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偏执的甜 > 第113章 全文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番外:婚礼

    南辞和霍临的婚礼最后还是办了, 在果果满三岁之后。

    决定了婚礼日期之后, 那些兄弟就在微信群里又炸开了。

    陈进财进宝:哟呵, 霍三又要结婚了啊?恭喜恭喜!

    陈进财进宝:明儿我去庙里的时候, 找尊菩萨替你拜一拜,向他祈求,保佑你这次婚礼绝对不要再不了了之了,或或或或或或或或!

    隔了一会儿,陈进见没人理他,也不恼,又嘻皮笑脸的添了几句。

    陈进财进宝:是不是想踢我出群?可惜哦,我是群主!

    之前这种事就发生过一次, 陈进嘴贱惹了霍临,霍临直接在群里叫周起把他踢出去, 周起研究半天, 才发现这群当初是陈进建的, 人家是群主,只有他踢别人,别人踢他根本没有机会。

    所以那之后陈进更是贱兮兮的可以, 时不时就出言挑衅群里的各位, 但基本也没什么人搭理他就是了。

    然而今天,霍三倒是一反常态, 虽然没再说把他踢出群这种话, 但却也做了一个幼稚的举动——

    退群, 并且把陈进拉黑。

    陈进:“……”

    陈进后来电话打到了南辞那里告状, 但铃声响起时,南辞正好在给果果和堂堂做甜点,所以就叫堂堂帮忙看一下。

    堂堂一见是陈进,便主动替妈妈接了起来。

    这边他还没说话呢,那边陈进就倒豆一样,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而且字里行间还在故意卖惨,如果真要让南辞听了,估计真要觉得他做霍临的兄弟很可怜了。

    但可惜啊,这边听着的是堂堂。

    陈进在那头说了半天,见这边也没人回应他,就问:“喂?小南辞?在听吗?”

    “陈进叔叔,是我,霍思南。”堂堂回的非常有礼貌,“您刚刚说的话,我觉得还是不要让妈妈听到比较好。妈妈比较单纯,您说什么她都会相信,但是这件事经过您的描述,字里行间全是漏洞,一旦妈妈相信了转述给爸爸,那我觉得陈进叔叔您的下场会更惨的,所以我建议,您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

    “……”

    陈进真的要沉默了,他后来挂掉电话时,还浑浑噩噩的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被一个七八岁的小屁孩儿搞得哑口无言的?

    而这边,堂堂替爸爸修理了陈进一通之后,又到南辞那边扮演起了天使小哥哥。

    南辞问他陈进叔叔有什么事,堂堂只说什么事也没有,是打听了一些婚礼的问题。

    而后,看着一旁盯着蛋糕流口水的果果,在心里叹了叹,拿起一旁的湿巾,给果果擦起手来。

    果果这两年越发可爱精致了,虽然跟同年龄的小女生比,确实要胖那么一丢丢,但是却完全没影响到她的容貌。

    而且父母的强大基因也让她越长大,五官越精致好看,尤其那双眉眼,简直就是南辞的翻版。

    这会儿她的小手被哥哥握着,眼神却还是一直盯着桌上的蛋糕泛光。

    但果果知道,小孩子要有礼貌,无论做什么吃什么都要经过主人的允许,蛋糕是妈妈做的,所以妈妈就是它的主人,妈妈还什么都没说,她不能动。

    于是她就乖乖坐在那里,眼巴巴地看着,闻着空气里越发诱人的香甜气息,一动不动。

    堂堂无奈了,忍不住,直接把蛋糕放到了果果跟前。

    “吃吧,妈妈一开始就说是给咱们做的,你忘了吗?”

    原本还在那边忙着收拾模具的南辞,一听这话,赶紧回头。

    对上果果一双含着期待的水灵灵的大眼时,心头一软。

    “对呀,这蛋糕本来就是妈妈给你和哥哥做的,吃吧。”

    果果笑眯眯的用力点点头,“嗯!”

