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胡善围 > 第54章 说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宫是个神奇的地方。

    在这里, 无论发生多么震撼、凄惨、荒诞的事情, 在宫人们的脑子里都停留不了几天。

    并不是这里风水不好, 集体得了失忆症。皇宫, 尤其是大明皇宫, 将天下最优秀、最有上进心的女人网络其中, 这里的女官个个聪明绝顶,各有各的生存智慧。

    这里的人们会淡忘过去的震撼,是因为身处权力和富贵的最顶端, 发生什么都不足为奇。

    死了多少人,死的有多惨,由于死亡来的太过频繁了,人们只是暗地唏嘘一番,然后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情, 等待下一桩风波的来临。

    比如胡善围初进宫时,宰相胡惟庸谋反案刚刚平息,朝野内外大小官员死了千人,受到株连的家庭成员更是数不胜数, 例如盩厔县十八寨的寨主陈瑄就从官宦家族纨绔子, 变成了逼上梁山的“林冲”。

    但很快, 胡美乱宫案的风波就“抢走了”胡惟庸谋反案的风头,人们感叹延禧宫一夜成了冷宫, 不可一世的胡贵妃成了胡庶人。

    没过多久, 又来个秦王邓侧妃虐待正室王妃, 居然还胆敢虐杀刘司言和锦衣卫的惊天大命案。

    此事一出, 还有几人记得当年胡贵妃的嚣张跋扈?胡家一夜之间灭三族,连女婿全家都灭门的惨烈?

    大明宫廷里的人,就像海边屹立的一块块礁石,迎接了一波又一波的海浪冲击,见惯了大风大浪,有的被卷进大海里拍碎了,例如刘司言。

    不过,大部分依然留在岸上,无论怎么惊涛拍岸,到了明天,太阳照常从海平线上升起,风平浪静,海鸥飞舞,依然是一副繁华景象,酝酿下一次潮涌。

    胡善围完成了任务,马皇后赏赐一些好物,没有升官,她照样在宫正司当七品典正。

    典正的活计,就是在宫里出现纷争时当裁判、在宫人犯错时,按照宫规给予相应惩罚,并附上文书留档。此外,还有审核从宫外传来的戏曲,唱本等等是否有不雅或者靡靡之音,免得污了宫中贵人的耳朵。

    看起来很简单?其实做起来繁琐复杂。

    到了岁末,冬至,春节,上元节三大节扎堆,按照规矩,宫中要连日唱大戏,教坊司选了各地优异的曲目排演,在献唱之前,要先过宫正司的审核。

    胡善围面前摆着厚厚一摞剧本,戏台上正在演出前朝剧作家杨景贤写的《西游记》,唐僧带着孙悟空等三个徒弟去西方取经的故事在民间广为流传,而且场面热闹好看,是经久不衰的戏曲,很适合节庆时演出。

    各种《西游记》本子有上百个版本,其中杨景贤的本子辞藻最为优美,各种历险故事最完整。

    台上,正在演师徒四人去了《女儿国》,孙悟空被美□□惑,一时凡心大动,由此引发头上金箍发咒,金箍一圈圈的收紧,孙悟空疼得直翻跟斗,唱道:

    “小行被一个婆娘按倒,凡心却待起。不想头上金箍儿紧将起来,浑身上下骨节疼痛,疼出几般儿蔬菜名来——”

    接下来的唱词用几种蔬菜来表现身体的疼痛,写的通俗易懂,语言巧妙,颇具想象力:

    “头疼得发蓬如韭菜,面色青似蓼牙,汗珠一似酱透的茄子,鸡/巴一似腌软的黄瓜……”

    胡善围毫不迟疑,提起朱笔,在黄瓜那行字画了个圈,批注道:“删掉。”

    那孙悟空又唱了一支《寄生草》:“猪八戒吁吁喘,沙和尚悄悄声。上面的紧紧往前挣,下面的款款将腰肢应……”

    悟空一边唱着,还一边做着挺胯的动作。

    这一幕似曾相识——沐春在鹰扬卫擂台比赛后,也忘乎所以,做这些孟浪轻浮的动作,把去看望他的胡善围给吓跑了。

    《西游记》的故事从民间而来,口口传颂,添油加醋,戏班子为了博眼球,加了更多的荤段子,杨景贤的这个《西游记》戏本子还是最干净文雅的。

    胡善围再次提起朱笔,圈下这一段,写到“删除。”

    笔下如此写,脑海却出现了沐春当日正在鹰扬卫擂台那一幕,胡善围不禁莞尔一笑:沐春这个叛逆突破常规的性格,还真的很像孙悟空。

    这部《西游记》一共六折,《女儿国》审完,就是火焰山大战铁扇公主一折,并无不妥之处,之后就是唐僧取得真经回东土大唐大结局。

    扮作佛祖的伶人唱道:“唐僧听我明言,数年得到西天。今日功成行满。方才正果朝元,大藏金经已得圆。唐僧敕赐与僧传,至今东土皆更寺。愿祝吾皇万万年。”

    “停!”没等伶人唱完结尾,胡善围就大声喊停。

    教坊司戴着绿头巾的伶官赶紧跑过去问:“有何纰漏?还请胡典正指正。”

    胡善围拿笔将“方才正果朝元”的“元”字涂黑遮掩了,说道:

    “ ‘原来’二字,以前都写作‘元来’,皇上不喜,好容易将元人赶出中原,‘元来’就是元朝再来的意思,所以将‘元来’改成了‘原来’,从朝廷公文一直推行到民间。科举考试,若有笔误将‘元原’两字弄混的,文章写得再好,也会名落孙山。你们倒好,直接唱出‘朝元’ ,朝什么不好,非要朝元?皇上最忌讳这个。倘若听见,你们都要掉脑袋的。将戏本子改一改再唱。”

    伶官忙道:“多谢胡典正指点。我们就改成‘朝明’好了。”

    不朝元,朝明总不会错吧!

