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胡善围 > 第153章 皇家孙儿媳岗位招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家孙儿媳岗位招聘启示。

    性别:女

    年龄:十三至十六周岁

    学历要求:熟读《列女传》《女四书》等女德类书籍, 通晓《四书》等儒家经典。

    家庭出身:平民及以上,家世清白。

    相貌要求:中等及以上。身材苗条又匀称,穿衣显瘦, 脱衣有肉。

    健康状况:优等以上, 最好包生儿子。

    筛选程序:

    第一次考试地点:各地藩王府, 四次面试、一次笔试。

    注:第一次考试通过的秀女,在进入皇宫复选之前, 需在皇城奶/子府进行全身裸/体体检, 拒绝体检者请自动退出考试。

    复选集训地点:紫禁城西六宫储秀宫,为期一个月,学习宫廷礼仪以及《皇明祖训》等皇室各项规定。

    注:集训期间过的是集体生活,包吃包住,配备被褥首饰衣服鞋袜, 五人一个房间, 不准携带私人物品、不准带丫鬟进宫伺候、不准擅自外出、不准与宫外联系。

    皇家孙儿媳(正妃)职位描述:

    岗位需求:九名

    工作职责:

    一、孝顺公婆, 也就是藩王和王妃。

    二、配合婆婆、也就是王妃做好藩王府各项行政、人事、外交工作。

    三、养育世子嫡出和庶出的子女,关心他们的身体、智力、德行全方面发展, 最好文体两开花。

    四、包生儿子,培养王府继承人,倘若不能自己生,要则优培养庶子当未来的继承人, 确保藩王府香火永流传。

    工作要求:

    一、责任心强, 有强大的抗压能力和沟通能力。

    二、心胸宽阔, 要能容人, 能接受侧妃和小妾的存在,并与她们和平共处,共侍一夫,一同为藩王府开枝散叶的团队协作能力。

    三、重视子女教育,鉴于世子职业的高风险性,要有丧偶式教育的觉悟和心理准备。

    四、约束娘家,不能纵容娘家借王府的势力,狐假虎威,鱼肉百姓。

    皇家孙儿媳(侧妃)职位描述:

    岗位需求:十八名

    工作职责:

    一、伺候世子和世子妃。

    二、生育子女,为藩王府开枝散叶。

    工作要求:

    一、尊敬世子妃,不得有嫉妒之心,任劳任怨。

    二、包生儿子。但是孩子的教育权和所有权归世子妃和世子,不得越权。

    所以,虽说都是选秀,藩王府初选都是按照同一标准选出来的,但最终正妃和侧妃的要求还是有明显区别的,尤其是性格方面,正妃要刚强,侧妃性子要柔顺些,否则,正妃和侧妃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胡善围只负责选秀,之后她会结束宫廷女公务员的职业生涯,和沐春归隐田园,以后皇孙们“一拖三”的小家庭过得好不好,顺不顺,其实和她无关。

    不过,胡善围心底善良,她不希望因自己知人不善,而导致”胡尚宫乱点鸳鸯谱”,制造一对对怨偶,就像沐春的父母似的,自己痛苦一生不说,还要连累无辜的后代人跟着痛苦。

    胡善围又多心疼沐春,就有多担心自己乱点鸳鸯,成为悲剧婚姻的始作俑者。

    站好最后一班岗,胡善围对选秀之事格外用心。

    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识人实在太难了。胡善围除了向前往藩王府出差选秀的女官们问了秀女们的大致情况,第一印象,还秘密吩咐尚仪局女官在秀女们一个月集训期间仔细观察,对每一个秀女都建了名册,每日记录受训的情况,写下对秀女们的性格、德行的初步评价。

    如此一个月下来,每一个秀女都有一本约有手掌厚的详细介绍,胡善围虽然没有和这二百五十个秀女说过一句话,但是好像认识每个人。

    一个月集训过后,二百五十个秀女开始考试了,先笔试,胡善围负责《女四书》、《列女传》等关于女德部分的题目。

    沈琼莲负责四书等儒家经典的题目。

    范宫正负责《赵宋贤妃训/诫录》和《皇明祖训》等关于皇家儿媳妇的自我修养和皇室规矩的题目。三人各司其职。

    胡善围拟定了几个题目,均觉得不妥,便干脆把十五年前她进宫前的女官考试试题照搬上来:

