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我穿越回来了 > 第150章 第 15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南泽是今洲集团顾总的儿子, 对未来选择的余地多了去了,为什么偏偏选择加入了娱乐圈?还不是因为爱!这几年认识他的人包括粉丝看的清楚明白, 他是真的喜欢演戏,不是进来玩玩就走的那种。

    工作极其认真,偶尔会上个综艺节目,拍个杂志封面,除此之外没有了。那么多年,身上一个广告代言都没, 广告商价格开到天价都不为所动。加之从不传绯闻, 特别是和圈内人的绯闻,经常被拿来当做娱乐圈的典范来表扬, 今年还上了央视新闻。

    所以这几条捕风捉影的假新闻, 一点浪花都没翻出来。哦, 浪花还是有一点的,刚上映的那部片子在国内的票房的确不太好, 好在口碑不错, 实际并没有亏本, 只不过赚的钱不够预期。但赚的钱多少和演员没关系, 顾南泽没签分成合同, 赚了亏了都是投资方该关心的事。

    不过顾诚远倒是注意了一点,在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就提了, 问他有没有谈恋爱。

    顾南泽接电话时, 正在看以前的一些经典老电影, 成为了演员, 看电影的角度都是和普通观众不同的,会下意识的去分析场景,琢磨那一刻演员的心态,一部电影看下来,不算轻松。其实不止演员,编剧、制片人、导演很多电影人观影的角度都和别人不同。

    他按了暂停,身体往后一靠,翘着二郎腿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漫不经心的回道:“谈过,分了。”

    语气算不上好,顾诚远早就习惯了他刺头的样子,话说家里的三个孩子,除了最小的那个还看不太出来,大的两个都挺叛逆的。顾南泽看着要为演艺事业奉献终身,宋如一有珍珠制药百分之五十的所有权,公司发展势头极猛,现在不知道又在做什么项目。总之一个两个都不把今洲集团放在心上,别无所求,跟长辈说话一如既往的直来直去。

    宋如一尚且不提,顾南泽要不是他儿子,在娱乐圈的路怎么可能会走着这么顺畅?顾诚远语气听不出喜怒:“是吗?我只是想到你都二十八了,再不开窍就说不过去了,打电话过来问问。”

    顾南泽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他牙疼的问:“什么叫做不开窍?”

    “没什么,只是我这个做爸爸的关心关心儿子,你别把重心都放在工作上,有时间多跟朋友聚聚。”

    顾南泽嘲讽:“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新鲜。”

    顾诚远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江助理进来时听到顾总对着电话那端说:“等哪天记得回家吃饭,你拍的那部新电影我记得会去看的。”压根不搭他的话。

    江助理听出了他是在跟顾南泽打电话,并不多言,等他挂了之后才开始汇报工作。

    华影,助理看着顾南泽像是被雷劈了的样子,小心翼翼的问:“顾哥,您没事吧?”

    顾南泽跟他亲爸再不对付,仍旧是世上最了解他的人之一,以往哪有过这样的谈话。手按着左腮,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是真的牙疼,而不是什么错觉,他道:“去给我去泡一杯金银花茶过来。”

    助理马上去泡了茶过来,又在顾哥点了点肩膀的位置后,殷勤的为他敲肩。

    “手艺见长啊。”顾南泽眯着眼睛说了句。

    助理嘿嘿的笑:“我女朋友她是做策划的,平时埋头在文案上经常腰酸背痛,我就去找了个按摩师父问了些注意事项。”

    顾南泽听他只是提起女朋友都忍不住开心的样子,无语的问了句:“什么时候结婚?”

    “哎呀,还早的很。”助理不好意思了。

    顾南泽受不了他秀恩爱的恶心样,指了指门口的方向:“出去,把舌头捋直了再来跟我说话。”

    助理不解的被赶了出去,他去向平时谈得来的同事请教近期不受待见的原因。没错,不止是顾哥嫌弃他,近期段时间很多人都嫌弃他。

    同事盯着他看了很久,确认他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后才说:“谈个恋爱是多平常的事,就你天天一脸荡漾的样子,给谁看啊,不知道秀恩爱死得快吗?”

    助理:“……”

    顾南泽先是经历了晚上给宋如一打电话,结果是乔锐接的;助理给他敲肩膀的手艺见长,是为了女朋友学的之后,很快有了举起第三把火把的机会,他收到了世交兼好友周清的结婚请帖。

    周清是亲自来送请帖的,当然有另外一件事,他哥俩好的拍着顾南泽的肩膀:“我六大伴郎之一的位置给你留了一个。”

    顾南泽无言以对:“六个伴郎给我留个位置,说的跟给我恩赐一样,”做伴郎这件事他没什么意见、欣然接受,对周清突然要结婚的消息表示意外,示意了下手中的请帖:“怎么这么突然?”

