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胡善围 > 148.这届詹事府不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琴声缭绕, 皇太孙彩衣娱亲。

    琴声如有行, 穿过竹林, 像小蜜蜂似的, 在桃花间一点点的撩拨,应酬之时, 胡善围也注意观察着这些名门闺秀,明明都对皇太孙有兴趣, 却没有一个忍不住往竹林方向瞟的,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老僧入定似的。

    胡善围很是佩服,知道的晓得这是一场相亲会,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做法场念佛了。

    一曲终了,皇太孙来告辞, 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至始至终也没有看这些闺门闺秀,心里明明充满了期待,面上却要保持皇太孙的威仪。

    太子妃看着皇太孙的背景,叹道:“本宫这个儿子,如今连本宫见他一面也难了,每天天不亮, 就要跟着皇上去上朝, 散朝之后, 皇上手把手教他处理政事,经常深夜才休息,本宫瞧着这几日好像又瘦了些。”

    太子妃看似抱怨,其实是在夸耀。

    想当年懿文太子还在时,洪武帝也在壮年,忌惮储君,不想让太子过早参与政事,虽说名义上东宫设有詹事院,但詹事院并没有什么权力,所用之人基本是朝臣的“兼职”,比如冯胜,刘基之类的武将文臣,在朝廷上另有实权官职,在东宫詹事院只是个名分,其实没有去上过一天班,徒有虚名。

    等到了皇太孙朱允?烧饫铮??锸?咚辏?溲Ц晃宄担??廖奕魏握?尉?椋??槲涞鄱家丫???怂炅耍?媸笨赡苋胪痢

    洪武帝着急了,给皇太孙成立了詹事府,专门辅助太子,且詹事府的成员基本都是启用了来自底层的儒士官员,几乎没有勋贵和掌握重权的文臣,这些人都只能依靠皇太孙的提拔往上爬,确保忠诚。皇太孙每天都带着自己的詹事府从零开始学政治,凡国家大事,洪武帝都问皇太孙的意见。

    太子妃觉得儿子储位巩固,且有老皇帝保驾护航,丈夫以前受的委屈,日夜担惊受怕储位被夺,在儿子这里通通不存在。以前丈夫就像个吉祥物,一点权力没有,现在老皇帝把处理国家大事的权力捧到了儿子面前,没有对比就没有幸福。

    如今朝中很多政令都直接从皇太孙的詹事府里发出来。

    朝廷风向变了,老皇帝已经开始进行权力转移,这些诰命夫人们当然知道,于是纷纷凑趣说道:

    “皇太孙天资聪颖,国事难不住他,太孙正当年,长身体串个头的时候,所以看似有些瘦。”

    “皇太孙如此年轻,就能扛起重任,臣妾的家里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比皇太孙还大几岁呢,整日贪玩,他们若有皇太孙十分之一的本事,臣妾就不用发愁了。”

    “皇太孙能有今日的成就,都是太子妃教育的好啊……”

    有这么多人拍马屁,拍的太子妃简直飘飘欲仙。

    太子妃顿时觉得,还是儿子靠得住啊,丈夫不能给她的,儿子会一件件的弥补。就像现在,以前东宫被人无视,她只是一个侧妃,这些诰命夫人、名门闺秀何曾踏足于此?现在好了,满园珠翠环绕期间,大明最优秀的女孩子们任她挑选、一群一品、甚至超品的诰命夫人说着各种恭维之词。

    这只是开始,将来儿子继位……就不仅仅拘于东宫了,整个紫禁城、甚至大明,都将匍匐在我的脚下!

    胡善围见这里越来越热闹了,太子妃被各种马屁拍得飘到云端,享受着众人的恭维,心中暗叹: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洪武帝对懿文太子和皇太孙截然不同的参政态度,前紧后松,前者限制,后者鼓励,甚至手把手教,包教包会,此举其实有很多隐患,就像后世无数中国式家长,孩子学习期间对谈恋爱如临大敌,防贼似的要求儿女禁止早恋。

    但是一旦毕业,就急吼吼的要求儿女马上恋爱结婚生孩子一条龙,以当初防早恋的架势来全方位无死角的各种逼相亲逼婚,逼得儿女们一脸懵逼:缺少或者干脆没有恋爱经验,怎么实现这一条龙?

    皇太孙此时的感受也是一样的,皇太孙詹事府里全部是底层来的、毫无根基的儒士和小官,统领詹事府的詹事是退休返聘的、曾经担任过兵部尚书的唐铎。

    这届领导班子最大的优点就是忠心,最大的缺点——是无能。

    一口吃不了个大胖子,政治素养是要靠长期在各种斗争中积累才能形成,再聪明的人,乍一身处高位,掌握权柄,就像一个孩子手握金银财宝,都不知道该怎么花。

    一个毫无政治经验的皇太孙、一个退休反聘的老詹事、一群长期远离政治中心的小官员。这届詹事府不行,表面风光,其实日子不好过。

    处理的政事经常被洪武帝大骂愚蠢,然后打回去重新做,所谓詹事府传达的政令,其实出自洪武帝之手。

    当然,这些只有胡善围等心腹才知晓,太子妃都不知道,还以为儿子多么厉害,洪武帝一驾崩,儿子就可以无缝衔接。

    要是权柄那么容易掌控,那谁都可以当皇帝了。

    看着太子妃被吹捧的飘飘欲仙,胡善围琢磨着时候差不多了,乘机站起来告辞,“太子妃,尚宫局还有些事情,微臣先行告退。各位夫人,小姐,你们慢慢玩,待会我叫人送些桃花酒来,给诸位助兴。”