    “朝明不押韵啊,你们再琢磨琢磨。”胡善围说道: “不用谢我,你们别嫌我在一旁指手画脚就行,改了这个,删了那个,毁了一出好戏。在民间可以这样唱,但是在宫廷,别出事,大家保命要紧。”

    比如胡善围删除女儿国的“黄瓜”那段,在民间唱到此处,正是高/潮,戏台下的观众彼此会心一笑,大声喝彩,纷纷出钱打赏,往台上扔铜钱,哗啦啦的如暴雨般响动。但在宫廷,掉的不就是铜钱,而是脑袋了。

    伶官忙道:“怎么会嫌弃胡典正呢。您救了我们好多回了。”

    胡善围想了想,指着扮演孙悟空的伶人说道:“少些那些……动作。”

    胡善围使了个“你懂得”的眼神,“庄重一些,莫要太孟浪了。”

    伶官面露难色,“孙悟空本就不是人,他是个猴子啊,猴子不孟浪,那还叫猴子吗?观音菩萨还叫他泼猴呢。”

    胡善围说道:“在民间你们爱怎么演就怎么演,宫廷戏剧这样是不行的,有失体统。你们不改,我就不能放行,将来在御前唱戏的,就换成其他班子了。”

    伶官无奈,重重点头,“好,我听胡典正的。他们如果能够到御前唱戏,将来身价毕定大涨。”

    修改完《西游记》,下一个本子是《琵琶记》。

    胡善围先粗略的翻了一遍本子,很是吃惊:“是南戏啊?”

    在洪武朝,朝野内外几乎皆是北曲的天下,元朝那些著名的戏剧家,关汉卿,马致远等都是写北曲的,《窦娥冤》,《西厢记》,包括刚才上演的《西游记》都是北曲。南曲被视为登不上台面的小众曲目。

    再说了,洪武帝是凤阳人,听惯了北调,这种南调能听懂吗?

    伶官点头,说道:“是的,但本子实在写的太好了,雅俗共赏,没有一点粗俗,情感细腻,听者落泪,想请胡典正帮忙举荐给皇上。”

    胡善围柳眉一蹙,“我的时间很有限,冬至就要上演新戏,你突然塞过来一个宫廷上下都不习惯听的南曲,我不会同意的。何况《琵琶记》的结尾,一道雷劈死了不认原配、贪慕富贵的蔡伯喈,是个悲剧,不适合在冬至、新年还有上元节等喜庆的日子演出。”

    《琵琶记》的故事,人物原型是东汉著名文学家蔡邕,字伯喈,所以叫蔡伯喈。他有个比他更出名的女儿——叫做蔡文姬!

    和《西游记》一样,民间关于《琵琶记》也有很多版本,最常见的故事版本就是蔡伯喈上京赶考不归,娶了宰相之女,从此不回故乡。故乡里,妻子赵五娘吃糠咽菜,把白米让给公婆吃,处境艰难,但公婆最后还是死了,赵五娘以罗裙包土,安葬公婆,背着琵琶进京卖艺寻夫。但是蔡伯喈不认原配,不认琵琶上父母的遗相,还用马蹄踩踏赵五娘,杀人灭口,结果一道天雷劈死了蔡伯喈。

    民间老百姓就是喜欢这种干脆利落、酣畅淋漓的复仇戏剧,就像包青天铡美案一样,秦香莲带着两个孩子上京城寻夫,发现丈夫已经成了驸马,无论公主皇帝如何求情,铁面无私包青天还是砍了停妻再娶的陈世美的头颅。关于包青天的戏剧,最最出名的也是铡美案。

    伶官点头哈腰,说道:“《琵琶记》的本子很多,南曲北曲都有,但高明写的这个本子真的好,唱词感人肺腑,故事结尾也和民间盛行的不一样,这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伶官如此热情的一再举荐,胡善围有了一点兴趣,她没有耐心从头看起,只是随手一翻,正好看到第二十一出戏,是一首《山坡羊》,赵五娘在丈夫久去不归,又遭遇饥荒,公婆快要饿死等连连打击后唱道:

    “乱荒荒不丰稔的年岁,远迢迢不回来的夫婿,急煎煎不耐烦的二亲,软怯怯不济事的孤身己。”

    刹那间,胡善围就被这首《山坡羊》击中了,每一个字都是一支箭,将她射得千疮百孔!

    乱荒荒的年岁、远迢迢不回来的夫婿、急煎煎的双亲、软怯怯的自己,不就是胡家书坊里当抄书匠的胡善围吗?

    胡善围情不自禁,接着往下看,近乎绝望的赵五娘唱的是:“滴溜溜难穷尽的珠泪,泪纷纷难宽解的愁绪,骨崖崖难扶持的病身,战兢兢难捱过的时和岁。”

    不!

    胡善围猛地将戏本子合上。双拳紧握,指甲几乎要把手心掐出血来!

    疼痛让胡善围清醒过来,心脏狂跳,犹如噩梦初醒时,人们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不不不,这不是真的,只是个噩梦。只要醒过来,噩梦就会消散。

    她如今是宫正司七品典正胡善围,宫廷风头最盛的女官,即使对上贵妃,亲王也毫不示弱。

    那个远迢迢不回来的夫婿,那个软怯怯只会抄书的胡善围,都是过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