    周清长吁短叹:“没办法,女方怀孕了,两边家里都认识,除非结仇,只能结婚。”

    顾南泽:“……说的那么不情愿,当初怎么不控制一下下半身。”

    “不情愿倒是没有,只是挺感慨的。”

    周清的婚礼,宋如一和乔锐同样收到了请帖,不是作为顾家女儿和乔家儿子的身份,而是作为珍珠制药总裁的身份收到的。宋如一看着请帖上的时间,两周后的周六晚上18点08分开席,订在今洲大酒店。

    她奇怪的问:“周家的公司和我们还有业务上的来往吗?”乔锐对公司有几个合作商的事牢记于心,道:“我们公司的包装材料是跟周家签的合同。”

    宋如一恍然:“原来如此。”

    “我听说大哥是伴郎。”乔锐说到一半,见到女友的表情顿了顿:“我以为你知道。”

    宋如一:“伴郎而已,没必要专门跟我说,不过大哥要是结婚的话,肯定会通知我的。”

    乔锐:“……”

    “那婚礼那天有时间一起去吗?”乔锐这话问的不是没有道理的,宋如一最近忙的跟他一起吃晚饭的时间都不一定有。

    “参加婚礼时间肯定有。”宋如一闷闷道:“等这个项目结束了,我要休息两年。”

    她做的项目具体内容当然是保密的,但是看看她的专长,无非是研发新药方面的,新药研发哪那么容易,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这两年的休息宣言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实现。

    周清是顾南泽的好友,曾经为他抱过不平,提醒他小心宋如一这个继妹以后跟他争夺家产。没想到好兄弟大学毕业后转头去当了演员,多年来无怨无悔,大有一条道走到黑的样子。这个继妹更是了不得,年纪轻轻成了医药科学家,成立了公司不说,又被国家重视,名副其实的别人家的孩子。

    跟她同龄的一辈人不知道在家遭受了多少来自于父母的白眼,顾诚远和慕容都不是为人父母的样子,养的女儿怎么如此厉害。至于顾南泽,他进娱乐圈并不是好听的事,顾诚远对外一直说尊重孩子的意愿,不想强迫他做不喜欢的事,其实心里还是不赞同的。直到他前年拿了个最佳男配角奖,做出了一点成就,才算真正由他去。

    即使在古代,伶人做到顶级都要称呼一声大师,更不要说现代,况且他知道,顾南泽并没有乱来。

    婚礼当天,周清看着和乔锐手挽手出现的宋如一,纵使发誓以后一心一意对老婆好,还是被她的外貌晃了一下眼。看着两人进大厅之后,发现老婆居然看的比他还出神,接着脸上很快露出了老娘亏大了的表情:“那就是乔家的公子?”

    周清提醒她:“你肚子里还揣着我的崽呢?”

    身边的伴娘伴郎皆因为他们的对话忍笑,新娘和新郎带着标准的微笑做迎宾状,恰巧一时间来的都是长辈,由双方的父母接待,两人倒有时间你来我往的打机锋。“我要是早知道乔家的公子长这样,还有你什么事啊?”

    “乔锐他女朋友可是南泽的妹妹,你说这话考虑过南泽的感受吗,而且你比得过他妹妹吗?”

    所有人目光落到了伴郎之一的顾南泽身上,他干咳了一声,开口就打击了两个人:“你们谁也比不过,凑合过吧。”过了片刻又加了句:“毕竟孩子都有了。”

    新郎新娘:“……”

    半响后大家听到新郎郁闷的问了句:“你这张嘴,是怎么在娱乐圈混出头的?”

    顾南泽嗤笑,娱乐圈是个大染缸没错,但要看针对什么人,他有天赋有资本,过的不要太开心。

    宋如一和乔锐一起出现,还没走到位置上,已经遇到了很多熟人,叫了一圈叔叔阿姨,大部分是和两家有来往的长辈。他们看着这两人一起出现,心里不无扼腕,多么好的两颗玉白菜,怎么就凑一起去了,配我家儿子女儿多好。

    这种场合都一起出现,所有人都觉得乔家和顾家应该是定了,殊不知双方的父母尚未正式见过,不过都乐见其成就是了。

    张阿姨在法国没有来参加婚宴,但有人在群里传婚宴现场的照片,不是新郎和新娘的,而是乔锐和宋如一的。于是她给自己的丈夫打了个越洋的电话:“什么时候和顾家一起吃顿饭,我觉得他们可以结婚了。”

    乔家的产业在乔锐之前都是和文化、教育有关的,乔锐的父亲为人淡漠,但身上总有着文化人特有的书卷气,冲淡了这份冷淡,他一点都不意外妻子会这么说,她向来挺喜欢宋如一的。

