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胡善围 > 33.蜗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纪纲忙道:“使不得, 毛大人又没派你去杭州。况且,今天你舅家郢国公府和宋国公府一起为你准备了庆功宴, 请帖都发了, 你不去,岂不是不给冯家面子?”

    提起一团乱麻的家事,沐春恨不得跳进秦淮河里淹死算了,重新转世投胎, 方能清净,他指着被蚊子咬得肿成猪头似的脸,“你觉得我这个样子出现在庆功宴,就是给舅舅家面子了?”

    纪纲细看沐春“尊容”, 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

    沐春和纪纲共乘一骑,沐春在前,纪纲在后。马车里胡善围听到动静,推窗一瞧,正好两人就在窗外护送马车, 一起转头和她打招呼, “早啊。”

    胡善围吓了一跳,沐春的脸肿成猪头, 衣服脏乱且满是褶子,就像五年陈酿的咸菜, 光着脚, 连鞋袜都没有, 而纪纲唇红齿白, 衣衫整洁,两人一前一后坐在马背上,活像戏台子上猪八戒背媳妇。

    沐春明明凯旋而归,怎么变成这副德行?

    胡善围心有疑惑,但大街上不好问人隐私,路过一家药铺时,胡善围要宫人梅香去买了蚊虫叮咬的药膏,递给沐春。

    “谢谢善围姐姐。”拿到药膏,沐春顿时心情大好,抠了一大坨,他的脸、脖子、手脚等裸露在外的肌肤皆是蚊子包重灾区,索性都糊上膏药,清清凉凉的,一涂上就杀痒,舒服得沐春像只吃饱的小猪似的哼哼。

    马车里都能听见沐春的哼哼声,梅香和两个女秀才都不禁无声的笑。

    胡善围没有笑。

    她对沐春的苦痛感同身受。今年春她的手满是草莓般的冻疮,就是这般的红肿丑陋,她自卑,总是拢起衣袖掩盖冻疮,所以看起来卑躬屈膝,缩手缩脚。

    双手痒起来的时候,仿佛有无数个小虫子在皮下肌肤里钻来钻去,恨不得挖出里头的烂肉止痒。

    沐春被蚊虫咬成这样,估计也痒的难受。

    膏药抹在肌肤的那一刻,的确舒服的想要哼哼。

    从南京到杭州,最方便最快莫过于坐船,走长江水路。南京内城秦淮河直入长江,众人就在西城桃叶渡登上官船,登船之时,纪纲问胡善围:“胡典正,此次去杭州,一切有你做主。毛大人并没有派沐春随行保护,你真要带他去杭州?”

    涉及沐家和冯家剪不断,理还乱的家族恩怨以及沐英和沐春类似上辈子是仇人的父子关系,纪纲这个提醒其实是善意的,胡善围一个小小的宫廷典正,惹不起。

    胡善围有些犹豫。

    沐春说道:“善围姐姐,我爹非要我和他打一场。我当儿子的,哪怕再想打他,也不能真动手。打了就是不孝,一辈子就完了,别想当世子。不打我就得白白挨打,我如今是个大人了,再被满城追着打,我不要面子啊。”

    胡善围心有亦有同感。就像继母陈氏虐待她,一双手差点冻烂了,她何尝不想反抗?可是一个孝字压上来,她若敢动陈氏一根头发丝,衙门就会判杖责一百,让她身败名裂。

    孩子只是父母的财产之一。打伤了甚至打死了,只是父母的损失,不会有人在乎“财产”的感受。

    胡善围问他,“你去杭州,你父亲就不打你了?”

    沐春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地方,“他现在正在气头上,我今天不去舅家的庆功宴,估摸舅家会找到他理论,冯家和沐家吵起来,我夹在中间帮谁?索性一走了之,等事情平息了再回来。”

    沐春在中间受夹板气,不是一天两天了,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

    此时沐春从头到脚都涂满了黑褐色的膏药,只在说话的时候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很像桃叶渡口给大船卸货的昆仑奴。

    正好隔壁商船有人看中了沐春,指着他问:“喂,你这个昆仑奴租一天多少钱?”

    纪纲等人都笑起来。

    胡善围没有笑,她只觉得悲凉,仿佛被耻笑的是她自己。

    “上船,走吧。”胡善围说道。

    “多谢善围姐姐。”沐春大喜,跳上大官船。他天性活泼,在甲板上高兴的翻跟斗,瞬间转悲为喜。

    别人说他缺心眼,但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心眼太多,就活得太累了,沐春宁可今朝有酒今朝醉,能开心一天是一天。

    官船扬帆起航,过了龙江驿站,进入长江。此时到了夏末,江风凉爽,两岸一人多高的芦苇已经都成熟开花了,白色的花絮和江风激缠。

    “昆仑奴”沐春和胡善围站在船尾,“……事情就是这样的。”沐春无奈的摊了摊手,“我怎么做都是错,九死一生回来,自以为立大功,从此父亲会对我刮目相看,可是他一来就给我下马威,甚至质疑我的战功徒有虚名,杀的是土匪,不是胡美叛军。哪有这样的父亲,儿子出息了,他反而不高兴,非要往亲儿子身上泼脏水,他就满意了?”

