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三分野 > 第三十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6章

    向园默了, 这种一并被人拉下水的感受并不太好受。

    病房里的姑娘们也都是人精,一瞧就知道怎么回事,纷纷闭了嘴。

    没多会,尤智他们几个上来了,手里拎着七八箱水果,十几束花束,给她满满当当地塞满了整个病房, 连窗台上都不放过, 全摆满了,另外两床的姑娘目瞪口呆, 瞠目结舌地看着向园:“这这……都是你同事呐?”

    向园虽然很不想承认, 但是看着尤智施天佑那帮小伙子期盼又热烈地目光, 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尤智朗诵了一段, 大意是祝向园早日出院的意思。

    向园:“谢谢, 我明天就出院。”

    尤智不管, 看了眼徐燕时,后者不为所动,靠着窗看楼外的风景。

    他继续说:“你是我们今年第一个光荣负伤入院的同志, 这些都是销售部、总经理办、市场部、以及咱们技术部同志们的心意。”

    “……”

    向园看了眼徐燕时,徐燕时显然也很不想搭理他们。

    向园问了句:“高冷跟李驰怎么样了?”

    “高冷被书姐带走了,至于李驰……”尤智顿了下,才说, “有点不好说,女厕所的监控警察找到了, 还真不是李驰放的,是前阵子来咱们公司维修的维修工,连环作案了。而且早就被警.察抓了,那个摄像头也是没用,他那边的数据早就不能看了。但是这次事件也算是给你们女同志提个醒,不过李总说了,以后女厕所那边会让阿姨每周定期检查的。”

    现在唯一还有一个问题,“那李驰的照片?”

    施天佑忍不住插嘴:“现在他跟应茵茵各执一词……而且,警.察后来在他的手机里,有搜到一些跟应茵茵的亲密照,但是主角只有应茵茵,没有其他人。所以这事儿就很玄乎了,你让警.察判,警.察真没办法判,手里都没有证据,而且只有应茵茵咬死了说他偷拍,公司里其他女同事都没说话……”

    向园不解,“应茵茵为什么突然跟李驰闹翻?前阵子两人不是还挺好的吗?”

    “这事儿……”

    尤智有些犹豫,据李驰那方面说,是应茵茵跟他拿钱,他没答应,两人本来也就是炮.友的关系,更谈不上男女朋友。所以他觉得烦,也懒得跟应茵茵周旋了,说如果再烦他,就把她的照片发到网上。这才把应茵茵惹怒了,说要让他身败名裂。这才牵扯出最近的一系列事情来。

    但这种事,说到底是人家两情侣间的吵吵闹闹,清官难断家务事,连警.察都没办法插手。

    最后走的时候,就叮嘱了两句,你一个大男人,得让着点女同志。

    但李驰喜欢陈书这件事,已经板上钉钉,全公司都知道了。

    说到这,向园却忽然沉默了。

    徐燕时也是沉默,两人谁也不接话。

    施天佑还在说,“李驰也真是的,同事的女朋友也喜欢,太不检点了。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他怎么这么不挑食的。”

    “……”

    “……”

    尤智:“就是就是。”

    病房里安静了瞬刻,窗外暮色/将沉,隔壁两床姑娘细碎的闲聊声在病房里回荡,向园冷不丁冒出一句:“让李驰去后勤吧,他这几年的工作表现确实不适合留在技术部了,这事交给我,你们回去吧。”

    后勤那是个什么地方呀,工资低,还没奖金,干的全是杂碎活。虽然都是同事,但是那个部门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头快退休了才往那儿调,这要是把李驰调过去……

    不过尤智他们没有发话的权利,左右是听领导安排。

    等尤智他们陆陆续续走了。

    “你也走吧。”向园开始赶客。

    徐燕时没走,在病房外坐了一夜,向园半夜出来上厕所的时候,看见那个人,脑子又回想起施天佑的话,下意识避开,徐燕时没动,坐在长椅上看着她进了公共卫生间,等人出来,她下意识往那边看了眼,那双眼睛,仍是毫不遮掩、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明明那么冷淡的一个人,却在此刻,将自己所有的情绪外放,好像生怕,一眨眼,她就跑了。

    向园被他盯得,心不由自主地“砰砰砰”狂跳,她甚至能感受到,那奔腾而不受控制地心跳,全身血液仿佛在燃烧,眼神相对的那一瞬间,她招架不住,落荒而逃,像是后面有疯狗在追似的,快步走回自己的门口,“啪”她眼疾手快地锁上门,拿后背紧贴着。

    心跳仍是止不住的狂跳,仿佛要从她胸腔里破腔而出,她绷直了脚尖,呼吸忍不住加快。

    她忍不住悄悄回头,透过房门内的玻璃窗口,模模糊糊似乎瞧见他弓着的身影,双手撑在大腿上,埋着头。

    向园又把门打开。

    徐燕时听见动响,下意识弓着背侧过头来看。

    向园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我不是让你回家?”

    徐燕时直起身,贴着墙,微微侧开眼,看着走廊尽头的护士站忙忙碌碌,他声音冷淡,却透着一丝他无力挣扎的无奈。

    “我,”男人仰头拿后脑勺顶着墙,微微侧过头,眉眼微挑,微垂着眼,睨着坐在自己身侧的女人,眼神深沉,“好像喜欢上一个我不该喜欢的人。”

    说完,又不动声色侧过头。

    如果对面护士站里,有人往这边看的话。

    或许她能看见一个男人,那眼神里,极力克制隐忍的感情。

    也许是气氛烘托地不够热烈。

    向园煞风景地说:“施天佑吗?”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