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胡善围 > 21.一战成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胡善围没想到她已经以另一种方式在后宫“成名”了。

    胡贵妃的话有些刺耳,但说的是实情,胡善围大方承认,“是的,微臣不属于六局一司,只负责打理藏书楼。”

    胡贵妃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胡善围,“有点意思,本宫听说藏书楼最很热闹,早就想来看看,无奈白天太热,怕中了暑气,特地等夜凉如水时过来,既然是你负责藏书楼,就带着本宫看一看,藏书楼里有什么宝贝。”

    藏书楼本就是为了皇室而建,胡贵妃的要求,胡善围不能拒绝。

    只要别强行拉走江全就好。胡善围比了个手势,说道:“贵妃娘娘里边请。”

    第一层楼是集部,胡贵妃似乎对游记和话本小说等通俗类的书感兴趣,她随手拿了几本,要随行的宫女捧着,“送到延禧宫去,本宫得闲时再看。”

    胡贵妃每选一本,胡善围便拿笔记下来,直到宫女捧着的书都快要遮住脸时,胡贵妃才住手,“好了,带我去二楼。”

    “娘娘稍等。”胡善围把借走的书单递给延禧宫的掌事太监,要其签字画押。

    掌事太监一扬手里的拂尘,拒签,“不过借你几本书而已,我们延禧宫什么没有还怕借东西不还?”

    胡善围说道:“这些是不是我的,我只负责保管,以供御览,每一本上架或者流出都需要记录。”

    能做到掌事太监,早就成了人精,如何看不出胡贵妃今晚真实的来意?

    胡贵妃日渐骄纵,她出身高贵,且怀着龙嗣,马皇后不敢直接打压,便借口要范宫正将赵宋贤妃事迹和家风家法整理成册,教育后宫嫔妃,其实是针对胡贵妃一人。

    胡贵妃无论有多受宠,始终都是妾。马皇后摇着贤惠、树立家风家法的正义大旗,毫无破绽,胡贵妃一点办法都没有。

    但是胡贵妃对付不了马皇后,戏弄一个无权无势,且头上没有“尚”字辈高等女官罩着,给修书制造一些骚乱阻碍,简直易如反掌。

    胡善围官职低微,用不着胡贵妃亲自调/教,怕脏了手,这时掌事太监出马比较合适。

    所以,掌事太监故意不签,还奚落胡善围,“贵妃娘娘拿本书还要还?那以后娘娘在御花园摘了一朵花,一个果子,是不是也要咱家签字画押啊”

    胡善围说道:“御花园的花和果子归尚寝司的司苑女官们打理,卑职只负责有关藏书楼的事。”

    各宫的掌事太监皆是七品,胡善围是八品女史,故自称“卑职”。

    其实在去年的时候,掌事太监们都是六品,出了老太监在洪武帝面前谈论政治,差点砍头。洪武帝命人在东西长街立“内臣不得干预政事,预者斩。”的事情后,就将太监官职集体降级,以前的最高是五品,现在将为六品。原本六品的,降成了七品,以此类推。

    与此同时,洪武帝将女官提了级别,以前尚字辈都是六品,现在提成了五品。所以洪武帝这样改,无疑是用女官压制日益膨胀的太监势力。

    太监和女官,虽为同僚,一起服务宫廷,其实是竞争关系,甚至有时候互相敌视。

    掌事太监无端被降级,不敢怨恨洪武帝,正好拿胡善围撒气,柿子当然要选软的捏,捏的舒服,也不扎手。

    捏的就是你!

    掌事太监将拂尘搁在胳膊肘处,目光透着鄙夷,“哟,你一个小小八品女史,还敢顶嘴?藏书楼借书还要咱家这个掌事太监签字,咱家从来没听过有这等宫规。”

    “你们听过没?”掌事太监问围观众人,修书的十个女官没有附和他,但延禧宫的人都纷纷摇头,“从未听过。”

    掌事太监笑道:“听见了没?大家都没听过有这条规矩——把书搬走!”

    “且慢!”胡善围拦在门口,“藏书楼刚刚建好,并没有成文的规定。但是卑职已经草拟了藏书楼书籍管理的若干章程,已经送给宫正司的范宫正,正等待范宫正的定夺。”

    “哈哈哈哈。”掌事太监像是听见了笑话,笑得弯了腰,延禧宫宫人也跟着取笑。

    胡贵妃没有阻止,她坐在太师椅上,饶有兴致的摇着罗扇,好像看一场大戏。

    掌事太监突然收起笑声,问胡善围:“你进宫多久了?”