    “为什么这样对我?”沐春一拳砸在栏杆上,“难道我不是他亲生的?”

    这话说的,连胡善围都不禁怀疑沐春的血统。只是很快,她打消了这个可怕的念头,洪武帝赐婚,双方都是名门,不可能出错,冯氏婚姻不幸,难产早亡,已是可悲,不能再去怀疑人家的名誉。

    胡善围说道:“你别总是口无遮拦,这话被你舅舅家听见,也是要挨揍的。”

    因母亲之死,沐春亲爹不喜,舅舅不爱,

    沐春说道:“他不喜欢我娘,不喜欢冯家。冯家越是逼着他为我请封世子,他就越故意拖着。以前他的理由是我没有寸功,不好请封,现在我立了大功,他就污蔑我的功劳作假。呸,我才不稀罕当世子,从此以后,我的前途自己挣,世子之位他爱给谁给谁,横竖我还有三个弟弟,让他们抢去吧!”

    此话说出口,沐春徒然觉得一身轻松,他有本事,有皇帝皇后这个大后台,何愁前程?

    一听这话,胡善围又深有同感,说道:“是的,跳出了寻常的想法,就豁然开朗。以前我在家里当抄书匠的时候,觉得一个英灵坊,一条成贤街,一个胡家书坊,就是整个世界。那时候,我觉得此生的依靠,就是我的嫁妆,和我将来要嫁给的男人。现在想想,眼皮子真是够浅啊,芝麻绿豆大的小事,都会让我伤神落泪。”

    “考了女官,进宫之后,才发现世界之大,原来我除了抄书和给人当妻子,还可以做很多事情。我在宫里看见范宫正、曹尚宫、茹司药等女官,原来女人也可以有所作为,像男人一样做官,升职,拥有权力。”

    胡善围双眸无比闪耀,“我进宫之后,虽几经波折,终日忙碌,但觉得充实,开心,我甚至……”

    胡善围深吸一口气,好像给自己打气似的,鼓足勇气,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我甚至很少去想王宁了,以前的我,欢欢喜喜盼他回来,凄凄凉凉独守闺房,一辈子都在自怨自伤中度过,现在想想,若无继母虐待,父亲漠视,逼得我逃出家门,偷了户贴去考女官,我一辈子都要泪眼愁眉,没有价值,没有前途。”

    胡善围鼓励沐春,也似在鼓励自己,“你看,生活给我们困难,我们把苦难变成了财富,不要把精力用在怨恨上,会比以前活的更好,眼界更宽了,过的开心。我能做到,你肯定也能做到的。”

    两人出身不同,性别不同,身份不同,性格更不同,却是知音。

    沐春甚是感动,他们都是被亲人抛弃的人,却那么巧的遇到了彼此,多了个知音,可见老天还是公平的。

    开解了沐春,胡善围回舱,去教梅香。沐春看着她的背影,穿着官袍,戴着官帽,脊背挺的笔直,只是背影,就给人以自信朝气之感。

    很难想象,她和五个月前藏书楼里那个瘦弱胆小,弓腰缩背,缩手缩脚的抄书匠是同一个人。

    没有王宁,没有未婚夫,她反而过的更好,她也喜欢现在的样子

    沐春猛地想起王宁还活着,成了大明在北元卧底的事情,他跟着上船去杭州,除了逃避家里纷争,也是想告诉胡善围未婚夫的下落。

    可是看见对现状十分满意、有了青云之志,决心为前途搏一把的胡善围,话到嘴边,沐春犹豫了。

    沐春先试探她的想法,“善围姐姐!”

    胡善围回头,“什么事?”

    沐春:“你决心当官升职,但当了女官,身在宫中,除非退役出宫,就不能嫁人了。如果你遇到了王宁……或者更好的男人呢?”

    胡善围笑道:“女人在家从父,出嫁从夫。我一生过的如何,要看父亲和丈夫愿意对我如何,他们对我好,我就好。他们若变了心意,对我不好,就像我的父亲。或者,就像王宁,干脆去世了,无法再保护我。我就像一只被脱了壳子的蜗牛,在地上艰难的蠕动爬行,任何人都可以踩我一脚,我一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更无力反抗。”

    胡善围一展袍袖,对着大江东去,两岸芦花,大声的说:“我胡善围从此以后,要学会长出自己的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