    接着,胖乎乎的小手执起叉子,一脸满足的吃了起来。

    眼见着她吃完了自己的那小块,又把目光瞄向堂堂那块时,南辞忍不住了,咳了两声。

    “果果,还记得妈妈之前对你说的吗?这个周末,爸爸妈妈要举行婚礼,你和哥哥都要参加哦,妈妈还给你订了漂亮的小裙裙,就等着那天穿呢。”

    “嗯,果果知道!”

    “那为了不让小裙裙变小,果果今天能不能少吃一块蛋糕呢?”

    果果一脸为难,看了看南辞,又看了看蛋糕,最后很为难的伸出小手,比了一根手指。

    “果果就再吃一小口好不好,妈妈,果果就再吃一小口。”

    女儿长得又软又可爱,这会儿这样求着自己,南辞就是再坚定的立场也被她动摇了。

    当晚睡觉之前,南辞想起这件事还窝在霍临怀里叹气。

    霍临吻了吻她的发顶,问:“怎么了宝贝?”

    “没什么,就是觉得……哎,我原本想着你这么宠果果,我应该对她严厉一点的,但是到头来我居然也变得没原则了。”

    霍临没忍住笑意,勾了勾唇,“我们的小天使那么可爱,谁也舍不得真的对她严厉的。”

    南辞一瞬间又想起了果果那张可爱的小脸,也觉得霍临说得对,于是也不再纠结了,反而想起了另一件事。

    “张特助确定这次没再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吧?”

    霍临知道她指的是婚礼筹备的事情,因为南辞最近太忙了,要带两个孩子,还要赶公司新型车的设计图,所以这件事就又交给了张特助。

    “没有,你不是说了预算,他不敢超的,毕竟超了需要他自己添。”

    霍临嘴上虽然这么哄着,但实际给张特助下的命令却还是,极尽可能的奢华梦幻,无论是让南辞还是来观礼的,都要终生难忘。

    毕竟他很久以前就说过了,他的宝贝,值得最好的。

    ——————————

    婚礼的前一天,南辞还在睡梦中呢,就被霍临抱出了被窝。

    她迷迷糊糊被他伺候着洗漱,等上了专机之后,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不对劲儿。

    “不是说只在北城的XX酒店办一下吗?怎么回事?”南辞顺着飞机的窗子,望向外面的云层,“这是出国了?!”

    “嗯,张特助找到了一个便宜的海岛,据说比那家酒店的费用还低,所以我想了想,就让他把婚礼安排在那里了。”

    “……”

    她信了他的邪!

    但这会儿木已成舟,而且说不定观礼的人也早就到达目的地了,她再反驳抗议那就是矫情了。

    末了,她很郑重的开口:“别的,我都可以答应。唯独一条不行!”

    “嗯?”

    “手伴礼,绝对不能送一克拉的钻石!”

    霍临:“……”

    ——————————

    到了岛上,南辞直接被安排进了酒店顶层。

    这一路她遇到了不少公司的高层和霍临的商业合作伙伴,大家看到他们到了,都很开心的对她和霍临道着恭喜。

    到了酒店顶层后,南辞站在明亮的落地窗前,看着不远处的海域和岛上成片的绿植树木,心里不停盘算着这场婚礼的最终开销。

    霍临难得的又见到她这副财迷的小模样,笑着从身后抱住她。

    “好了,我的宝贝只嫁这么一次,当然要全部都是最好的。”

    说着,他圈在她腰间的手微微施力,将她整个人都扣在了自己怀里。

    俊脸向前,薄唇贴向了南辞雪白的后脖上。

    “与其想那些小事,不如和我做点正事。”

    南辞气的转身捶了他的肩膀一下,“等回去之后,你就开始睡沙发!什么时候把婚礼浪费掉的钱赚回来,什么时候你再回卧室。”

    霍临毫不在意,双唇覆上她的唇,引诱着的,一点点啃咬吮吻,间隙间,还问了一句:“你舍得?”