    胡善围:“一百零七天。”

    “那就是三个多月。”掌事太监对着胡贵妃说道:“娘娘,奴婢从服侍皇上潜邸吴王府开始算,已经三十年有余,都没有敢自行立过规矩。现在这位胡女史才进宫三个月,就拿着鸡毛当令箭,自己定规矩,这可是从未没有之事。”

    胡贵妃拿着扇子遥指胡善围,“你胆子挺大,敢拿着自己立的规矩,让七品掌事太监听命于你。”

    藏书楼和胡善围都属于“三不管”地带,故只能自己管自己。

    胡善围说道:“回禀贵妃娘娘,规矩从不成文到成文,都需要时间。微臣接受藏书楼,宫正司并没有现成的规矩给微臣。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微臣不才,斗胆草拟了一份章程,不日宫正司会给予答复。”

    掌事太监存心挑刺,“那就是说范宫正没有同意,章程尚无威慑力。”

    胡善围说道:“没有同意,也没有否认啊。在这之前,卑职只能把草拟的章程当做规矩实行。”

    掌事太监不服气,“咱家只认宫正司颁布的宫规,你随随便便写几个字,就想要咱家听你的?笑话!”

    胡善围初生牛犊不怕虎,把话顶出去,“范宫正安排卑职管理藏书楼,这里每一本书,每一张纸,都由卑职掌控,书籍如何进出,当然是卑职来料理。”

    不然又怎样?丢了书,范宫正会责备她办事不周,会挨罚的,胡善围不想半夜在深宫提铃,大呼天下太平。

    掌事太监以为是个好拿捏的软柿子,今日势必要踩个痛快,却不曾想抓了一只会咬人的小野猫,原本只有三分闲气,被胡善围的强硬态度撩出了七分火气!

    掌事太监把手中拂尘一挥,“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拉开,把书抱走。”

    胡贵妃出行,身边焚香的、拿帕子的、捧唾壶的、打扇子的等等不下于三十来个人,更不用说抬轿子的健壮内侍了。

    内侍宫女们一哄而上,将胡善围拉扯开,善围坚决不从,紧紧抓住大门的铜制门环,夜班十个女官想要去帮忙,一个个文质彬彬,早就被宫女们围住,按在椅子上不得动弹。

    江全见事情闹大,忙去劝胡贵妃,“娘娘,卑职这就跟您回延禧宫,说故事,这里太乱,莫要伤了胎气。”

    胡贵妃拉着江全坐下,“说故事那有看现成的大戏好玩?这个胡善围真真有趣,本宫今夜不虚此行。”

    胡善围霜后紧紧抓住了门环,手背青筋暴起,宫女们用力掰开她一根根手指,只听见她的指关节传来卡巴卡巴响的声音,好似断裂了。

    江全实在坐不住了,又求胡贵妃,低声道:“娘娘,藏书楼奉旨修书,若事情闹大了,皇后脸上不好看呐。”

    胡贵妃用罗扇遮面,悄声道:“不怕,藏书楼没有成文的规定,拿几本书而已,不算犯了宫规。凭什么皇后给我脸色瞧,我就得受着?贵妃就得有贵妃的体面,否则,这种宫里头都以为我好惹,存心把我挤下去。”

    江全面露忧郁之色,“娘娘,您要适可而止啊。”

    胡贵妃说道:“你进宫三个月多了,还没看清宫里的规则?弱肉强食,若露出半点柔弱,必被人找机会捅一刀,拉下去。东西六宫有名分的,没有名分的嫔妃有一百多个,都想要我挪挪位置呢。我要自保,必定要立威。”

    江全说道:“娘娘身份高贵,何必拿一个小女官立威。”

    胡贵妃冷笑:“谁帮着修那本什么赵宋贤妃的破书,谁就在帮皇后打我的脸,我当然要打回去的。”

    这时胡善围的手指已经被一个个强行掰开了,像一只失去了吸力的壁虎,被一群人从朱漆大门上生生扯下来。

    挣扎之时,胡善围头上的乌纱官帽不知被谁扯下来,落在地上踩扁了,为了方便戴乌纱帽,一头青丝在头顶绾成道髻,用白玉簪簪住了。

    胡善围离了门板,顺势蹲下地下,保住了门槛,大呼道:“你们要偷书,那就从我尸首上踏过去!这些书都是各地进献给皇上皇后的!若丢了一本,就要砍你们的脑袋!”

    一听这话,众人都不敢再拖胡善围。

    掌事太监冷笑:“休得血口喷人,谁要抢了?只是借阅,藏书楼皇室中人皆可使用,胡贵妃怎么就不能看书了?”

    胡善围怒吼道:“不告而取视为贼!怎么不是偷了?”

    掌事太监问曰:“咱家来藏书楼借书,都对你说了无数遍,何为不告?”

    胡善围对曰:“空口无凭,需有字据为证。公公每月领俸禄,难道拿钱就走人?不是也要在账目上签字,表示收到了吗?”

    掌事太监讽刺道:“你这口齿,不应该考进后宫当女官。你应该去朝廷当御史,天天在朝上跟人吵架,才能发挥你的聪明才智,在藏书楼算是屈才了……”

    胡善围和掌事太监扛上了,唇枪舌战,战局渐入白热化,另一边看戏的胡贵妃低声吩咐心腹,“这会子风声应该传到范宫正那里,估摸她要来藏书楼看看,你们在半路找点事,绊住范宫正的脚,拖延一会,别耽误本宫看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