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文小说网 > 三分野 > 第二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文小说网] https://www.lwxs0.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个……笨鸟先飞。

    本来老庆没理解, 看见向园隐晦地笑了下,似乎是什么不可言说的深意, 他这才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徐燕时:“不会是我理解的那个鸟吧?”

    “自己理解。”徐燕时气定神闲,嘲讽地勾了勾嘴角。

    老庆深知在徐燕时嘴里占不了便宜,随手捞了一张纸,卷成话筒样, 采访一旁笑得正欢的向园:“向小姐,对这位徐先生暗戳戳攻击你前男友们是‘笨鸟’的行为抱有什么看法, 请问是否要发动‘逐客令’技能?”

    向园佯装沉吟片刻,笑眯眯地对准老庆的自制话筒, 故作惊讶地问:“哦?我可以赶客嘛?”

    老庆一脸理所当然, “of course, 这是你家。”

    向园点头:“好,那你出去吧。”?

    老庆懵然地看着徐燕时,后者此刻正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 眼底抻着未名的笑意,而他旁边的向园, 笑得就差拍桌了,这才反应过来, 这俩合起伙起来欺负自己。

    “ok,我走,我去沙发上, 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身上散发的爱情酸臭味都快把我给腐蚀了。”老庆非常识趣地拿起自己的电脑去一旁的沙发上,决定把餐桌让给这对狗男女, 话虽这么说,但老庆心里是畅快的,他好像很久没见徐燕时这么笑过了。

    老庆端着电脑,甩溜溜球似的甩着鼠标,意犹未尽地补了一句:“老徐,我本来以为你是正经人,没想到你讲黄段子比老鬼还溜。OK的。”

    向园憋着笑去看徐燕时,徐燕时也正巧在看她,视线一撞,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似乎凝滞了。

    向园脸上的笑意在渐渐淡去,望进他的眼神里,似乎多了些渴求的东西,那双神气活现、单纯天真的眼睛里,比此刻外面的星星还闪、还亮。

    而徐燕时眼底漫不经心抻着的笑意,也在慢慢收敛。他刚刚眼神里,某一瞬间,流过的少年意气,像重新打开了一个急湍的漩涡,深深吸引着面前这个姑娘。然而,稍纵即逝。

    他压抑克制比窗外夜幕还深沉的眼神,让向园心猛地一抽。

    是不是在见识过生活的磨难后,会习惯性克制自己,他是不是从来就没有得到过自己想要?

    向园佯装咳嗽了一声,淡淡别开眼,再看下去,她怕自己身陷囹圄无法自拔了。

    徐燕时下一秒也平静地收回视线,注意力重回电脑,完全无缝对接,直接就着刚才写到一半的方案噼里啪啦敲下键盘。

    向园不想打扰他,悄悄挪着凳子往边上移了移,谁知道这餐厅椅子跟地板一磨擦,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弄巧成拙。

    徐燕时余光一瞥,“你动静还可以再大点。”

    向园诚恳道歉:“对不起。”

    徐燕时:“白痴。”

    向园发现还是工作中的男人比较迷人,徐燕时工作太认真,基本上都很投入,偶尔卡思路的时候,会摘了眼镜靠在座椅低着头闭着眼睛揉搓鼻梁,再睁开眼,面无表情噼里吧啦一通写,她光是看着都心花怒放的,虽然看不懂,但感觉那敲下去的每个字符,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她狗腿地问:“要不要帮忙呀?”

    徐燕时瞥她一眼,“不用,我写好方案发给老庆,这周他出个测试版,等下周我……从北京回来再说,比赛时间还早,你不用太紧张。”

    “我跟你一起去北京。”向园看着他眼睛说。

    他愣了下,还是说:“不用了,假很难请。”

    向园冲他眨了眨眼睛,“我当然有办法,不然我上次年休假怎么请出来的?”

    提起这个,他终于想起来,方案也不写了,人松散地往后靠,看着向园淡声问:“什么办法?”

    “不告诉你,”向园支着脑袋,一脸神秘,“万一你依样画葫芦怎么办?”