    考的是《女论语》第十二篇,《守节》:

    “古来贤妇,九烈三贞。名标青史,传到如今。有女在室,莫出闲庭。有客在户,莫露声音。不谈私语,不听淫音……一行有失,百行无成。夫妻结发,义重千金。若有不幸,中路先倾。三年重服,守志坚心……”

    当年面对这道论述题,胡善围从心里不认可“一行有失,百行无成”,认为男人浪子回头金不换,女人犯错就不能有第二次机会了?当时从心里抵触这道题,论述思维一再中断,导致这条题最后没有答完就交卷了,最后排名靠后,录用的四十个女官中,她排名三十七,倒数第四名。

    但是那次女官考试的状元沈琼莲却另辟奇径,开篇就写道,“甚矣,秦之无道也,节岂必守哉!”推翻了守节,直言不用守节,破题简直惊世骇俗。

    意思是秦国暴戾,天下无道,所以不用守节。之后她又举例,笔锋一转:

    “元无道,于是人心离判,天下兵起,吾皇本淮左布衣,因天下大乱,为众所推,拯生民于涂炭,使民皆得其所……”

    说元朝失去民心,所以天下雄兵群起,不用“守节”,洪武帝这个凤阳布衣众望所归,成为领袖,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

    同样的题目,不同的思路,高下立现,胡善围心服口服,至今都难以忘怀,很多时候题目没有对错,只是用来考验应试者的才华,再不合理的题目,总有人表现出不凡的才华。

    沈琼莲刚刚草拟完四书的题目,来看胡善围这边,顿时笑出声来,“你倒会偷巧,用十五年前的旧题。说来也巧,十五年前女官试题关于四书的部分,也是照搬了上一次科举会试的题目。”

    “啊?”胡善围头一回知道,“难怪当时我觉得题目有些难,时间太紧,原来是京城会试考题,贡院的会试连考三天,参加会试的举人们有三天时间作答和润色,我们一天就要答完,还要加试《女论语》等题目,记得那时候很多人没有答完或者精神崩溃,当场哭出来。”

    对于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考试,胡善围记忆犹新,当时考《春秋》两条题目分别是齐人伐山戎和公会晋侯及吴子于黄池。要求每道题目论述在三百字以上。

    沈琼莲轻飘飘说道:“反正我大半天就写完了。”

    古往今来,类似《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之类的真题都是应试必备的灵丹妙药。

    初选的时候先面试,后笔试。京城复选则是反着来,先笔试,后面试。

    笔试如果不过关,尤其是宫规部分一道题都不能错,直接淘汰——就像十五年前胡善围等四十个女官进宫,首先是去宫正司学宫规,范宫正当年说出这个一刀切的规则,当时很多女官还觉得苛刻,包括胡善围。

    可是现在的胡善围经历了宫廷十五年的风风雨雨,却认同范宫正当年看似苛刻的规则:连宫规都考不过,在皇室当儿媳妇简直就是来送人头的。

    能够参加复试都是秀女中的佼佼者,即使不当皇室儿媳妇,她们也能拥有美好人生,何必在皇室蹉跎青春。

    皇室不仅仅是一路荣华,也是战场。

    春风吹战鼓擂,二百五十个秀女迈向考试,开始笔试。

    胡善围照葫芦画瓢,女德、四书、宫规三大板块,皆在一天内完成,这又是体力和抗压能力的大挑战,能够过这一关的,在皇室的基本生存能力都有了。

    一天考试下来,秀女们从考场出来的时候,有当场痛哭的,也有云淡风轻的,还有精神和体力双重崩溃,眩晕休克的,胡善围早有所料,派了尚食局的女医在外面等候,进行救助。

    沈琼莲,江全等人在一旁感叹:“看到他们,就像看到当年的自己,时间过的太快了,十五年似在回首间。”

    胡善围也唏嘘不已,看到江全,就想起她进宫的原因,问道:“南康公主今年十五岁了,驸马选的如何?”