    胡尚宫在后宫地位超然,且是这次选秀的主宰,各诰命夫人,小姐忙道谢。今日桃花宴互相见过了,将来算是旧相识,混个眼熟。

    太子妃在东宫隐忍多年,从侧妃到扶正,一朝享受儿子的福,幸福来得太快,还能保持冷静,并没有一朝得势便轻狂,胡善围告辞,她没有忘记站起来相送,说道:“晓得胡尚宫是个大忙人,就不留你参加飞花令了。”

    飞花令是一种酒令,对令人的诗词要和行令人的格律保持一致,还要将“花”字从第一到第七顺序排列开来,比如“出门俱是看花人”,下一句要接“春城无数不飞花”。

    今日桃花宴是个喜庆场面,胡善围就不泼冷水扫兴了,笑道:“微臣整日忙于俗物,诗词什么的,早就生疏了,太子妃若非要微臣去参加飞花令,微臣得拉着沈尚仪一起过来,让她在旁边给微臣打小抄。”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了桃花林的入口处,太子妃说道:“今天来了那么多闺秀,本宫眼睛都看花了,觉得个个都好,胡尚宫刚才一一见过面,可有令尚宫眼前一亮的?”

    胡善围装糊涂,“微臣和太子妃是一样的,觉得个个人比花娇,且德才兼备,可不就看花眼了么。”

    太子妃低声一叹:“现在看起来,是个个都好,桃花林里任凭一个闺秀都能配得上皇太孙妃之位,都是好人家的女儿,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人是会变的,慢慢成长,没有谁天生就是皇后,可是在没有遇到大事考验之前,谁都不知道她是一块璞玉,还是块破石头。皇太孙妃是未来的国母,普通妇人可以平庸,唯独她不能。”

    “本宫半生都在东宫,几乎足不出户,不像胡尚宫那样外能走南闯北,内能弹压后宫,胡尚宫的见识和识人的本领远远高过本宫,本宫虽是太子妃,皇太孙的母亲,可是,你也晓得,本宫……是妾室扶正。”

    说道这里,太子妃眼圈一红,一副楚楚可怜之态,“本宫虽是母亲,但在皇太孙妃人选上无能为力,一切都仰仗胡尚宫和皇上,胡尚宫的眼光,本宫是相信的,定能一眼识别谁是璞玉,谁是石头。”

    太子妃此举,胡善围顿时觉得压力很大,她当然希望找个完美的皇太孙妃,太子妃,皇太孙,皇上都满意,可是她无法做出承诺,何况皇太孙妃是个大活人,不存在退货一说。

    对此,胡善围只能继续装糊涂,“太子妃莫要太伤神了,各地藩王府选出的秀女还没送到京城,这一切还早,何况皇太孙妃是十几万里挑一的人物,一层层选拔下来,那么多人掌眼,选出的那个,必定符合国母的要求,不是微臣一个人挑出来的。”

    太子妃闻言一惊:“这选皇太孙妃……还要从外地选吗?”

    至始至终,太子妃都认为皇太孙妃必定出自京城豪门,那些藩王府里选出来的民间秀女,是给藩王世子和郡王们准备的。

    难道堂堂皇太孙也要和藩王世子们在一个大锅里抡勺?就不能给皇太孙开小灶么?

    看着太子妃错愕的眼神,胡善围说道:“微臣一切都听皇上安排,最终结果,还需皇上钦定,太子妃,微臣告辞。”

    太子妃回到桃花林,飞花令正式开始,比拼诗词和反应能力的时间到了,豪门闺秀们跃跃欲试,其实方才皇太孙在竹林一曲古琴,还有上前告辞,其文雅矜贵的气质已经很令人倾心了,那个少女不怀春?皇太孙已经符合她们对理想伴侣的最高标准了。

    太子妃作为东道主,理应充当行令人,说出飞花令的开头,可是从胡善围那里得知皇太孙妃居然是全国海选之后,太子妃顿时兴致全失,原本她还以为皇太孙妃必定出自桃花宴的某个豪门闺秀呢,连看这些少女们的目光,都自动带入了婆婆的标准。

    现在,满园春色,四处花团锦绣,莺莺燕燕、红红翠翠,太子妃说出飞花令的开头:“花自飘零水自流。”

    闻言,众人心中微惊:这可不是什么吉祥话啊,太子妃怎么了?