    南辞倒没再回,只气乎乎的“哼”了一声。

    可能是因为心里装着婚礼的事,所以第二天早早就醒了,起床时,身边的霍临已经不在了。

    南辞喊了两声,没把他喊进来,倒是把顾盼唐婉和许浓几位伴娘喊过来了。

    “你可算是醒了,霍三离开的时候,还特意嘱咐我们,不要打扰你,要让你睡到自然醒。”顾盼率先开了口。

    南辞也没在意她的话,揉了揉眼睛,问:“霍临呢?”

    “当然是出去招待宾客和记者啦,你们这婚礼搞得这么盛大,全网直播哎,现在网上铺天盖地都是你们的消息。”

    南辞这下彻底精神了,问顾盼:“什么全网直播?”

    唐婉和许浓一看她这个反应,就知道她可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赶紧拉了拉顾盼,叫她别说了。

    但顾盼还是没忍住,她觉得都到这个份儿上了,就算自己不说,南辞也马上就知道了呀。

    于是她直接开口:“霍临买了几个门户网和微博头条直播啊,现在基本爱上网的人都知道今天有一位女士,要嫁给一位总裁了。”

    顾盼说完还笑嘻嘻的凑过去,“怎么样?是不是非常感动?我刚刚看了一下网上的评论,网友都在说好羡慕啊之类的,估计到时候直播结束,他们看到你们今天的婚礼流程,会更羡慕眼红了。”

    毕竟这岛上该布置的都布置了,连一些小细节都透露着烧钱的味道。

    南辞不知道别人有没有眼红,她的眼睛倒是快红了。

    霍临要不要这么浪费啊,证儿都领了六七年了,这次就是走个形式,怎么还这么高调呢。

    唐婉见顾盼把该说的都说完了,也就转了转态度,去温声劝着南辞。

    “小辞,一辈子就这一次,霍总也是想给你惊喜,你别多想。”

    南辞在心里叹了叹,惊是有了,喜……一般般吧。

    不过后来所有的心情都被忙碌冲淡了。

    她在几位好友的带领下,由着化妆师上了妆,又穿上了婚纱。

    婚纱还是之前那件,只不过霍临又叫人在裙摆上点缀了许多碎钻,南辞随便动一动,夺目的细碎光芒就在她身上出现。

    除去她今天新娘的身份,单凭这件婚纱,她也会是全场最夺人眼球的一位了。

    北城的习俗是上午嫁娶,所以南辞收拾好一切之后,差不多也到了时间。

    下楼的时候,南辞满心忐忑,她原本以为自己会对这场仪式没什么期待或者太过多余的情绪,但如今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

    到了楼下时,堂堂和果果正坐在大堂的沙发上等着南辞。

    果果蓬蓬软软的头发今天被扎成了丸子头,刘海也被梳了上去,露出漂亮的小额头。

    她一身白色公主裙,乖乖巧巧的坐在那儿,听着哥哥跟她讲话。

    “一会儿妈妈走向爸爸的时候,咱们要在她身后撒花瓣,记住了吗?到时候你要乖乖的,好好完成任务的话,哥哥晚上多给你找一些好吃的。”

    一听见好吃的,果果的眼睛就亮了,大力点点头,“嗯,果果会乖乖完成任务的。”

    话刚说完,她便瞧见了朝这边走来的南辞。

    果果一双大眼亮了亮,跳下沙发,哒哒哒的朝南辞那边跑了过去。

    “妈妈,你今天好美呀!”果果声音软软的甜甜的,对着南辞称赞道。

    南辞笑了笑,好想俯下身抱抱她,但身上穿着婚纱实在不方便。

    于是只冲她回了句:“我们果果今天也好美。”

    “嘿嘿,哥哥刚刚也夸我了。”果果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抬起小胸脯保证,“妈妈放心,果果今天一定乖乖的帮你撒花,不要淘气的。”