    南康公主就是江全的亲外孙女,生母胡庶人难产而亡,亲兄长楚王朱桢爱惜妹妹,但不得不很早就去武昌就藩了,她在李贤妃、成穆贵妃、李淑妃、端敬贵妃一共四个嫔妃的宫殿里辗转养大的,也是不容易,幸好有江全这个外祖母在身边保护爱惜着,南康公主才能健康快乐的长大。

    江全这十五年又要当女官,又要保护南康公主,是女官中老的最快的——倒不是她不注意保养,而是她为了进宫当女官,在年龄上造假了,改小了五岁,她现在的真实年龄是六十岁。

    江全鬓发已经全白了,皮肤也已松弛,老态毕露,不过精神尚可,说道:“礼部和宗人府那边有几个人选,目前最有可能是以前东川侯胡海的幼子胡观。”

    东川侯胡海死得早,第二代东川侯因蓝玉案连坐而死,除爵,胡家只剩下胡观一人。

    听到这些,胡善围有些搞不懂了,“蓝玉案牵连者甚广,第二代东川侯死的着实有些冤,不过胡家这么快又起来了,居然是尚主的热门人选?皇上这是要做什么?”

    江全眼里只有南康公主,并不关心政治,说道:“我也不知,但若没有皇上授意,胡观都不配在人选名单上出现。这京城官场,你方唱罢我登场,浮浮沉沉,此消彼长,谁能说得清楚。”

    江全说得也有道理,胡善围想着关于胡家的事情,回忆往事:“第一代东川侯以前有个嫡长子,叫做胡斌,封了东川侯世子,当年还入选怀庆公主的驸马人选。原本也是热门人选,但是在比试马球的时候,被现在的怀庆公主驸马、永春伯王宁一球打掉了头上的网巾,发髻里的假发包给露出来了,原来胡斌发量稀少,便用假发髻充数,当众丢脸,失去了竞争资格。”

    当时的场景也是历历在目,前男友王宁和秃头胡斌骑马交叉而过,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秃头无发,若说没奇缘,怎今生又遇着他?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王宁因此脱颖而出,被洪武帝钦点为驸马。

    时间弹指一挥间,王宁和怀庆公主的长子快十四岁了,也到了即将订婚的年龄,而胡善围还在给皇孙们挑老婆。

    东川侯世子落选之后,自觉无脸见人,便参加了西平侯沐英带领的南征军征战云南,结果战死在那里,没有娶公主,反过来还为国捐躯,没有结婚,没有子嗣,第二代东川侯是二弟胡玉,卷入了蓝玉案,全家死光了。

    江全听了,当即如临大敌:“什么?胡观的大哥是秃头?我听说父秃秃全家,传男不传女,胡观会不会也是秃头?我的南康公主可不能嫁给有明显身体缺陷的男人。”

    果然是亲的外祖母,一切细节都逃不了外祖母的检时。

    胡善围说道:“这倒未必,我要锦衣卫帮你查一查胡观的发量,免得你担心。”

    女官之间互相扶持的多,拆台的少,能帮就帮一把。

    江全道谢,胡善围笑道:“我们都是看着南康公主长大的,都希望她能够下嫁良人。”

    江全说道:“我并无奢想,只希望南康公主将来的驸马能够有怀庆公主的驸马永春伯一半就行了。”