    顾诚远和慕容也说了差不多的话:“哪一天和乔家一起谈谈吧,可以先订婚。”

    婚礼很浪漫,空运过来的鲜花娇嫩欲滴,就像新娘动人的脸庞,不管是红玫瑰、黄玫瑰、香槟玫瑰亦或者是白玫瑰,其实味道都是差不多的。顾南泽抱着捧花郁郁的想,总之他一点都不想被砸一脸,充分感受这种味道。然后在新娘先是意外,再开心的对他说恭喜:“说不定下一个结婚的就是你了。”

    他随手把花往旁边一递,“给你了。”旁边原先站着的是某个伴娘,见对方迟迟没有接过去,侧头去看,竟然是那么眼熟的两个人,再想收回手已经来不及了。

    宋如一看了那束捧花好几秒,才伸手把它接过去:“谢谢。”

    站在她身后的乔锐挑了挑眉,同样说了一声谢谢。谁都听得出他的言下之意,即使不太熟,但看他不难交流,纷纷开始打趣。顾南泽看了空空如也的手,宋如一接过了捧花不算,还凑近闻了闻,他几乎想要以头抢地了,抽着气道:“没见过玫瑰花吗?稀罕成这样。”

    宋如一是个爱护哥哥的好妹妹,见状关心的看着他:“哥,你怎么了,牙疼吗?”

    是啊,我牙疼,顾南泽郁卒的想,我以后生孩子,一定不要生女儿,不然看着她长大了跟别人走了,多心痛?

    他现在看到这个妹妹都不开心了,嫌弃的问:“你们过来干嘛?”宋如一无辜道:“我看你喝了不少酒,来问问要不要送你回去?”

    一个眼神不停的朝顾南泽身上瞥去的伴娘当即道:“还没闹洞房呢?伴郎不准走。”

    谁都看得出这位伴娘对顾南泽有意思,眼神直勾勾的,就差写在脸上了,他还在奇怪的问周清:“你老婆怀着孕呢,还闹什么洞房,乘早歇了吧。”

    看看这不解风情的样子,周清感叹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谢谢你考虑周到,不过我们能进行一些别的活动嘛?”

    “比如?”

    周清:“比如闹伴郎。”

    顾南泽:“……”

    宋如一左看看右看看,觉得哥哥是个能独自处理事情的大孩子了,便自顾自和乔锐一起走了。只不过顾及着兄妹情谊,在第二天让人给他送了好几盒珍珠制药出品的止痛药。

    送药的员工原来是宋如一在珍珠制药的秘书,在宋总彻底不管公司事务后,调到了人事部,不过宋总偶尔是会打电话吩咐她做一些小事。

    其实送个药她随便叫个员工做就行了,但她还是亲自跑了一套,如实传达了宋如一的话:“宋总说您有些牙疼,让我送一点过来。”

    顾南泽看着眼前的药沉默不语,眼底似乎有杀气在聚集,对方继续道:“珍珠止痛药上市以来我们一直在追踪用药情况的,没有因为它发生过什么副作用,您可以放心用。”

    顾南泽不知道谁给了宋如一的错觉,让她觉得自己需要吃药:“可我听说它面世不到6个月,你们就快速完善了法务部门,官司没少打吧?”

    她摸不准顾南泽的意思,话说的太模棱两可了,可是宋总却偏偏叫她送药过来,兄妹两的关系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啊。干脆说了官方用词回答他:“顾先生,会用止痛药的,很大一部分是身上有疾病的,特别是我们这款,甚至有部分受众是绝症患者。止痛药只能止痛,不是灵丹妙药,实际是治不好病的,有些人将吃了止痛药病却没治好的原因归咎到珍珠止痛药身上,是我们超过八成以上纠纷的由来。”

    听了她这话,顾南泽知道自己说的话让人误会了,说道:“我只是表达一下我的担忧之情,麻烦你专门跑一趟了。”

    收下东西后顾南泽便让助理送她出去了,助理回来之后看了看躺在沙发上的顾哥,又看了看桌上放着起码能吃好久的药,琢磨着问:“顾哥,我们要不要预约一个身体检查?”

    顾南泽这几天接受了不少关心,个个都噎的他说不出话来,他觉得自己迫切需要的不是体检医生,而是心理医生。

    UC新闻:《震惊,一线男星顾南泽与某位男士见面,竟然是为了这种事!》点开新闻一看,所有人冷漠脸,哦,原来是身体检查。控制不住拍打右手的动作,明知道UC新闻是什么尿性,为什么要点开它!