    但,游戏一旦开始,断然没有中途停止的说话,坐在太子妃下首的少女立刻接道:“落花时节又逢君。”

    且说东宫桃花宴的飞花令正热闹,胡善围回到尚宫局,海棠正要出门找理由把她从东宫“捞”回来呢,“胡尚宫回来的好早。”

    胡善围说道:“要尚食局送几坛桃花酒去东宫,这是我的人情,还有……”

    胡善围蹙起娥眉,“你去尚膳监传个话,今天送给詹事府的点心全部换成油炸猫耳朵。”

    油炸猫耳朵是一种常见的面点,因一片片呈现螺旋状的纹理,很像猫的耳朵。

    后宫的食物归尚食局女官们负责,但是后宫之外、紫禁城里面的乾清宫、詹事府等归二十四监负责,领头的是太监。

    “是。”海棠顿了顿,问:“这事好办,不过,为什么要换成猫耳朵?”

    胡善围说道:“今日我在路上遇到皇太孙,和他聊了几句,结果我在桃花宴应酬的时候,不知是谁把我和皇太孙的谈话一五一十告诉了太子妃。”

    类似“人是会变的,慢慢成长,没有谁天生就是皇后”之句,太子妃能够基本完整的复述出来,绝对有人告密。

    海棠说道:“看来太子妃在皇太孙身边留了耳报神。”

    胡善围说道:“我不管他们母子之间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和皇太孙之间的谈话,不希望有下一次有人转头就告诉了别人。”

    东宫在后宫里头,但是东宫和后宫关系比较微妙,后宫基本不干预东宫的事情,提供衣食住行而已,东宫相对独立。同样的,东宫不能插手后宫的事情,毕竟儿媳妇管不到公公的院子。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胡善围送油炸猫耳朵给詹事府,是想暗示皇太孙,以后门户不紧实,稍有风吹草动就被人告诉太子妃,我以后就不能和你那么坦诚了,说些不痛不痒的场面话即可。

    皇太孙是个聪明人,堂堂詹事府,这一天的茶点都是油炸猫耳朵,想想今天他干了些什么,就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入夜,皇太孙命今日去桃花宴负责抱琴的宫女从皇太孙宫搬到东宫,“既然你极得太子妃心意,那就去东宫好好服侍太子妃。”

    抱琴的宫女吓得瑟瑟发抖,当即跪下,“殿下,奴婢到底犯了什么错?殿下为何不要奴婢了?”

    皇太孙温和的说道:“你没有错,只是服侍的地方不太对,你比较适合在东宫伺候太子妃。”

    为什么把东宫和皇太孙宫分开,单独开府别居?因为这两个地方不一样,分别是两个主人,哪怕是亲母子,皇太孙也不会容许母亲肆意插手他的事情。今日他好不容易瞅准机会,向主持选秀的胡尚宫说了他对未来皇太孙妃的期许,转头就被手下人给“卖了”。

    皇太孙在詹事府吃着油炸猫耳朵,嘴里心里都不是滋味。

    他是储君,早就不是个孩子了。连手底下的人都掌控不了,如何掌控一个国家?

    抱琴的宫女呜呜直哭,膝行过去,紧紧抱着皇太孙的腿哭哭道:“奴婢自幼伺候殿下,奴婢那里都不去,求殿下原谅奴婢,奴婢再也不敢向东宫传消息了。”

    看来心里还是有数的嘛。皇太孙一动不动,继续心平气和的说道:“若无正当理由拒绝主人的安排,是要送到宫正司按律受罚的,你是想去东宫还是宫正司,你自己选。”

    至始至终,皇太孙语气柔和,就是没有任何温度。

    抱琴的宫女晓得主人的脾气,只得收了眼泪,去了东宫。

    太子妃一见自己的耳报神被赶出来求收留,当即明白了儿子的意思,就是嫌弃自己管太多了。

    这一下太子妃顿时从众人拍马屁的飘飘欲仙,一下子坠入凡尘,跌得够呛,喃喃道:“我是他母亲啊,我还能害他不成?我是为了保护他,为他好,他为什么不理解,还把你赶回来打我的脸?”

    那宫女说道:“太子妃不要生气,皇太孙没有这个意思。”

    “那他是什么意思?”太子妃拍着桌子,“我在东宫点灯熬油似的把他养大,为他谋划前程,我不爬到太子妃的位置,为他扫清了障碍,他有机会当皇太孙?”

    眼看母子二人要生间隙,宫女忙道,“太子妃息怒,皇太孙一直很孝敬您,詹事府忙成那样,只要稍有空闲,就来东宫请安,这一切……这一切都因胡尚宫而起,今日尚膳监送给詹事府的点心是油炸猫耳朵,仅此一样,皇太孙晚上回宫,就把奴婢赶走了。”

    一听油炸猫耳朵,便知是胡善围授意的。有些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胡善围这个小手段说有意思,确实有点意思,但说没这个意思,别人也不好捕风捉影,吃个猫耳朵而已,搞不好会被反咬是别人想多了。

    胡善围混迹宫廷十五年了,不仅擅长各种雷霆手段,这种小的心机敲打手段也玩的贼溜。

    当着心腹的面,不用戴着虚伪的面具,太子妃目光变冷了,“胡善围,你以为这样就能离间我们母子么?未免太小瞧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