    南辞快被她萌化了,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这时,顾盼那边忽然瞧见了远处礼仪小姐焦急的眼神,想一想便知道肯定快到时间了,又不敢上来催,所以赶紧对南辞说:“好啦,你们母女商业互吹就到这里吧,婚礼要开始了,你这个新娘也要过去了。”

    ………………

    南辞到达主会场的时候,围在外圈的记者几乎同一时间对她按下了快门,一时间之间现场被快门声淹没,南辞站在那儿也莫名有些不知所措。

    只见红毯的那一边,霍临一身笔挺精致的西装站在那儿,此刻看向南辞,含着笑,朝她伸出手。

    那一刻,四周的一切仿佛都被自动消音,南辞眼里心里,只余下了一个霍临。

    她一步一步朝他走去,脚下的步子,像是带了过往那些岁月的重量一般,每一步,都格外郑重。

    十几秒后,她在他身前站定,目光微微扫过他一直伸着的那只手,然后缓缓的抬起手臂,将自己的手握了上去。

    掌心贴合,两个人的温度融在一起,南辞抬起眸子,视线与霍临相交。

    她形容不出来此刻的心情,沉甸甸的,却又满怀欣喜。

    “霍太太。”

    “嗯?”

    “你终于来了啊。”

    这句话说给现在的南辞,也说给以前的南辞。

    那么长那么久的岁月里,他一个人孤勇前行,对这个世界没有留恋,没有期许。可以继续活着,也可以随时结束。

    而就在这时,南辞终于来了,带着光,带着让他足以抵抗黑暗与阴冷的温度,牵引着他,一点点变成一个正常的人。

    霍临的话让南辞一瞬间就鼻酸了,她眼眶微红,含着泪看着他。

    “嗯,也还好,你没有走。”

    ………………

    霍临和南辞的婚礼真的引爆了网络,那一天几乎全民都在热议,有几个霍临公司旗下商品的代言人明星,也跟着送了祝福蹭了一波热度。

    网友几乎分成两派,一派是仇富的柠檬精,一派是真心羡慕祝福的。

    而这祝福声中,也包括了正在国外出差的秦予。

    他第一时间点赞了两人婚礼直播的微信,然后在自己的微博上写道——

    祝百年好合。另,婚纱是出自哪位设计师?求告知联系方式。

    秦予近几年已经从商业新贵变身为商界大佬了,虽然他与霍临和南辞的关系网上没什么人在扒,但是大家也还是意外于他会忽然来这么一句。

    毕竟之前……完全看不出他和霍临认识啊!甚至霍临还经常抢他的项目做,感觉上两个人应该是死敌才对。

    但这个瓜网友猜来猜去,恐怕最后也不会猜到真正的结果了,毕竟……赞虽然是秦予亲自点的,但后面那条微博,却不是他亲手发的了。

    他后来得知这件事时,有些无奈的看向伍小思,“小祖宗,怎么回事啊?”

    伍小思有点尴尬,不过也没太在意,亲密的挽上他的手臂。

    “不好意思啦,我以为是自己的微博,所以就发错了。不过也怪你,为什么拿我的手机登陆啊,不然也不会牵扯出这些事。”

    秦予无奈的很,最后却也没办法,“算了,小祖宗我惹不起。不过那件婚纱你真的喜欢吗?喜欢的话回头咱们结婚时,我也请那位设计师帮你来做。”

    伍小思点点头,“我们家秦总最好啦!”

    秦予嘴角微勾,眼底忽然浮出一丝邪气,“你昨晚不还说我坏透了?”

    “……”

    ————————————

    海岛那边,整场狂欢到深夜才结束。

    那个时候果果已经累得睡觉了,睡前还迷迷糊糊的说着,明早还要吃炸的酥酥脆脆的大虾。

    堂堂自觉陪着妹妹,毕竟他知道,如果今晚爸爸再被打扰的话,那后果肯定要比平时惨烈的多。

    南辞洗了澡出来,脸颊不知是羞的还是因为被热水澡熏的,一片潮红。

    身后跟着的霍临倒是一脸餍足,几步迈上前,走到了她身边。

    “出去走一走?”