    粉丝们很关心偶像的身体,在微博里刷了不少身体健康,让偶像工作不要太累的话,顾南泽看了心情好了不少。助理煞风景的说:“这些粉丝真有意思,好像顾哥生病了,祝福快点痊愈一样。”

    顾南泽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三秒钟之内不从我眼前消失,你就自己辞职吧。”

    助理大惊失色,麻溜的滚了,时候对着同事悲伤的说,顾哥怎么可以这样说?

    同事听了前因后果,对着另外一个同事感叹道:“顾哥脾气是不是变好了,如果是我,绝对不等那三秒。”

    助理:“……”

    顾南泽心情不太好,他觉得心情不太好的原因是因为身边的糟心事太多,于是订了一张机票,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让在周清婚礼那天没有发生点什么的某位伴娘失望不已。

    他出去疏解心情了,宋如一这边好消息不断,先是向经理联系她,那两份在走程序的国际专利基本处理完毕了,到明年四月份,绝对能尘埃落定。研究的项目卡了一个多月的难点找到了解决的办法,研究进度让人心情愉悦。

    研究员们均激动的难以自持,开始了第二轮的加班热潮,自觉的那种,特别是副组长,废寝忘食,创下了三天三夜不回房间睡觉的记录,刷牙洗脸都在最近的洗手间。到饭点幽灵一样去餐厅吃完饭,吃完又快速回到实验室,宋如一怀疑,要不是有不准在实验室吃饭的规定,他会不会揣个馒头到实验室解决。

    如此堪称劳模的举动,看的宋如一怪不好意思的,冯雨振振有词的为她开脱:“要不是组长您解决思路,提供方向,我们想要不眠不休的加班,都找不到事干。就像我以前在学校里认识的一些同学,他们只是看上去很努力,实际并没有做多少事。”

    “当着我的面就算的,对着别人可不要这么直白。”宋如一道。

    冯雨笑嘻嘻的:“组长你放心,我仇恨值控制的可好了。”

    宋如一看着她欢快走远的背影,突然对着狄含山问道:“马上年底了,你觉得他们有几个能拿到身体素质考核奖的?“

    狄含山只对宋如一负责,哪里会知道这些,还是要人事部的主管来回答,人事部主管过来为难的说:“还没研究员跟我们说要开始考核,所以我们暂时也不知道。”

    “一点记录都没有吗?”

    “有倒是有,”主管更犹豫了:“不过不太好看。”

    “没事,给我看看。”

    宋如一看了觉得主管说的太谦虚了,何止不太好看,除了个别数据能达到领奖金的标准外,不要太难看!那几个过得去的,也只是够到了3000块的那一档。

    “我们单位的研究员们,真是视金钱如粪土!”

    主管和狄含山:“……”

    主管内心:宋组长这份身体素质考核奖,只针对研究员,肯定是故意的,那群在实验室的科学宅男宅女,忙起来哪有时间会记得锻炼。不行,我要找个合适的机会跟组长提意见,我们要平等,我们也要纳入身体素质考核。

    研究员们:真以为我们看不上那一万块钱?我们只是因为最近没时间,等需要加班的日子过去,马上去锻炼!

    等到新年结束,来年一月份,宋如一坐在珍珠制药的会议室里,听去年一整年的成果报告会,每一款药都是几亿几十亿的销售额。扣除支付的专利费用,公司运营的各种费用,包括员工工资支出,净利润达十亿三千万,不是美金。

    珍珠制药未上市,企业本身的市值十亿翻几倍、几十倍都不为过。他们这个利润和很多公司不能比,特别是跟玩互联网的大佬们比,挂个零头都不够。但对于一家才上市没两年的药企,开始有销售额第一年,就有这般成绩,很让人侧目了。

    而且它股权划分的一目了然,乔总宋总各占百分之五十,两人大学毕业两年不到,都成了亿万富翁。

    通过一年的观察,对于一些高管,只谈工资便有些不合适,要以股权许诺,让他们为公司更好的效力,有几位要腾出位置,让能力更强的人来坐。当然,宋如一不管这些,这些都是乔锐的事。

    而且她还有另外一个单位发工资呢,她看着手机上发来的工资和奖金短信,纳闷的问:“为什么我也有那一万块的身体素质考核奖?我没去试过那些运动器材吧。”

    狄含山:“您好歹有国际健将级运动员的水平,大学里长跑破过记录,不至于这么容易的考核奖都拿不到。”

    宋如一托着下巴道:“他们才让我感到意外,那张表上个个不及格,结果最低都是拿七千那一档的,果然是划得标准太低了吗?”

    狄含山闭嘴了,宋博士没亲眼见过,她可是见过那些连太阳都不怎么见的研究员,是如何在健身房里喘成狗的。

    这都是金钱的力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