    徐燕时笑了笑,从椅子上直起身来:“我没你这么无聊。”

    最后还是告诫了一下:“不许找永标请假,好好留在这边上班,杨部长这段时间在外地开会,你要是跟我都走了,技术部就张骏一个人上班你信不信?”

    向园啊了声,“不是要指纹打卡么?高冷他们也太不自觉了吧?”

    徐燕时:“你以为呢,你不信回去翻翻高冷工位底下的箱子里。”

    向园好奇:“有什么呀?”

    “自己回去翻。”

    “好吧,那我把我舅舅的联系方式给你,你去了北京记得联系他,他真的非常不好约的,很多领导想挂他的号都得提前排队,我舅舅这个人脾气不太好,说话也比较直接,但他在肺癌这块真的非常权威。我刚刚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他最近刚好在国外休年假,人不一定能赶回来,但是至少可以先听听他的意见,我把他的微信推给你,然后到了北京,你就联系他。好不好?”向园一边说着,一边低头翻手机,把顾严的微信发给徐燕时,又笑着把手机放下,看着他说:“祝你朋友早日康复。”

    一句祝你朋友早日康复,狠狠地撞进徐燕时的心里,像是一记重拳,不由分说地砸在他心里,可他此刻心里就像一团棉花那般软,满满的无力感。

    向园怕他有负担,立马说:“你不用觉得为难,也不用觉得欠了我人情怎么样,你也为我做了很多事,就当是感谢你带我参加这次的比赛,其他都不重要,赢得奖金才是最重要的,我信用卡还等着还呢。”

    想了想,她又补了句:“换成是技术部的任何一个人,我都会帮忙,更何况我们俩还是同学,我想我们感情应该比别人还深一点,还有就是,你当我在提前贿赂你吧。”

    “贿赂?”他略一沉吟。

    “是呀,因为我来这家公司另有目的啊!”

    “什么目的?”

    “把永标干下去!”

    徐燕时终于笑了笑,“那祝你成功。”

    气氛终于给捞回来了,不然徐燕时再像刚才那样“深情款款”地看着她,她都不知道自己能当着老庆的面做出些什么来。

    向园长舒一口气,终于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比赛的事暂时不需要她,于是她开始看高冷下午发给他公司过去历年在售的新产品信息。

    徐燕时看她一个头两个大,倒是有些信了她说要把永标干下去的目标了,2010停产的产品信息都被她找出来了,再一看发件人,高冷。哦这俩傻子。

    向园抓耳挠腮看了半天,才发现是停产的,她给高冷发了条微信。

    向园:这位哥,我让你找的是在售产品信息,你给我找的都是乱七八糟什么玩意啊,全都是停产产品的信息,我这还研究了半天呢!

    高冷回了段语音:“是吗,那我可能勾错格了,很着急吗?我明天上午再给你取一次数据吧?”

    向园也回语音:如果我现在要你回办公室加班取数据,会不会觉得我很无情呢?

    谁知道,高冷的第二段语音里,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他可能是听到向园要叫他回去加班激动地忘记关小视频的声音了,所以微信那头“嗯嗯啊啊”此起彼伏的某种不和谐运动的声音全都录了进来。

    伴随着这样的背景音乐,屋内三个人,完完整整地听完高冷的语音。

    “向组长,雅蔑蝶!我画个圈圈诅咒你啊!”

    雅蔑蝶是他的口头禅,但是配着这样一段背景音乐,不知道,还以为他在调戏向园。

    向园整个人已经石化了!

    不等她说什么,大概是高冷自己也听了语音,整个人傻掉,立马把第一段语音撤回,又着急忙慌地发了一条过来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刚刚一听到要加班我就有点太激动了,忘记关声音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组长!”

