓦砸进屋子或者滑落在院子里,遍地狼藉。

    “怎么回事?”胡善围问满是歉意的黄惟德。

    没等黄惟德开口,一个满面尘灰烟火色的人踩着碎琉璃瓦从屋子里一瘸一拐的走出来。

    那人捧了一团雪,擦干净脸,是美貌如花的纪纲。

    原来胡善围走后,黄惟德命小内侍们去藏书楼搬梯子爬到屋顶捡门栓。

    正好纪纲今天当值,在盩厔县的时候和胡善围一起经历过生死,两人算是化干戈为玉帛,成了朋友。

    纪纲于是大包大揽,主动请缨帮忙,黄惟德觉得纪纲武功高强,是个练家子,做这种事情肯定比小内侍们顺手,所以答应了。

    刚开始很顺利,纪纲顺着梯子爬上去,上了屋顶,把门栓捡起来,扔到院子里。但是他发现屋脊上有几片琉璃瓦被门栓砸破了,会漏雨的,于是命令手下去搬几块琉璃瓦来换上。

    纪纲觉得换瓦很简单,但是换上之后,怎么也拼不工整,总是缺个缝隙,或者多出半片瓦。

    纪纲干脆揭开周围的瓦片,重新拼装——纪纲是个创造力无限,但是智慧很有限的人。

    结果是琉璃瓦越揭越多,屋顶的破洞越来越大,完全拼不回去了。

    不仅如此,纪纲觉得丢脸,心中一急,屋顶的冰雪结冰,脚下一滑,在屋顶摔倒,连人带瓦砸下去,正好落在胡善围的床上。

    厚厚的被褥救了纪纲一命,就是左腿被房梁砸了一下,有些瘸。

    “……事情就是这样。”纪纲强颜欢笑,“碎碎平安,这是个好兆头啊。”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胡善围气笑了,说道:“谢谢纪大人,我今晚可以看着月亮入睡,真是太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