    永春伯王宁是胡善围少女时期一道那么亮、却那么悲伤的白月光,是她永远不能言说的伤……幸好我的生命里出现了沐春,像一支红玫瑰,将我如死灰般的心变得绚丽多彩。

    胡善围看着满院子的秀女,恨不得明天就完成任务,辞官去昆明找沐春。

    只要想到沐春,胡善围就有了动力,打了鸡血似的不知疲倦,熬夜阅卷,希望早点站完最后一班岗。

    秀女们考试是为了当皇家孙媳妇,胡善围阅卷是为了沐春,都是为了婚姻大事,也算是殊途同归了。

    两天后发榜,纵是笔试如此苛刻,依然有一共一百八十名秀女入围接下来的面试。七十名秀女落榜,当天就赐了金银等礼物,由父母领回原籍。

    离宫那天,储秀宫传出阵阵淘汰秀女们隐忍的哭声。兔死狐悲,其余一百八十名秀女脸上也并无欣喜之色,接来的考验只会更残酷。

    但出乎意外,第二天,胡善围带领众秀女去御花园玩游戏,有蹴鞠、打马球、泛舟、垂钓、投壶、捶丸、放风筝等项目,秀女们按照自己感兴趣的参加。

    压抑了一个多月的压力瞬间释放,反正不晓得第二轮是否留下,秀女们大多都放飞自我,疯玩起来,纾解压力。

    来自河南的打蛇少女张秀春出身军户,有些身手,果不其然参加了身体激烈对抗的蹴鞠,进了五个球,是本场最佳射手。

    胡善围最关心的端敬贵妃的侄儿郭二姑娘参加了马球比赛,娴熟优雅的骑马姿势,挥杆时干净利落,进了三个球,是本场最佳骑射手。

    和孝慈皇后同族的马姑娘则选了最清净的垂钓,一个人坐在水榭的亭子边,也不知想什么心事。

    胡善围远远的看着明黄/色的华盖飘过来,便知是洪武帝的御驾了,立刻引起了警惕之心,就像护着小绵羊的牧羊犬,跑到前头去拦驾,就怕洪武帝贼心不死,又来吃窝边草——可不能再吃,再吃你的孙子们都不够分了啊!

    胡善围如临大敌:“皇上请留步,前方秀女们在做游戏。”

    就是因为晓得秀女们在这里嬉戏,所以朕才来的。

    洪武帝最近老夫聊发少年狂,从新鲜的身体那里吸去活力,感觉自己好像变年轻了,远远听到御花园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权力是最好的春/药。新宠们涉世未深,粉妆玉琢的脸、清澈的、崇拜的眼神,以为老皇帝就像天神一样无所不能,让洪武帝很是受用。

    听说御花园秀女嬉戏,一颗老心又开始痒起来。

    洪武帝现在终于明白,为何好多明君到了晚年会变得昏聩好色,甚至会睡了自己的儿媳妇,因为□□是一股令人沉醉的、生命的力量,越老越是渴望。

    咳咳,洪武帝一张老脸微红,“朕信步来此,随便看看,朕不进园子。”

    宁可相信白日有鬼,也不能信男人的嘴,尤其是有前科的老皇帝。

    胡善围堵在路口,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既如此,就请皇上去假山亭子那里稍歇一歇。”

    必须将老皇帝隔离,可不能再节外生枝了。

    洪武帝讪讪的离开,上了太湖石垒的假山,上面有一座五丈高的亭子,清风徐来,柳丝飞舞,很是清净,那么远的距离,人如蝼蚁,看不见相貌。

    胡善围松了一口气,秀女们终于安全了。

    可惜这口气还没沉到丹田,洪武帝拿出了一个西洋的单筒望远镜……

    胡善围:……

    洪武帝端着望远镜看了片刻,蓦地顿住了,向胡善围招招手,“你来看水榭第三个亭子间钓鱼的姑娘,她是谁。”

    没有办法,胡善围拿着望远镜看过去,“是山西的秀女马氏,与孝慈皇后是同族,只是出了五服,没有什么来往。”

    洪武帝顿了顿,说道:“这个姑娘乍一看上去,和孝慈皇后年轻时很相似。”

    胡善围提醒道:“马氏今年才十四岁。”

    她还是个孩子啊,千万别爱屋及乌弄回去侍寝!

    谁知洪武帝突然没了兴致,“朕去孝陵看看孝慈皇后,你忙吧。”

    洪武帝走了,胡善围复又端起望远镜细看,远处的马姑娘浑然不觉,依然坐在亭子边垂钓,胡善围心道,这个马姑娘明日面试,若无大差错,一定要留下,将来恐怕有莫大的造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