    向园气得连红一阵白一阵,刚要回,她手心一空,手机被人劈手夺过。

    徐燕时人靠在椅子上,面前电脑停留在PPT的界面,眼睛盯着电脑,一只手抄在兜里,按下她的手机语音键,声音听不出情绪,反正是他惯有的冷淡:“在二组呆久了是不是皮痒了?回去加班。”

    一句不容置喙又极其不耐烦的“回去加班”,直接把躺在床上看小黄片准备入睡的高冷给吓清醒了,一个激灵乍然弹起,屁滚尿流套上裤子回去加班了。

    然而,车子开到一半,才想起来,似乎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低头一看表,现在不是九点嘛?!为什么老大还跟向组长在一起?

    某种可能性,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高冷立马把这条八卦发在他们的王者小群里:

    老大,好像跟向组长在谈恋爱。

    尤智:何以见得?

    李驰:我不信,你说老大会爬树,我都不相信他会跟女人谈恋爱,而且还是这么不靠谱的办公室恋情。

    施天佑:拿锤说话,没锤自爆。

    张骏:求锤。

    高冷把刚才的事情用最客观的语言在群里解释一遍,最后还加了一句:请你们用你们的猪脑袋仔细认真的分析一下,老大为什么说的是,让我回去加班,而不是回来加班。这不是说明了他俩在一起,但是不在公司里,不在公司里还能在哪里?要么在老大家里,要么在向组长家里。不然这么大半夜的,两个人在外面挨冻?

    李驰:你这一顿分析猛如虎啊。我完全被你说服了。

    尤智:好了,破案了,老大在向园家里,我刚刚给徐成礼打过电话了,家里没人。

    众人:好了,高冷你快去加班吧,别让老大他们等急了,工作完不能太晚,不然干不了别的事儿!你不是最盼着老大色令智昏就没时间管我们了吗!好不容易有个怀疑对象了,你可别给我们搅黄了。

    高冷恍然大悟,激昂亢奋地对司机说:“师傅,请您再开快一点,我赶着去加班!”

    ……

    ——

    半小时后,高冷把所有的在售新产品的信息准确无误地发送到向园的邮箱,并在结尾附上一句忠诚的祝福:为了能让你们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我把技术部所有电脑都开了,我机智不?

    向园回了一条,“机智,你简直聪明绝顶。”

    高冷: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我们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毕竟老大是第一次。

    这句话向园看了半天也没看懂,把手机递给徐燕时,问高冷什么意思,徐燕时扫了眼,直接把手机反过来盖在桌面上,“不用搭理他。”

    向园狐疑地蹙眉,有种莫名其妙又被人抓了什么把柄的感觉,可她是个好奇宝宝,一脸迫切地看着徐燕时。

    徐燕时直接把她电脑拎过来,看了眼这几年新产品的数据,高冷差不多都找齐了,但是有些数据后台是没有做过修改的,当初他们测试的时候就改了很多数据,他快速扫了几年,凭着记忆把这几年的修改的一些数据信息全都给她改过来。

    这招转移注意力法还挺好使的,向园一下子就不纠结了,看着他行云流水地一页页改动数据,“你怎么能记这么多信息?!”

    徐燕时仍是盯着电脑,一心二用:“有规律,你多看几遍就知道了,我跟高冷刚进公司的时候,整个技术部的产品信息很乱,我们用了一周时间把所有产品信息,和更新数据都整理出来,自己亲自对比过,大部分都记得。”

    “你真厉害。”向园由衷夸道。

    他把电脑推回去,“差不多了,看不懂问我。”

    向园心里还是冒泡泡,喜滋滋地掰过电脑:“好。”

    她觉得现在这样真好,不管他过去经历过什么,她都不想再问了,如果他有一天,他愿意告诉她,她一定是世界上最忠诚的听众,认真地洗耳恭听。

    不过,她看不懂的太多了,除了上次跟高冷要的那两个导航,余下的产品她都不太熟,所以完全不知道这对比数据的意义,她只是想对比下这几年的产品为什么一年比一年下滑,究竟是在技术上出了问题,还是说,这个市场本身已经到了夕阳产业。

    她发现高估自己了,她根本看不懂这技术性的内容。

    全程在跟徐燕时一问一答。

    “这个产品是能装双系统的?韦德的系统跟GPS的系统同时可以使用吗?”