    南辞想了想刚刚被他折腾的程度,生怕一会儿上了床他再那样,于是赶紧答应,“嗯,出去吧!”

    ………………

    晚上的海风比平时多了一分凉,却也多了一分舒爽。

    南辞原本被霍临搅得有些昏沉的思绪,这会儿完全清醒了。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她转过身,凶巴巴地看向霍临。

    “回去之后,把你名下所有资产都转到我这里,你只许留一只额度不超过十万的卡在身上。”

    霍临眼底含笑,像是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好,宝贝说什么是什么,反正我的东西就是你的。”

    南辞小小翻了个白眼,也没理他的情话,转身向前走,嘴里还在嘟嘟囔囔:“这次浪费就算了,但是下次绝对不行,咱们有两个孩子要养呢,果果又那么能吃,以后说不准真的要找一个上门女婿,所以,没钱是万万不行的!”

    霍临真不想打击她,所以也没说堂堂前几天的投资又翻了十倍的事情,末了,上前揽住她的腰。

    “先别想这些,来,霍太太,告诉你的霍先生,今天的一切还满意吗?”

    南辞想到今天的种种,心里不由自主的就像浇了糖汁一样,转身扑进霍临怀里,扬着头甜甜的笑着看他。

    “满意,尤其对霍先生最满意。”南辞说到这儿,眼底闪过一丝坏笑,“呐,满意程度大概能让我对你的喜欢再维持十年。”

    霍临狭长的眸子眯了眯,眼神中含着危险,“就十年?”

    南辞一看他这个样子就腿软,虽然现在在外面,但保不准他一会儿回去要怎么禽兽呢,于是赶紧改口:“二十年!二十年!”

    “二十年?”

    “……一辈子!”

    “嗯?”

    “……好吧,下辈子也有的。”

    霍临满意了,微垂下头吻了吻她的发顶,“乖。”

    不远处,堂堂和果果忽然从酒店的大门跑了出来。

    “妈妈!爸爸!”

    南辞有些意外,她以为两个孩子早就睡了,这怎么忽然出来找他们了?

    堂堂也很无奈,看着身上还穿着小睡裙的果果,开口说道:“妹妹忍不住了,说肚子饿,现在就要吃东西。跑过你们的房间时,发现你们的房门开着,但里面没有人,就又闹着叫我带她来找你们。”

    果果这时小嘴巴嘟起,委屈巴巴的看着南辞和霍临,“爸爸妈妈坏坏,为什么要单独出来玩?不带着哥哥和果果。”

    霍临笑着俯身将果果一把抱起,拿鼻尖蹭了蹭她的小脸蛋。

    “爸爸向你保证,以后都不会这样了,所以果果这次就原谅我们好吗?”

    果果一听,脸上又泛起甜甜的笑。

    “嗯!”

    “那爸爸现在带着果果去吃东西?”

    “好!要炸的酥酥的大虾,唔,还想吃甜甜的糕糕。”

    “好,爸爸都叫人做给你吃。”

    …………

    霍临一边说着话,一边抱着果果,另一只手还握住了南辞的手,带着她一起往回走。

    而南辞那边,小堂堂双手插着口袋,静静跟在妈妈身边。

    微风徐徐吹着,好似霍临说了什么,逗的果果哈哈大笑,清脆悦耳的笑意吹到风中,衬得整片海岛都漫上了一层令人舒心愉悦的气氛。

    ——霍临。

    ——嗯?

    ——谢谢你找到我了呀。

    ——嗯。

    ——还有,我爱你呀。

    ——我也爱你。

    年年岁岁,暮暮朝朝。

    睁眼的清晨,合眼的深夜,所有岁月里,我都会一直爱你。

    经久不息。

    全文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