    徐燕时:“基本上咱们公司都产品都可以装双系统,除了最近新出的极个别产品。但是我们的后期市场测评和数据获取,韦德的系统使用率很低。”

    向园若有所思:“那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取消跟韦德的合作,反正也卖不好。”

    徐燕时:“韦德是中国的定位系统,GPS是美国的定位系统。”

    向园没理解,狐疑地看着他。

    徐燕时把电脑数据滑到下一页,鼠标停在2015年,“这一年的后期市场数据和技术数据,你对比下。”

    向园惊奇的发现,2015年韦德的使用率得到大幅度的提升,而当年韦德系统并没有改良,他们也并没有出新产品,“这是为什么?”

    “2014年年末,韦德发射了一颗卫星,当天晚上GPS就更新了更精密的系统。有些东西,一开始落后,并不是永远都落于人后。陈珊就是坚持这一点,一直跟韦德合作。”

    是的,落后就要挨打,五千年文化历史血淋林的教训。

    向园心里莫名地窜起一起热血,“我好像有点明白你了。”

    徐燕时一笑,“我?你不明白。”

    正说着,这时,门外有人敲门。

    向园一愣,以为自己听岔了,问徐燕时:“有人敲门?”

    徐燕时嗯了声。

    彼时,敲门声又有礼貌地响了三声,这回屋里三人都听清楚了。

    “这么晚了,都谁呀。”向园小声嘀咕,“你等下啊。”

    结果门一开,门口站着一个西装革履,彬彬有礼的男人,手里还捏着一串车钥匙,老庆吓了一跳,这里果然都是富豪啊,随手来敲个门的都他妈开得兰博基尼。

    向园记得他,是楼下的,刚搬来那晚上帮忙抬了下行李,后来为了感谢,向园看见他儿子都会给一包糖或者巧克力。结果没想到今天居然上门来了。

    男人穿着灰色贴身的及膝羊绒大衣,脖子上围着一条蓝灰色格子羊绒围巾,挺阔熨帖合身的裤管下是一双擦得锃光发亮得鳄鱼皮鞋。总之一身金贵相。

    男人手边提着个蛋糕,扫了屋里一圈,大概是看见两个男人有些惊讶,他目光在徐燕时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毕竟这个看起来气场有点强大。

    随后笑着看向向园,斯文开口:“今晚有客人?”

    向园也笑了笑,“对,两个同事,您找我有事?”

    “今天我儿子生日,我们亲手做了个蛋糕,他非要让我拿过来,本来这么晚我都不好冒昧上门打搅,实在抱歉。”

    向园连连说没事,“那您替我跟您儿子说声生日快乐,这么晚了我就不过去跟他说生日祝福了,下次有机会再跟他当面说。”

    男人又客套了两句,这才走。

    向园端着蛋糕进屋,老庆冷哼一声说,“妹子,哥劝你一句,离结了婚的男人远一点,别玩过火了,小心惹祸上身。”

    向园:“他好像离婚了。”

    离过婚?!

    卧槽,这什么黄金单身汉啊,老庆从沙发上炸起,迫不及待问:“我亲爱的妹子,那你有没有这种离了婚的还有豪车和别墅的女性朋友啊?”

    不等向园回答,老庆被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纸团砸得一顿嗷呜,他愤懑不平呐,“怎么了嘛,还不允许别人有点梦想嘛?我现在就是既不想工作,又他妈想着天上能掉钱呢!”

    结果就听,徐燕时不冷不淡地说:“那你怎么不当许愿池的王八呢?”

    老庆差点没被憋死。

    不过最后,他还是提醒了向园一句:“大半夜上门给你送蛋糕,这男的什么居心啊?你说今晚要是我俩不在,他是不是就进门了?吃蛋糕,谁知道他究竟想吃什么?老徐你说是不是?”

    又是一个纸团,老庆被砸得彻底闭了嘴,看餐厅上那个男人好像没什么情绪。

    老庆心里倒是挺唏嘘的。

    那身羊绒穿在他家老徐身上该多帅啊,多禽兽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